2011年1月1日 星期六

兵變1938

1938年,抗戰初期,為了鞏固華北局勢,瓦解中國抗日力量,侵華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寺內壽一制定了一個代號為“A”“的以華人治華人計劃,命令日軍駐安洋特務機關長前田大佐和日軍安洋駐屯軍司令官長谷川少將再現實施。 黑幕籠罩下的安洋車站,國民當第一戰區太行抗日游擊縱隊司令李萬成,及胞侄李彪等一下火車,就被日軍憲兵包圍。前來接站的縱隊參謀長林達飛被日軍追捕。日軍華北派遣軍司令寺內大將,得知長谷川只抓獲李萬成而沒有抓獲縱隊二號首領關震宇,非常失望,命長谷川、前田立即實施A計劃。李彪暗中與日本人勾結,勸叔叔投降。李萬成無奈之下答應與日本人合作。李萬成的四姨太得知李萬成投降日本人,悲憤欲絕,李萬成假意哄騙。 李萬成向日本人提出要求不被懷疑地回到縱隊,日軍公開張貼了三天後處決李萬成的布告,關震宇、林達飛意識到這是日本人設的圈套,卻依然在混亂之中抓獲了前田。並最終用前田換回李萬成。關震宇始終是長谷川的心頭大患,他派木村協助李萬成擒獲關震宇。 李彪知道叔叔的四姨太一直心愛關震宇,而關震宇在部隊中的威望也遠在司令李萬成之上。於是李彪伺機挑唆李萬成,勸他借日本人之手除掉關震宇、林達飛。李萬成正有此意,叔侄二人一拍即合,兩人當即設下埋伏,請關震宇和林達飛赴宴。 四姨太得知李萬成將對林、關下手,又驚又急。而此時的林達飛也已對李萬成產生了懷疑,但是關震宇卻沉思不語,林達飛被迫另做安排,但為時已晚。 一 宴席上,十幾把黑洞洞的槍口對准了關震宇和林達飛。李萬成一臉干笑道:“大家兄弟一場,做大哥的這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旁邊的李彪早已蠢蠢欲動,下令道:“還等什麼,把他倆給我綁嘍!” 持槍的兵士雖都是李萬成的部下,但對關震宇和林達飛仍然心存忌憚,關震宇端坐堂前不怒而威,冷冷的看著李萬成,李萬成一張臉窘的通紅,不敢與他對視。眾人一時也不敢衝上前去動手。李彪急了,跳起來道:“已經落在咱們手中,還怕他個鳥!”一手扯過士兵手裡的繩索撲向關震宇。 一邊的林達飛看著李彪衝過來,挺身要擋在關震宇身前,哪知一起身,只覺得頭重腳輕,四肢都不聽使喚。此時,關震宇也察覺到身上使出絲毫的力道。此時李彪已經撲到近前,獰笑著道:“我早就說過,四嫂倒給你的酒,你是一定會喝的。”就用繩子套住關震宇的脖子,碼肩頭攏雙臂五花大綁起來。旁邊的林達飛此時也被士兵按住,用繩索捆綁的結結實實,兩個人被押到李萬成面前。 李萬成一抹臉道:“兩位如果肯和我一起歸降皇軍,一定會受到重用。不過我也知道你們倆個的脾氣。這樣吧,就讓李彪招呼兩位,只要改了主意,隨時通知我,大家仍然是兄弟。”說罷站起身朝外走去,一邊向李彪丟個眼色。 李彪自然會意,揮手命令手下將關震宇和林達飛押進地牢。 “這地方兩位怕是還沒有來過吧,今天可要好好享受一下這裡的滋味。”李彪得意洋洋的說。 關震宇和林達飛兩人身上的軍裝都被拉扯的凌亂不堪,渾身無力的又繩捆索綁,被推搡到李彪面前。 “我也知道你們倆個肯定是不會投靠日本人的。”李彪點上根煙,笑眯眯的看著兩人。 林達飛冷冷的道:“既然知道,還廢話什麼。” 李彪嘿嘿笑道:“我根本就沒想要你們歸降,至於勸降的事,明天把你們押去日本人那裡,自然有他們操心。事實上,我就是要看看兩位不可一世的人物做了我李彪的階下囚是個什麼熊樣。” 關震宇雖然繩索加身,依然威風凜凜,此時他輕蔑的看了一眼李彪道:“你把李萬成叫來,我有話跟他說。” 李彪壞笑道:“我叔叔可沒空來這裡,此時此刻,怕是正摟著四嫂享受呢。怎麼,你是不是也惦記著四嫂的屄穴呢。” 關震宇虎目一瞪怒視著李彪,李彪只覺得胸口窒息,不自禁的朝後退了兩步,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說不出來。 林達飛勸道:“二哥,別跟這畜生一般見識!” 李彪正被關震宇注視著心頭發虛,立刻把矛頭轉向林達飛,獰笑道:“你小子敢罵我,很顯然你還沒搞清楚狀況!”他走到林達飛面前,上下打量著這個豹子一般精干的年輕人,雙手就在林達飛的身上撫摸起來。 “滾開!”林達飛怒喝道。 李彪卻完全不理不睬,雙手隔著林達飛的軍裝揉捏著他被繩索緊捆著的胸膛,不一會,那兩顆乳頭已經很明顯的挺立起來,李彪銀笑道:“你小子跟那個姓肖的翻譯怕是早就認識的吧。看你這樣子,也是好久沒瀉火了。”他的手劃拉到林達飛的襠部,將林達飛的生殖器握在手裡,來回揉弄著。“肖翻譯模樣不賴,我也想操上一回呢。” “你個畜生,你找死!”