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泳池的秘密

西元2312年,日本首次舉辦了一個稱作古銅盃游泳錦標賽的比賽。這個游泳比賽僅限男性報名,且年齡限制為18至30歲。但這個比賽的成績不只有游泳的項目,選手的身材與膚色也將列入比賽時的成績,所以前來報名的選手除了平時游泳的訓練外,更需要找時間去做日曬以及健身。比賽當天更是所有媒體的焦點,每位選手秀出超結實的肉體,兩塊大胸肌下有著六至八塊不等的腹肌,古銅色的皮膚展現出健康的體態。比賽結束後也有不少選手被挖掘去拍寫真集,甚至G片廠商也找他們來拍攝他們的處女秀,引來更多的商機...  而首屆的冠軍,是由東京體育學院剛畢業的高材生北島奪得。 年僅23歲的北島,一身結實的肉體以及俊俏的臉龐,成了各家媒體爭先報導的焦點。但北島只想低調地過著生活,於是決定搬離了東京市區,尋找安寧的住所。他來到了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小城鎮-黑神町。黑神町雖然沒有市區先進的環境,但在這裡不受外界的打擾,也沒有吵雜的交通噪音,村民都是以老人與小孩居多。黑神町看似一個寧靜的田野小鎮,北島相當喜歡這種自然的環境,決定定居下來。但他完全不知道,這個黑神町藏著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北島離開市區之後,雖然已經沒有比賽的壓力,但依然想要維持自己的體力和游泳技術,於是向村民打聽有沒有游泳池的場所。問了好幾位老村民過後,得知只有一個地方有游泳池,是位在黑神町最角落位置。不過有幾位老人說這個游泳池有個恐怖的傳說,雖然沒有講明,但勸北島不要到那裡。北島有點苦惱,因為再更近的泳池就要回到市區才行,於是北島不迷信地前往了這個游泳池-黑神泳池館  黑神泳池館裡面的設施雖然老舊但不髒亂,且該有的設備一應俱全。詭異的是,這裡沒有看到半個人在游,北島猜想也許是冬天較冷的原因。在櫃檯的員工是一名年約70歲的老人,第一次來的客人必須繳交身分證件申請出入證明,北島交出了救生員的執照。雖然離開時會歸還,但總有一股奇怪的感覺。北島進入更衣室內,將衣物脫下,露出一身結實的完美身材,泳褲緊緊包住北島那傲人的下體。只是比較可惜的是少了眾人羨慕的目光,不過也因為沒有人的打擾,讓他能專心地游泳。  數個鐘頭後,北島正要到浴室沖洗。在陰暗的走道上走到底,發現有兩大間的浴室,其中一間的門上了鎖,正在整修而不能使用,於是北島進入了另一間浴室。北島在沖洗時,在走道外似乎傳出一些對話的聲音 「這次的獵物相當不錯...」 「等等就下手吧...」 數分鐘後,不知情的北島回到了更衣室,但他發現他的置物櫃被打開,裡面的包包也被翻過。正要轉頭時,一名黑衣人從他身後用毛巾將他的口鼻嗚住,北島被毛巾裡的藥味燻昏了過去...  時間約是下午四點多,泳池館提早關門。櫃檯的老人開始鎖上所有的門窗,接著批上黑色的斗篷後,走進了陰暗的更衣室內。在更衣室盡頭的置物櫃後方,似乎有什麼光線照亮著。老人按下牆壁上的按鈕,置物櫃像電動門一樣往外開啟,後方竟然有一個通往地下的入口。而走道旁用蠟燭照亮了樓梯的視線,穿著黑衣的老人進入洞口中並關上了置物櫃...  北島昏迷了數個鐘頭後終於醒了過來,他發現他全身被綁在一個平台上。只穿著游泳時的貼身泳褲,上半身的結實身材完全展露出來 「這裡是......」 北島仔細看了一下周圍,發現一群黑衣人正圍著他,但他們好像在唸著什麼咒語,此時一旁穿著黑衣的祭司走到北島身旁 「哼哼...沒想到這次的獵物是這次錦標賽的冠軍...太棒了...」 