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龍雷傳

仲夏之夜,禁城的廣場上燈火通明。
  金碧輝煌的龍輦兩旁,文武百官肅然而立。
  這裏正在進行著一次由火靈國國王親自主持的選拔。
  廣場正中,是兩座金絲楠木搭成的木台。木台之上吸引住所有人目光的,並非絕美的舞者,也不是英武的鬥士,而是兩個被綁住四肢的赤身裸體的年輕男人。
  這是兩個擁有非凡的強壯肌肉的男人,看上去不過二十一、二的年紀。他們被蒙住雙眼,手臂被用皮帶綁在頭部上方,雙腿被分開,高高地懸吊在台邊的支架上。
  他們的身邊分別有四名赤裸著上身的侍衛正在進行著緊張的工作。一個用塗了瓊脂的雙手握住男人硬挺的粗大肉柱上下揉搓,一個將用溫良寶玉仿製的雄偉陽具捅進男人的陽穴裏抽插,另外兩個則用舌尖舔弄著男人堅挺的深紅乳頭。
  兩個男人已是渾身大汗,緊咬著牙關,鼻孔裏噴著粗氣,寬厚的胸膛一起一伏。看來,侍衛們的工作已經進行了很長的時間。
  廣場上靜悄悄的,能夠聽到的,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氣聲,和揉搓著滿是瓊脂與淫液混合物的陽具所發出的“滋滋”的響聲。
  “報告陛下,韓將軍的龜頭已經開始膨脹!”忽然,從廣場西面的那座木臺上傳來侍衛的聲音。
  話音未落,東面木台也有了動靜:“報告陛下,龍將軍的卵囊開始收縮了!”
  氣氛立刻緊張起來,選拔似乎已進入了最後的階段。
  “呵呵,旗鼓相當啊!朕倒要看看哪位將軍會勝出!”龍座上年輕的國王興致正濃。
  兩邊負責抽插陽穴的侍衛都把沾滿了穴內淫液的玉棒拔了出來,專心觀察臺上男人高潮的徵兆。而負責揉搓陽具的侍衛此時都提高了動作的頻率和力度。
  兩個男人的表情已經緊張得接近極限了!
  “啊...”西面木台終於首先傳出了一聲雄性的怒吼!只見一道又一道白漿接連射向了半空,足有四、五尺高!
  勝負已分了!
  人們的目光此時都投向了東面的木台,投向了最終的勝者。
  這個被稱作“龍將軍”的年輕男人也已經逼近最後的關頭了。他緊繃的強壯肌肉在汗水的浸潤下,已變得光滑油亮。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男人胯下那傲人的陽具上:這令人稱異的巨物足有近尺長,三指粗,就算兩手並用,也實難把握得住!看得出這男人的陰毛經過了精心的修剪,只在陰莖根部的上方留有一小片細密捲曲的黑毛。此刻,這雄偉的肉棒已脹得發紅,前端那鵝蛋大的龜頭更是興奮得抽顫不已,從馬眼裏汩汩地流出透明的粘液,沿著肉筋暴突的棒身,流到滿是褶皺的碩大卵囊上。這粉紅的肉袋緊裹著一對荔枝般大的陽卵,隨著揉搓套弄的動作上下輕輕擺動著,同時開始慢慢地收縮,渾圓巨碩的陽卵的輪廓越來越凸現,卵囊上出現了越來越明顯的褶皺。粘液不斷地流下來,一直順著卵囊,流到下面陽穴的穴口。在粉紅的菊洞周圍,零星地長著幾根短小的黑毛,由於先前玉棒的抽插,穴口已經微張,並慢慢地滲出乳白的瓊脂來。
  不久,男人粗壯的大腿開始緊繃起來,他起了自己下體。
  握住男人陽具的侍衛感到手中的肉棒開始突突亂跳,知道他的高潮就要來了,便加大了套弄的幅度和力道。
  只聽得一聲:“啊————”
  男人猛地拉緊了綁住他手腳的皮帶,卵囊微縮,穴口緊收,只見他陰莖一翹,龜頭一脹,一大股白灼的陽精從那馬眼裏狂噴而出,足有七尺來高!未等回落,第二股陽精已有力地噴射出來,緊接著,第三股、第四股……隨著男人的陽穴節律地收縮,一股接一股的陽精從他的龜頭前端猛噴向半空,像一股力量的泉……
  在人的歡呼與喝彩聲中,結束了高潮的男人被解除了束縛。在他被摘下蒙眼布的霎那,人們注意到了他英俊的臉。這是一張兼具了陽剛與俊秀之美的英武異常的男人的臉。人群中出現了小小的騷動,不時爆發出驚歎的呼聲。人們在爭相詢問他的名字,很快就有了一個肯定的回答:龍雷!
  龍雷站起身來,只見他胯下的陽物在射出了數十股陽精後,依然昂首挺立,隨著他的動作,左右擺動著,煞是威武!龍雷肌肉發達的虎軀上,沾滿了汗水和自己的陽精,散發出一股雄性的氣息……