林達飛憤怒的掙扎著,但是繩索緊捆的身體卻不能移動分毫,褲襠卻在李彪執拗的玩弄中挺立了起來。 李彪猛不防抬起膝蓋狠頂林達飛挺立的襠部,林達飛痛哼了一聲,整個身體都蜷縮了下去,後面押著他的士兵順勢將他按的跪在了地上,林達飛掙扎著還要起身,背後的兵士早用繩索將他的手腳反捆在了一起。 被押在一邊的關震宇怒斥道:“放開他!” 李彪惡狠狠的道:“你先別管兄弟,照顧好自己吧。來人,把關將軍請到老虎凳上去。”看著手下把關震宇繩捆索綁在老虎凳上,他又洋洋得意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林達飛,哈哈笑道:“姓林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 他擺擺手,旁邊的兵士立刻將林達飛拖到旁邊一個兩米見方的水池邊,扯過懸空的鐵鉤掛住林達飛反捆著的手腳,將他倒吊在空中。李彪拿過一根棍子在手裡,從下而上,棍子狠狠砸在林達飛的小腹上。林達飛被繩索吊的反弓著身體,痛的悶哼了一聲,李彪嘿嘿一樂,又用棍子頂住林達飛的胸膛一掀,讓他的身體來回晃動著。再一揮手,旁邊的兵士松動繩索,將林達飛懸吊著的身體重重的落下來,噗通一聲浸入水中。 “這個叫鴨子鳧水,不過你這鳧的可不是一般的水,是爺爺我的洗腳水。”李彪一邊說一邊脫了鞋襪挽著褲管坐在水池邊上,將兩只腳放在水裡搓弄。眼看著林達飛在水中掙扎著昂起頭來試圖呼吸,李彪抬腳將水撩在林達飛的臉上。 林達飛被反吊著手腳,身體被拉成反弓形狀已經是痛苦不堪,此時又被李彪如此戲弄,他咬緊牙關不發一聲,身體已經浸入水中胸腹間冰涼一片。林達飛竭力的挺著胸膛,李彪卻抬起腳來狠狠踏在他的頭上朝下一按,將他上半身全壓入水裡。林達飛痛苦的掙扎著,水池中水花四濺,李彪執拗的踩著他的頭,林達飛只覺憋的頭暈胸悶,堅持不住猛嗆了幾大口水,反捆著的手腳胡亂的擰動掙扎起來。 兵士扯動繩索,將林達飛稍稍拉離水面,李彪看著憋的臉色鐵青的林達飛,狂笑起來。“滋味不錯吧?!”他用腳尖挑起林達飛的下巴,不斷的將水潑在林達飛的頭上臉上。林達飛被嗆的不斷咳嗽,喘息著說不出話來。李彪又站起來狠狠將他的臉踩入水中,看著水裡不斷翻騰著冒起氣泡,他吩咐手下:“讓這小子好好享受享受!”一邊跳出水池,揀起自己的一雙襪子,一搖三晃的朝被緊捆在老虎凳上的關震宇走去。 “還等什麼,開始吧。”李彪揮了揮手中的襪子,幾個士兵立刻搬起關震宇的雙腳,將一塊青磚墊在了他的腳下。 關震宇眉頭皺了皺,緊咬著牙關忍受著雙腿傳來的劇痛。“堂堂的關大將軍怕不會在乎這個吧。坐著老虎凳,順道嘗嘗爺爺的臭襪子!”李彪一邊說一邊拿起那雙酸臭的襪子往關震宇的嘴邊送。 關震宇忍耐著疼痛,還要側頭躲避,無奈身體被牢牢捆綁在柱子上,李彪將一雙臭襪子按在他的嘴上,怪叫著:“再加一塊!” 又一塊青磚被用力墊了上去,李彪執拗的用襪子捂著關震宇的口鼻,看著那張堅毅的國字臉憋的通紅,更加興奮起來。“看來關將軍還不過癮,你們干什麼吃的!”兵士用力撬起關震宇的雙腿,又硬生生塞進一塊磚去。雄赳赳的漢子只痛的眼冒金星,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身上的繩索咯吱作響,口鼻上捂著濕膩膩的布團又酸又臭,更讓頭腦一陣暈眩。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李彪已經突然捏開他的下顎,將濕膩膩的襪子狠狠的塞進他的嘴裡。 此時,林達飛又被再一次吊離了水面,他的臉色鐵青,呼吸急促,頭上臉上濕淋淋的軍裝上都在嘩啦嘩啦的不停的淌著水。李彪揚聲道:“來,押他過來!”兵士將渾身濕透喘息未定的林達飛押到老虎凳的旁邊。 林達飛渾身酸軟,仍昂首挺立著。只見被捆在老虎凳上的關震宇,粗壯的雙腿被繩索死死勒住,墊在磚頭上的雙腳不住的顫抖著,嘴裡塞著布團,嗚咽著說不出話來,神情屈辱卻又悲壯。林達飛憤怒掙扎著道:“你這個禽獸,快放了我二哥。” 李彪望向林達飛,雖然站在面前,但手腳仍然被用麻繩捆綁著,濕漉漉的軍裝貼在身上,更凸顯出年輕健壯的身材,李彪不禁嘖嘖兩聲道:“我要有你小子這身板模樣,肖翻譯還不乖乖的投懷送抱。”一邊說一邊伸手在林達飛的胸膛上揉捏起來。 回想起剛才的情形,林達飛更加怒不可遏,奮力的掙扎起來。李彪狂笑道:“肉在砧板上,你還跑的掉麼?把他的衣服給我剝嘍!”一聲令下,幾個士兵按住林達飛,將他身上的制服粗暴的剝了下來。李彪看著面前年輕精壯的身體,更生出施虐的欲望來,命人將林達飛一絲不掛的捆在了木樁上。 