北島發現這名祭司正是櫃檯的那位老人 「你是...!!你想對我做什麼...!?」 老人用粗糙的雙手摸著北島那身結實的肌肉 「嘿...這麼充滿力量的年輕肉體好久沒有享用了...」 接著老人開始舔著北島的肉體曲線,北島非常抗拒地想掙脫他的舉動,但身體無法移動 「可惡...住手...」 「嘿...你現在在我的祭壇,這些黑衣人正是我的信徒。而這些信徒們都是黑神町飢渴的老人們...我們要獲得年輕少年們那股強大的體力與精力...藉由神的力量。」 「神的力量...?」 黑衣信徒們正對著北島身後的一尊巨大神像祭拜著,在神像前方放著一個杯子,看似用來供奉給神的器具。老人用剪刀把北島的泳褲剪破,毫無預警的北島就這樣露出11公分並包著包皮的大肉棒 「好驚人...還沒勃起就這麼大嗎...嘿嘿...」 北島聽了感到有點羞澀,接著老人開始用手不停抽著他的肉棒 「啊...不可以...」 不到幾分鐘,肉棒變得直挺挺,包皮被老人的手指推開,露出脹紅的龜頭。老人張開大嘴將它含住,並用舌尖不停挑逗著馬眼,北島心想這老人的口技竟然如此熟練。沒多久,大量的愛液開始溢出在老人的嘴裡。北島即將進入了高潮,此時老人停止了動作,嘴巴牽著數條透明的愛液離開了肉棒。老人將神像前的杯子拿下,另一隻手握住北島堅硬到不行的肉棒。完全勃起的長度足足有21公分左右,為了方便將精華收集到杯子內,老人將杯子放在北島那整齊的八塊腹肌上,直挺挺的肉棒就這樣架住了杯子...  老人走到北島張開的雙腳後方,準備開始玩弄北島的後挺,手指抹了油後,緩緩進入了菊花內 「啊啊...啊...」 老人用兩隻手指不停頂壓著北島的前列腺,北島似乎相當敏感,龜頭上的馬眼不停流下大量的愛液到杯子內 「哇...不愧是體育系的...真厲害...」 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快 「啊...啊...這是什麼感覺...快停手...」 曾未體驗過前列腺高潮的北島相當緊張,像是體內有東西要湧出來一樣。老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指尖快速地狂頂前列腺... 「啊啊啊...要出來了!!啊啊!!啊...」 北島的下半身突然出現無數次的強烈顫抖,脹紅的龜頭瞬間噴出大量的濃精。老人的手指觸摸到這前列腺強烈跳動的快感,北島的肛門不停緊縮想把老人的手指推出,但老人持續觸碰這敏感的地帶 「啊啊...不要...啊... 啊...」 北島持續顫抖下半身,大量的濃稠精華一波又一波注入杯內...  一個鐘頭後...北島的強大精力果然讓黑衣人們感到驚訝。杯子早已裝滿放在神像前,其它的濃稠精華也分了數杯遞給信徒們輪流品嚐。老人優先品嚐了好幾口濃精,臉上還有沾著數條剛飛濺出來的白色液體。北島滿身大汗地躺在台上,身上已經被自己的濃精沾了到處都是,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腥味。一身油亮的古銅色肉體讓全場的人感到十分過癮 「看來囤積的量都被激發出來了...哈哈...」 北島體內的精華在老人的強制取出後已經所剩無幾,老人用手指再度按壓著北島的前列腺,北島的身體已經麻木到只剩下微弱的抽蓄。黑衣人們品嚐完充滿營養的精華後,繼續唸著尚未結束的咒語。老人算好了時辰,也開始唸了咒語,此時神像的眼睛發出紅光,杯子內的濃稠精華開始飄入神像的口中。接著神像的皮膚脫落,一隻巨大的深綠色怪物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北島仔細一看,發現是一隻非常醜陋的巨大青蛙...  這隻青蛙有著肥大的身軀,四肢如同人類一樣。