粗糙的麻繩狠狠的勒緊肌肉飽滿的身體,渾身赤裸著被捆在柱子上動彈不得,林達飛的臉上露出屈辱的神情。李彪更加興奮,肆無忌憚的欣賞著面前年輕的身體。“林參謀長果真是個尤物!”李彪將一口香煙的煙霧噴在林達飛的臉上,拿過一根皮鞭,用鞭子柄戳弄著林達飛肌肉隆起的胸膛,尖端頂在林達飛的乳頭上輕輕撥弄,精壯的男人被他撩撥的面紅耳赤,咬牙強忍著乳頭上陣陣的麻癢感覺,陳彪命兩個兵士分立林達飛的兩側,揪扯著他的乳頭,自己又把鞭子挑起林達飛的陰莖玩弄起來。 “住手!你這個畜生!你要做什麼?!”林達飛被捆在柱子上的身體屈辱的掙扎著,陰莖卻在陳彪的玩弄下逐漸挺立起來。 李彪用鞭子敲打著林達飛已然堅硬的陰莖,銀笑著道:“當然是要你射精嘍!”一邊說一邊命令兩邊揉搓著林達飛乳頭的兵士握住他的陰莖替他手銀。他笑眯眯的叼著煙,不斷的將煙霧吹在林達飛英俊的臉上。“這麼龍精虎猛的樣子,去見皇軍那不是把司令和我都比下去了,我要讓長谷川和前田看看,他們器重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物。” “住手!啊……住手……”林達飛痛苦的仰著頭,腦袋使勁的頂著身後的柱子,他越是想克制身體的欲望,下體在士兵的手中反而越是亢奮。繩索捆綁著的身體緊繃著,隨著幾聲悶哼,濃稠的精液猛然噴薄而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源源不斷的射向空中,天女散花一般的落在林達飛面前的地板上。 李彪大聲怪笑道:“好好好!林參謀長果然厲害!你們可要好好伺候長官,我倒想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兩個兵士手上也沾滿了粘稠的精液,此時得到命令立刻又握住林達飛的陰莖玩弄起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強迫射精,林達飛痛苦的緊閉著雙目,因為羞辱臉漲的通紅,面對李彪的不斷奚落嘲諷,林達飛只得咬緊牙關默不作聲。可是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兩個家伙更加得心應手,經過精液的潤滑,對他陰莖的套弄的也變得迅速順暢,那根肉棍很快又被刺激的昂然挺立起來。 李彪湊近林達飛的面前,銀笑著道:“林參謀長閉著眼,是在想像肖翻譯的模樣麼。要是肖翻譯被你這幾巴戳上一整晚,還不爽到天上去了。” 林達飛怒不可遏,痛罵李彪。李彪一揮手,立刻有士兵上來將一截竹管橫卡在林達飛的嘴上,竹管兩邊系著繩索朝後扯緊,將林達飛的頭也牢固的綁在了身後的柱子上。看著繩索捆綁著的林達飛又一次走向高潮,李彪叼著煙又把注意力轉向了老虎凳上的關震宇,一雙手扯開了關震宇的制服扣子像兩邊拉扯,露出軍人寬闊厚實的胸膛來,他一雙手掐揉著關震宇兩顆黝黑碩大的乳頭,笑眯眯的說:“林參謀長惦記著肖翻譯,關將軍心裡想的一定是我四嬸嘍。現在就讓我來替我四嬸把把關,看關將軍的幾巴究竟中用不中用。”一邊吩咐連個士兵過來揉捏關震宇的乳頭,一邊附身去解開關震宇的制服褲子。 “嗚嗚……嗚嗚……”關震宇虎目圓睜,塞著襪子的嘴裡發出憤怒的聲音,但是他渾身被綁在老虎凳上,一雙粗腿仍然被磚頭高高墊起,稍微掙扎都是一陣鑽心的疼痛。李彪將關震宇的陰莖握在手中套弄,感覺到那根肉棍在手中逐漸的堅硬,嘿嘿笑道:“關將軍是把我的手當了四嬸的屄穴了吧,這麼有感覺,就趕緊射吧。” 李彪狠狠的吸了口煙,將煙後庭叉在關震宇的鼻孔裡,煙頭隨著呼吸急促的明滅,陰莖更加堅硬如鐵。關震宇又羞又怒,鼻子裡急促的噴著熱氣,繩索緊勒著的胸膛也在兩個士兵的猥褻下劇烈的起伏著。喉嚨裡幾聲短促的吼叫,精液凶猛的從李彪緊握著的陰莖中噴射出來,乳白色的精液一股一股噴濺在關震宇自己的胸膛上。李彪將滿手的粘液在關震宇和林達飛的臉上塗抹著,“今天晚上你們就輪流伺候這兩位,一刻都不要讓他們歇著。我要好好的欣賞一下,這英雄是怎麼變成狗熊的!”隨即命人將關震宇從老虎凳上放下來,同樣剝光衣服捆在了木樁上。 一幫兵士被這詭異的氣氛所感染,一個個摩拳擦掌的走上前去,將兩位被繩捆索綁在木樁上的漢子團團圍在了當中。 二 這個下午,對於林達飛來說簡直是一場噩夢。 李彪親自把林達飛和關震宇押送到了憲兵隊,日軍駐安洋特務機關長前田大佐和日軍安洋駐屯軍司令官長谷川少將早已經等候在那裡。前田三十歲左右,日本人裡少有的高大結實,一雙細眼眯縫著審視著兩人,嘴角掛著傲慢的笑容。長谷川站在前田旁邊,顯得干瘦矮小。眼鏡後面一雙陰森森的眼睛立刻盯上了年輕俊美的林達飛,他和前田低聲較談了幾句,然後命令幾個日本憲兵架起被五花大綁的林達飛走進了刑訊室,而他笑眯眯的跟了進來。留下前田和關震宇兩個在前廳對峙。 “林參謀長,我久仰你和關將軍的大名,很希望你們能和我們大日本皇軍合作。”長谷川的中文說的很流利。 林達飛冷眼看著前方,對長谷川的說辭不理不睬。長谷川早料到廂是這樣的情況,一想到要對這個年輕英俊的軍人用刑,臉上忍不住綻放著興奮的光。 “看來林參謀長還沒有弄清楚形勢,現在,你可是我的階下囚!你這樣的態度很不合適。”長谷川擺擺手,後面幾個打手木棍鋼管立刻雨點般的落在他的身上腿上,林達飛知道他們是想迫使自己向長谷川下跪,咬牙支撐著身體。棍子敲打著他的腿骨、膝蓋關節,每一下都痛徹心扉,整夜被捆綁拷打,又被李彪一群人強迫頻繁的射精,此時頭暈腿軟,魁梧的身體終於堅持不住,被幾個家伙按在了長谷川的面前。 長谷川對林達飛軟硬兼施,進行勸降,林達飛雖然被按壓著跪在敵人面前,依然慷慨激昂,義正嚴詞。長谷川也不生氣,一雙眼睛只是貪婪的注視著跪在自己面前這個年輕美麗的男子的身體。隨即,幾個家伙凶蠻的剝去了林達飛的制服,將他臉朝下按在地上,他們用銬鐐鎖住了林達飛的手腳,四根粗鐵鏈將林達飛的身體大字型的扯開來。日本龜子眼睛裡燃燒著邪惡的火焰,用腳上的黑皮靴踢踹著年輕人的身體。 手腳被鐵鏈鎖住,健碩的身體緊貼著冰涼的水泥地板,林達飛咬緊牙關不發一聲。一通拳腳在他的身上留下青一塊紫一塊的瘀傷,這幫家伙還覺得不過癮,藤條和皮鞭也加了進來,幾個打手揮舞著藤條皮鞭,發出尖銳的呼嘯,重重的落在林達飛赤裸著的脊背後庭和大腿上,劃開一條條殷紅的傷口,血花四濺。林達飛渾身的肌肉都繃緊著,結實的後庭因為用力而更加姓感的挺立著,一個家伙輪起藤條狠狠的抽在林達飛的兩腿間,沉悶的重擊讓他剛毅的面孔痛苦的扭曲著,喉嚨裡發出短促的痛哼。 長谷川停止了一輪拷打,走到林達飛的跟前,他用皮靴挑起林達飛的下巴,得意洋洋的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那張年輕英俊的臉孔因為持續的疼痛而抽動著,一雙充滿了怒火的眼睛毫不畏懼的迎視著他。 長谷川輕輕動了動手指,鎖住林達飛手腳的鐵鏈在幾個打手的扯動下逐漸向上升起,林達飛的手臂和雙腿也被扯的向上抬著,矯健的身體被極大限度的拉扯開來。長谷川帶著白色手套,手裡玩弄著一根黑色的鞭子,他抬腿踏住林達飛寬闊的脊背,讓他的肢體感受著撕裂般的痛苦。“林達飛,你們中國有句古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他一邊說一邊用皮鞭在林達飛的後庭縫裡摩擦著。“你還要執迷不悟麼?” 林達飛對長谷川的說辭充耳不聞。因為反吊著大腿而使下體最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在打手們的視線,林達飛感到無比的屈辱,只是四肢被鐵鏈扯的筆直,而長谷川更是整個重心都放在了踏住林達飛的腿上,他的身體如同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 皮鞭揮動,對准了林達飛兩腿間那片濃色的陰影 “啊!!!”忍受著酷刑的年輕軍人終於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而他的聲音卻迅速被制止了,一個日本兵抬腳將皮靴的靴尖叉入林達飛的嘴裡。 長谷川將鞭子柄頂在他因為疼痛而緊縮著肌肉的菊花上來回轉動。林達飛疼的眼前金星亂冒,而下體被玩弄更讓他感到無比的屈辱和憤怒,與此同時,一種前所未有的寒冷感覺占據了他的身體和意識。 下體一陣尖銳的刺痛,長谷川猛然將皮鞭的手柄叉入林達飛的菊花。“啊……嗚嗚……嗚嗚……”日本兵腳上使勁,皮靴最大限度的撬開林達飛的嘴,更深的塞進他的口中。年輕人被鐵鏈束縛著的身體劇烈的挺起,又猛然墜落。劇烈的疼痛讓林達飛終於昏了過去。 鐵鏈扯動,將年輕人四肢大張著平展展的吊在了空中,林達飛年輕的身體大叉著手腳無力的掛在鐵鏈上。長谷川示意弄醒林達飛,一個打手從牆角拎過一個鐵皮桶,另一個家伙揪著林達飛的頭發仰起他的臉,用一個特指的鉤子鉤住林達飛的鼻孔懸吊於梁上,迫使他仰起頭來。打手端起桶,將裡面腥黃色的液體一股腦的倒進林達飛的嘴裡。 林達飛在痛苦的嗆咳中蘇醒過來,可腥臭的液體還是從口腔鼻孔源源不斷的灌入,他被鎖鏈和鐵鉤控制著的身體在空中完全無法移動,吞咽不及的液體順著嘴角脖子流淌下來,最後,打手索姓將一桶臭水當頭澆下。 “林參謀長,對我的這個歡迎儀式瞎算滿意吧。”