深紅色的眼珠,皮膚因為龐大的體形而出現皺摺。老人叫數名黑衣人將北島送至另一個入口內,北島雙手被綁住,癱軟地被黑衣人們架走。而這隻青蛙也跟著進入了這個入口,這個入口裡面是一條通往樓上的走道。北島上樓後所看到的,是一間破爛不堪的隔間浴室,他才驚覺原來這就是當時施工中的上鎖房間,在週遭不停傳出淫亂的喊叫聲 「啊啊...要射了...啊...」 「啊...好爽...」 這間破舊的隔間浴室非常大間,雖然從各個隔間內頻頻傳出爽快的叫聲,但每個隔間都關上了門。北島好奇這些浴室裡面到底有誰在裡面 「是誰在裡面...?」 老人打開第一間的門後,讓北島啞口無言... 「哼...你也將跟他們一樣...嘿嘿...」 一名身高約180公分的精壯男孩,帥氣的臉蛋帶著羞澀的表情。全身結實的肌肉泛著油光,周圍被一團深紅色的肉壁包圍,無數條觸手正在調教著他,從他的肛門裡不斷抽送。破洞的泳褲掉在地上,是數週前被觸手玩壞的,觸手輪流進入了他的後挺裡 「啊啊...不要急...慢慢來...」 接著發出響亮的抽送聲 (趴!趴!...) 這名男孩已經完全沉溺在淫歡之中,北島看傻了眼。黑衣人繼續拖著北島,往更深處的隔間觀摩...  最後到了一排看似沒人使用的隔間浴室,但直到老人輕輕推開其中一間浴室的門之後,讓北島感到非常錯愕 「嘿嘿...這名極品叫淳也,陸戰隊的精英,在這裡當救生員時就已經住在這...」 一名滿身結實肌肉的平頭帥哥,濃密的眉毛卻帶著呆滯的眼神,四肢被周圍的觸手吊起,地上積水處不停游著數十隻小蝌蚪。北島已經無法想像是這名男子生出來的... 「神主每天都至少跟他玩個十幾次才行,門都不用關了...哈哈...」 此時巨大的青蛙怪看到了熟悉的面孔與體格,直接將他抬起,並掏出醜陋的陽物進入了淳也的體內... 「啊...啊...主人好猛...」 這裡禁閉的男孩們全是為青蛙怪繁殖下一代的生產工具,在每天淫亂的調教下,已經徹底洗腦成奴。  北島專用的隔間在淳也的隔壁,看來這附近的隔間都是禁閉著非常優秀的品種,北島被黑衣人推入充滿肉壁的隔間內。身上的鎖拆解後,馬上就被四周的觸手捆住,由於不久前的調教使得北島相當疲累,於是觸手開始分泌補充體力的養分注射到北島體內。老人關上門後,讓北島在裡面補充一個晚上,接著老人將他們交給青蛙怪來處置。到了半夜,身為陸戰隊的淳也果然體力驚人 被青蛙怪搞了好幾個鐘頭,精液濃郁的腥味連北島都能聞到。淳也停止了叫聲後,看來是終於辦完了事情,接下來青蛙怪開啟北島的隔間,青蛙怪看到的是更可口的肉體。北島在先前補充體力完後,觸手隨之注入了大量的催情液體,北島早已陷入饑渴的瘋狂狀態,身上也被觸手的催情液體沾了油亮,比賽時那般光滑的結實肌肉再度表現出來。北島刻意讓胸腹肌不停收縮,扭動出性感的線條 「呼...主人...我...好想...」 青蛙怪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就這樣,北島也被青蛙怪搞了整個半夜...。數個鐘頭後,青蛙怪也注入了不少後代在北島體內,這些後代在短時間內即可成熟。青蛙怪滿意地回到了祭壇,變回神像後等待下一次的饗宴...  到了隔天早上,老人來觀察他們的情形。北島第一次的表現真是優秀,他脹著一個大肚子,也排出了好幾十顆的卵在地上,滿身油亮的他呆滯著看著老人 「恭喜你獲得今天產量的冠軍...哈...」 老人將北島比賽贏得的金牌項鍊掛在他身上後滿意地離開...  黑神町的恐怖傳說在當地無人不知,好心的居民只能勸這些年輕男孩們遠離這個地方。也許到了黑神町完全被徹村時,真相才會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