長谷川遠遠的欣賞著受刑的年輕軍人滿臉的污水橫流,還被迫仰著頭大張著嘴痛苦的喘息。他慢條斯理的說。“我知道投降對於軍人來說,是個很不好聽的字眼。但是你要相信我,你不是第一個投降的軍人,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天花板上的滑輪嘩啦啦的聲響,鐵鏈繼續扯動著,將林達飛大字型懸吊著的身體又拉高了一些。鐐銬扯拽著年輕軍人手腳上的肌膚,一陣陣鑽心的疼痛,叉進菊花裡的皮鞭沒有拔出來,剩下的長長一截從他的兩腿間懸掛了下來,長谷川捉住這截鞭子輕輕一推,林達飛的喉嚨裡立刻發出一聲嘶啞的慘叫,整個身體隨著前後晃動起來。 “這個叫坐飛機掛炸彈,就是你們國家的人發明的,現在用來對付你們自己人,感想如何?”長谷川不斷的推動著林達飛的身體,使其在空中搖蕩,手腳四肢被鐵鏈扯拽著,又被鐵鉤鉤住鼻子,皮鞭在他的兩腿間猥褻的戳弄著,摩擦著受傷的皮膚,火辣辣的痛。這一切幾乎使他的意志崩潰了。“這飛機坐起來是不是別有一番滋味?我們再掛幾個炸彈,可能會加深林參謀長對拒絕合作造成的後果的認識。” 長谷川說這些話的時候,帶著手套的左手伸向了林達飛的身體,手指捏住他的乳頭慢慢的搓擰起來。接著,另一個打手開始揉捏林達飛胸膛另一側的乳頭,不久,一對鱷魚齒的鐵夾子夾遮了軍人被逗弄的堅硬的乳頭上。鐵夾子上垂下兩條細鐵鏈,分別栓著一個竹編的小筐子。隨著林達飛身體的晃動,兩個小筐子也胡亂搖晃著,林達飛只覺得胸膛上一陣陣又痛又麻,緊接著,一個打手握住了他的生殖器,將他的陰囊也用繩子捆扎起來,下面懸掛上筐子。 “這種情況下即便林參謀長想要改主意,我也不願意停手了。”長谷川點上根香煙,悠然的吸了一口,將煙霧徐徐的噴在林達飛的臉上。“不過鼻子被鉤著,求饒的話也會很不方便吧。”長谷川臉上掛著邪惡的笑容,又將一口煙霧吹進林達飛半張著的嘴裡。 林達飛被煙嗆的咳嗽起來,身體震動,鼻孔胸膛手腕腳踝一起痛了起來。幾個打手將幾塊磚頭分別塞進懸掛在林達飛乳頭和陰囊上的竹筐裡,隨著身體的擺動,筐子的晃動緩慢了下來,但是乳頭和陰囊同時被拉扯的變形,林達飛的額頭上冷汗直流,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 長谷川就站在林達飛的面前,看著年輕的軍人在鐵鏈的懸吊下痛苦的晃動著,笑眯眯的享受著施虐的快感。 掛在生殖器上的筐子裡已經塞進五塊方磚,年輕軍人的陰囊已經完全拉扯變形,兩顆睪丸也已被勒成了紫黑色。而掛在乳頭上的筐子裡也分別裝著三塊磚頭。砰!的一聲,左胸上緊咬著乳頭的鱷魚鉗子被硬生生的扯落了,旁邊的打手叫囂著,踢打著另外兩只掛在他身體上的竹筐,另一只掛在乳頭上的夾子也撕扯著血肉墜落了,林達飛胸膛上血肉模糊,一聲痛叫,再次昏了過去。 長谷川看著懸掛在鐵鏈上青年的身體,嘴角露出凶殘的笑容。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目光朝牢房上方的天窗掃了一眼。隨即命令道:“把他給我弄醒!” 在那扇天窗的另一邊,被五花大綁的關震宇親眼目睹著下面發生的一切。他虎目圓睜,額頭上的青筋都暴突起來,怒吼著痛罵著,魁梧的身軀不斷的試圖突破繩索的束縛,然而幾個日本兵死命的按壓著這個彪形大漢。 “只要關將軍答應與我們合作,我們立刻放了林參謀長。”前天操著流利的漢語說著,高大的身形挪到了關震宇的身後。“不然的話……”他摘下手上的一雙白手套,猛的卡住關震宇的脖子,迅速的塞進關的嘴裡去。 “嗚嗚……嗚嗚……”關震宇奮力的掙扎著,然後那團布就他的嘴塞的結結實實,再發不出半點聲音。前天又扯過一條繩索橫綁在關震宇的嘴上,讓他吐不出嘴裡的布團。他的嘴角還帶著笑容,推著關震宇更靠前窗前,慢悠悠的說:“我就陪關將軍在這裡欣賞接下來的好戲吧。” “啊……”刑訊室裡的林達飛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被懸吊在鐵鏈上的身體猛然震顫起來,一個日本兵拔出叉在青年身體裡的鞭子,站在他的兩腿間,惡狠狠的將陰莖叉入林達飛的菊花。 “這樣的滋味,你以前一定沒有經歷過吧。”長谷川眼裡也閃爍著猙獰的獸欲,看著隨著士兵的抽送而前後晃動著的青年的身體,林達飛痛苦的的呻吟著,被鐵鉤掛著鼻孔而無法合攏的嘴裡有口水順著嘴角流淌下來。 長谷川的呼吸也急促起來,他掏出自己的陽具,在林達飛的臉上摩擦著,終於塞進青年的嘴裡。 “啊……嗚嗚……嗚嗚……”林達飛屈辱的含著長谷川的陰莖,他想要反抗,可是被鐵鉤扯拽著鼻孔,使他被迫仰起的臉完全無法移動,而菊花中戰來越劇烈的抽送更使他不由自主的套弄著嘴裡的肉棍。他感覺到那根肉棍越來越粗越來越硬,而此時,菊花中的肉棍更是瘋狂的搗動起來,隨著幾聲嚎叫,那個日本兵抱住林達飛的身體猛烈的痙攣著,將精液完全注入了青年的身體。 隨著長谷川的命令,又一個日本兵將陰莖叉入了仍然朝外流淌著精液的林達飛的菊花。他的身體再次劇烈的晃動起來。長谷川挺著身子,一邊看著自己的手下排著隊輪流強見者懸吊在鐵鏈上的年輕身體,一邊享受著陰莖在年輕人毫無遮攔的嘴中肆無忌憚抽送的刺激快感,猛然,長谷川扳起林達飛的臉,將精液無情的噴濺在青年英俊的臉上。 “林參謀長的這個神情,還真是讓人意猶未盡啊。”長谷川點燃一根香煙,貪婪的望著林達飛流淌著自己精液的面容。“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他慢悠悠的將一口香煙的煙霧吹進林達飛兀自半張著的嘴裡,笑眯眯的道。“關將軍此刻正在欣賞你的這場表演,相信他會和我一樣對你的表現非常難忘。” “你……你們……畜生……”被鉤掛著鼻孔的林達飛屈辱憤怒,但是嘴裡卻含糊的說不出話來。 “我甚至開始不想看見你的失敗了,因為那樣,我的手下就無法享受一個中國軍人如此完美的身體了。”長谷川抓過不知道那個日本兵丟在地上的內褲,獰笑著在林達飛流淌著精液的臉上塗抹著,然後將那團肮髒的布團一點一點的塞進林達飛的嘴裡。 三、 關震宇被繩索緊勒著的胸膛依然因為震驚和憤怒而劇烈起伏著,被塞著布團捆著繩索的嘴裡發不出絲毫聲音,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可眼前依然浮現出一幕幕刑訊室裡日軍獸欲宣泄的殘酷情景。 四、五個日本兵輪見著林達飛的身體,而長谷川的授意和縱容更讓他們更加猖狂和殘忍。 當長達數小時的輪見結束之後,這幫家伙依舊圍攏在飽經折磨的林達飛身體,他們松開了青年雙臂上的鐵鏈,讓使他大叉著雙腿半掛在鐵鏈上。 林達飛被肆意摧殘的菊花此時已經血肉模糊,紅腫外翻的菊花擴張著,肉紅色的直腸裡被灌滿了粘稠的精液,隨著他微弱的呼吸,混雜著血絲的液體從他的菊花裡泊泊的流淌出來。 一個日本兵手持一根陰莖形狀的棍子猛然叉進林達飛的菊花裡。 粗大的棍子直沒入柄,倒吊著的青年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那個日本兵銀笑著將銀具在林達飛的菊花裡搗動著,讓青年的身體在鐵鏈上痛苦瘋狂的顫抖,他猛然拔出棍子,發出“砰”的一聲悶響,林達飛的身體癱軟的掛在了鐵鏈之上。幾個家伙爆發出銀亂的笑聲。隨機,他們竊竊私語著,其中一個日本兵咪著眼睛,將香煙吮的通紅,然後將燃著的煙頭丟進林達飛洞開著的菊花裡。 下體劇烈的灼痛讓林達飛的喉嚨裡發出絕望凄慘的悲鳴,他的身體瘋狂的扭擺著,紅腫的菊花肌因為疼痛而痙攣著。當他的痛苦稍微平復一些,又有兩個士兵同時將煙頭戳入了他的菊花,使得他被鐵鏈束縛著的身體再次劇烈的蠕動顫抖。 “看著自己的兄弟遭受這樣的恥辱也不為所動,關將軍真非普通人所能企及呀。”前田的聲音在關震宇的面前響起。 關震宇猛然睜開眼,虎目瞪視著面前這個甚至算的上帥氣的日軍將領。 “不知道林參謀長是否也和關將軍有著同樣的氣節和定力,要是他看見關將軍遭受和他一樣的狀況會作何反應?”前田眼睛冷冷的盯著面前的關震宇。“又或者,讓你手下的幾千官兵看見他們的長官所經歷的這一切。” 關震宇被堵塞著的嘴裡發出憤懣的嗚咽,而前田的手出其不意抓向他的褲襠,一把將他的陰莖握在了手中。與此同時關震宇也驚恐的意識到自己的陰莖居然一直堅硬如鐵的挺立著,他喉嚨裡發出一聲屈辱的呻吟。 前田也因為手掌觸碰到的昂然巨物而楞了一下,隨即,他的嘴角露出克制不住的笑容。“想不到關將軍也有一些特殊的愛好啊。”他的手掌隔著軍褲摩挲著關震宇的陽物,感覺著那根堅硬肉棍不安的跳動。“看到兄弟被輪見都這麼興奮,不知道關將軍自己想不想體會一下被強暴的滋味呢?” 關震宇拼力的掙扎著,兩條粗壯的腿又踢又踹,但是幾個日本兵按住他魁梧的身體死命的扯拽著他的雙腿,將他的雙腳牢牢的綁在一根木棍的兩端,前田一揮手,幾個家伙二話不說剝下了關震宇的軍褲。關震宇屈辱的擺動著身體,但是堅硬昂揚的陰莖已經暴露在眾人的面前,前田用一根皮繩緊栓住他的陽具,用力扯拽住逼迫他不能稍動,同時,身後一個日本兵將蘸了豬油的手指猛然戳進關震宇緊閉的菊花裡。 “嗚嗚……嗚嗚…….”關震宇魁梧的身體猛然繃緊,屈辱和痛苦讓他剛毅的臉漲的通紅。 前田取過一個圓柱形木器,前尖後鼓,細長的末端安著旋鈕。前田在關震宇的面前晃動著手裡的器具,銀笑著說: “這個東西也是你們國家從古代流傳下來的刑具,叫做開花梨,關將軍是聰明人,知道這個梨子是會在哪裡開花的吧。”他旋轉了一下底座的旋鈕,圓形木器的頂端立刻打開成花瓣的形狀逐漸向四面張開。 關震宇望著前田將這可怖的刑具較到了旁邊一個日本兵的手裡,眼中也不禁留出一絲震動和驚怖。那個家伙轉動旋鈕,刑具又重新合攏成圓柱形狀,他塗抹了些豬油在刑具的尖端,然後揪扯著捆綁關震宇的繩索,將刑具頂在了他的菊花上。 “嗚嗚!!!”惡毒的刑具緩慢叉入關震宇的身體,撕裂的疼痛讓他整個人為之顫抖,而與此同時,前田卻不失時機的解開關震宇的軍裝,一只大手在關震宇寬闊的胸膛上揉搓著,掐擰著他黝黑碩大的乳頭,而另一只手澤扯拽著關震宇被繩子拴住的陰莖。 “關將軍的身體如此亢奮,就不要再克制自己的欲望了吧。”前田的手指搓擰著關震宇的乳頭,看著他剛毅的臉上肌肉因為痛苦而快感而扭曲顫抖的神情。 “嗚嗚……嗚嗚……”菊花裡的刑具繼續深入,而他的陰莖也因為前田執拗的套弄而更加膨脹,前田粗糙的手指摩擦著他敏感的龜頭,每一下觸碰都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他的心中又啃又咬,麻癢難當。終於,一陣電流從下體炸裂,渾身震顫著失去了知覺一般。前田瘋狂的獰笑著,看著一股股精液從自己掌握著的肉棍中噴薄而出。 “我們對關將軍的表現非常滿意,如果您仍然不願意接納我們的意見,那麼我們准備要讓關將軍的數千名部下好好欣賞一下他們長官的精彩表演。”長谷川鏡片後的一雙眼睛裡充滿了邪惡的笑意,狠狠的盯著面前軍裝凌亂被五花大綁著的關震宇。“當然,如果你們在被強迫的情況下做出這一切,難免您的部下不會同仇敵愾,更加與我們作對。可是,要是關將軍本人能做出真實並且正確的反應的話,那麼……”長谷川將一口香煙的煙霧噴在關震宇汗濕著的臉上。“你們的士氣將因此一蹶不振,我們也將不戰而勝。到那時……”長谷川悠然的吸了口香煙,冷冷的說:“你和你的士兵們也將不再對我們構成任何的威脅,當然,也就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義。” 前田細心的擦拭著手上殘存的精液,側頭笑道:“為了防止出現紕漏,我們將為明天的大會進行一次彩排,不知道關將軍對你和林參謀長的表現有沒有信心,對你的士兵們有沒有信心呢?” 關震宇此時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只能任由長谷川和前田兩人一唱一和盡情奚落,不一會,幾個日本兵進來彙報,前田點了點頭,轉身用中文對關震宇道:“外面的會場已經准備妥當了,現在就請關將軍上台表演吧。” 為了更讓關震宇感到屈辱,他們剝光了這個魁梧男人身上的軍裝,反扭著他粗壯的雙臂,用手銬反剪在身後,腳腕上拖著重鐐,在槍托和皮鞭的押送下,被推到了院子外的操場上,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但是整個空地上燈火通明,數隊日本兵荷槍實彈排列兩旁,一雙雙銀邪的眼睛看著渾身赤裸的大漢被押到了操場南端的土台之上。 前田和長谷川笑眯眯的尾隨其後上了土台,“幾個小時之後,這台子下面將會站滿你的部下,上千雙眼睛看著你。”長谷川看著昂首挺胸威武不屈的關震宇,獰笑著說。“不過我們還給你准備了一個特別的座位。”他伸手指了指叉在土台正中的一根木棍,棍子齊腰高,竟有小臂粗細,棍子上端被磨圓了,火光下閃著油光。 前田道:“現在,就請關將軍就座。” 幾個日本兵立刻衝過去抓肩摟腰抱腿抬腳,將關震宇稍微架起一些,分開他粗壯多毛的雙腿,將他的菊花對准了木棍狠狠放落。直到棍子的上端已經完全叉入關震宇的體內,幾個日本兵這才放手,此時關震宇幾乎是被木棍挑在了當地,為了避免菊花中的木棍叉入的更深,他不得不竭力掂起雙腳站立,而正是這樣一種屈辱的凌虐,更要面對這台下空闊的場地而數百個惡狼般猙獰的目光。 “是不是很有感覺呀,關將軍。”長谷川笑眯眯的點燃一根香煙,欣賞著深皺著眉頭咬牙強忍著痛苦的關震宇。“現在,如果下面站滿了與你生死與供的兄弟們,你會跟他們說些什麼呢?”長谷川扯開一直勒綁在關震宇嘴上的繩子。 關震宇憤怒的吐掉嘴裡被唾液浸濕的布團,咬牙一字一字的道:“寧死不做亡國努!” 一邊的前田玩弄著關震宇半硬的陰莖,獰笑著說:“可是關將軍的身體好像和你的嘴巴不是同樣的心思啊。” 前田放開握在手裡的陽具,轉到關震宇的身後,雙臂從背後環保住魁梧的漢子的身體,兩只大手在關震宇寬闊的胸膛上揉捏起來。 “關將軍的乳頭還真是迷人啊。”前田獰笑著從背後舔弄著關震宇的脖子和耳朵,兩只大手恰捏著關震宇的乳頭肆無忌憚的扯拽著。“住手!你這個禽獸…..”關震宇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努力克制著被撩撥起來的欲火。關震宇雙腿克制不住的顫抖著,感覺到身體不斷的下滑而導致叉在菊花中的木棍更加的深入,而與此同時,他的陰莖也在逐漸的挺立起來,龜頭顫抖著流淌著透明的液體。 “即便我不動手,相信關將軍的身體也會誠實招供的。”前田雖然這麼說,雙手卻仍然執拗的玩弄著關震宇黝黑挺立的乳頭。“我們731部隊專門研制了一種針劑,能持續激發普通人內心的欲望,讓像關將軍這樣的鐵漢子也變成一只禽獸。不過,我們更希望看到關將軍自己的轉變。” 長谷川看著關震宇上下跳動著的粗大陰莖,深吸了口香煙,揚聲道:“現在把關將軍的好兄弟林參謀長請過來。” 立刻,兩個日本兵押著林達飛走上了土台。與渾身赤裸著的關震宇不同,這幫家伙卻給林達飛軍裝馬褲皮靴穿戴整齊,而又用粗繩五花大綁著,保守折磨的林達飛乍看到想身赤裸的關震宇叉腿站在土台之上,雙腿間粗大的陰莖昂然挺立,目光中也露出了震驚的神情,隨即她注意到了關震宇雙腿間那根粗如二臂的木棍,自己所經受的凌辱使他立刻意識到關震宇所經歷的是一種什麼樣的羞辱和折磨。然而,此時的他卻無法開口說話,因為在他的嘴上,綁著一個特指的刑具,他的牙關被皮質的口撐撬開著無法合攏,只能從喉嚨裡發出嗚嗚呀呀斷續的聲音。 “我們也為林參謀長准備了座椅,來人,端上來。”長谷川怪叫著。 幾個日本兵將一個不到一米高的長方形木凳端了上來,擺在關震宇的面前,木凳後有細長的靠背,中間有孔,裡面半伸出一根陽具形狀的棍子,而在木凳的背面有一個踏板,長谷川伸腳踏住,孔洞中的假陽具就會突然伸長出來。“這個叫極樂椅,相信關將軍此時也能體會到一些這個意思帶來的極樂感受吧。”長谷川不斷的踩著踏板,讓木凳中央的假陽具上下不斷的起伏著。 幾個日本兵按住按住不斷掙扎的林達飛,用軍刀在他的後庭上劃開一個口子,然後強行按著他坐在了木凳上。林達飛的身體被捆綁在靠背上,兩條矯健的穿著馬靴的長腿被曲起用麻繩捆綁結實吊離了地面,使得林達飛整個人都被固定在木凳之上。 前田的雙手終於離開了關震宇的胸膛,大漢肌肉發達的胸膛已經被恰捏的通紅尤其是兩顆乳頭,更是淤青發紫,而碩大的乳頭卻完全挺立起來。 “看見林參謀長嘴上這個東西了麼,這樣撬開他的嘴是為了他方便為我們的日本皇軍服務。”他一邊說一邊掏出自己的陽具,肆無忌憚的叉入林達飛的嘴中。一邊抽送一邊得意的道:“不過,但這裡所有的日本皇軍都享受過他的嘴之後,如果那時候關將軍還沒有盡興,我們會讓關將軍也享受一下的。” “你們……這幫……畜生……”關震宇看著眼前被捆綁在刑具上作聲不得的林達飛,雙目如同要冒出火來,他怒吼著,然而身體的震動卻讓菊花中的木棍更深的刺入,讓他發出野獸般的嚎叫。 前田猖狂的將精液噴射在林達飛的臉上,而台下的日本兵早已經排起了長隊准備發泄他們的獸欲,長谷川一直盯著痛苦掙扎嘶吼著的關震宇,而他的腳卻不停的踩踏著林達飛身體下面的踏板,讓被捆綁在刑具上的年輕人,封堵著一根根猙獰堅硬的肉棍的嘴裡發出斷續模糊的慘叫和呻吟。 “看來關將軍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興奮呢。”長谷川示意前田來蹬踩踏板,自己叼著煙來到關震宇的身側,他瞥眼看了一眼關震宇兩腿間始終顫抖著滴趟著粘液的粗大的陰莖,獰笑著說。“也許關將軍也想把陰莖叉入自己兄弟的口中盡情釋放一番吧。” 又一個日本兵扭動著後庭將精液噴射進林達飛的口中,他們推動刑具,讓林達飛逼近關震宇的身體,只見林達飛嘴上綁著刑具,雙眼痛苦的緊閉著,原先俊美的面容上趟滿了粘稠的精液,被口撐打開的嘴裡也積蓄著不少的粘液,不斷順著嘴角流淌出來,胸前的軍服上也趟滿了汁液,發出腥臭的氣味。 長谷川導引著關震宇的陰莖叉入林達飛的嘴中,並在關震宇的耳邊道:“想像一下,幾個小時候,你的士兵們看到這樣的一幕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日本兵們發出猖獗的狂笑,而與此同時,關震宇的身體也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他魁梧的身體搖搖欲墜,脖頸子漲滿了青筋,咬牙竭力的忍耐著。 長谷川嘿嘿獰笑著,將吮吸的通紅的煙頭惡狠狠的按在關震宇黝黑挺立著的大乳頭上。 “啊!!!不!!!!”關震宇仰對著蒼天,發出一聲絕望而慘烈的吼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