  這時,國王已在侍從的簇擁下走到了龍雷的面前。龍雷恭敬地行跪禮。年輕的國王微笑著,從一個侍從手中的託盤上,取過一條藍冰石製成的奇特項鏈,戴在了龍雷粗壯的脖子上。
  龍雷知道,他獲勝了,他得到了火靈國第一“神龍衛”的稱號……
  “神龍衛”是各國最高級別的皇家侍衛,是所有男人的最終夢想。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獲得這一稱號的。神龍衛不僅要有高超的武藝、出的外表,更重要的,還要有非凡的禦龍術,因為神龍衛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代表本國參加每三年一度,在九陽山龍神台舉行的禦龍會。
  禦龍會是對各國頭號神龍衛禦龍術的一次全面考驗。所謂禦龍術,是指男人間的性交能力。在每屆禦龍會上,參賽的神龍衛們都要進行一對一的淘汰制的比試。每次比試又分三場,即一對一的互相性交各一次,若不分勝負,則加試一場,將兩人都綁在特定的神壇上,用各種方式刺激兩人的陽具,直至射精,堅持更久的一方為勝者。得勝者被視為神龍的使者,會為本國帶來無上的榮譽……
  火靈國的這次選拔,正是為即將舉行的新一屆禦龍會選定參賽者。經過幾天幾夜的拼搏,龍雷終於戰勝了一個個強勁的對手,得到了頭號神龍衛的標誌——藍冰神鏈!
這次的成功,使得龍雷成為了舉國上下的英雄,但人們對他的事情知道得太少,於是就競相猜測起來。然而,真正瞭解龍雷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當今的國王——處陽王,另一個就是他最後的對手、火靈國神龍衛隊隊長——韓猛。

  龍雷本是天夢澤的一個獵人,從小孤苦一人,打獵為生。因為他正直善良、助人為樂,又長得英俊魁梧,所以深得附近小鎮居民的歡迎。年輕人都對他愛慕有加,尤其是鎮上那些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們,無不爭相與他結交。可是龍雷自小就喜歡遠離人群,除了有時將打到的獵物帶到鎮上換些生活用品外,龍雷都願意待在自己天夢澤邊的小木屋裏,或到樹林裏與鳥獸們作伴。
  無憂無慮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可是龍雷並沒有感到快樂。厭倦了嗎?他不知道。只是這平淡如水的生活讓他常常獨自躺在天夢澤邊的草地上,閉上眼睛,陷入無邊的冥想……然而,也許正如龍雷心中暗暗期望的,這樣的生活將要永遠結束了……
  那是一個晴朗春日的午後,龍雷又獨自躺在了天夢澤邊那片草地上。周圍開滿了紫色的芮星蘭。在這醉人的花香裏,龍雷忍不住伸了一個舒服的懶腰……
  突然,龍雷感覺有東西擋住了眼前的陽光,還沒來得及睜開雙眼,只聽得一陣風聲,一個巨大的物體從天而降,同時,龍雷張開的雙臂被死死的扣住了!
  龍雷猛地睜開眼睛,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壓在他身上的,是一頭他從未見過的異獸!
  幽藍的皮膚如橡膠一般光滑;肌肉糾結的強壯軀幹上,竟生著四隻粗壯的手臂;而在它的背後,一對蝙蝠般的翅膀已遮住了陽光;一雙深藍的眼睛正以一種審視獵物的眼神看著龍雷……
  是玄翼獸!龍雷的腦中飛快的閃過這樣一個名字。龍雷記得曾聽天夢澤的老獵人們說過,在遙遠的北方,一座凡人無法靠近的神山裏,又一種名叫玄翼獸的靈獸,有著鋼鐵般強壯的身體和一對巨大的神翼,人首人身,只是多出了一雙臂膀。玄翼獸力大無窮,但性情溫和,不會與人為害。只是,在春季的交配期裏,玄翼獸會變得狂躁無比,有時會飛到很遠的地方抓人類來發泄獸欲……
  這一定是一頭發情的玄翼獸!龍雷有些害怕了,他試圖掙脫,可是玄翼獸的兩隻手臂已緊緊扣住了他的手腕,無論他怎麼使勁,都絲毫動彈不得!
  他的反抗似乎逗樂了玄翼獸,它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兒,並開始用剩下的兩隻手撕扯龍雷的衣服。
  龍雷急得用雙腿猛踢它的身體,可是它似乎毫不在意……很快,龍雷身上的衣服被玄翼獸撕得只剩幾根碎布條了,龍雷感覺自己的身體觸到了玄翼獸冰涼光滑的皮膚……
  龍雷仍不放棄掙扎,但他的反抗絲毫不能影響玄翼獸對他身體的侵略。玄翼獸伸出了它長長的藍色舌頭,開始舔舐龍雷粗壯的脖頸和發達胸肌上的乳頭。龍雷用力踢著玄翼獸,這似乎使玄翼獸有些厭煩了,它索性用剩下的兩隻手臂抓住了龍雷的雙腿!
  龍雷快要絕望了,他想呼救,可是他明白這附近絕不會有人的。他頑強地掙扎著,儘管他知道這一點用也沒有……
  突然,玄翼獸抓住龍雷的雙腿猛地分開來,同時,龍雷感覺到一個冰冷光滑的棒狀物頂在了自己的陽穴穴口……龍雷意識到,玄翼獸要跟自己交合!
  “不!!!”龍雷大吼著拼命掙扎,但他是盡全身力氣也無法掙脫。
  玄翼獸的陽具開始往龍雷的陽穴裏頂進。龍雷緊張地收縮自己的穴口,想阻止它的侵入。然而,這一點努力也是白費的。玄翼獸巨大的生殖器以不可抗拒的的力度,慢慢頂進了龍雷小小的菊洞!龍雷絕望地感覺到自己的穴口被慢慢撐開了,一根堅硬粗壯的肉棒勢如破竹地一插到底!
  劇烈的疼痛幾乎使龍雷暈過去,但這還僅僅只是開始……
  發情的玄翼獸開始在龍雷的陽穴裏抽插自己的陽具,並從陽具的前端分泌出大量藍色的透明粘液。這種寒氣逼人的分泌物會起到潤滑的作用,但這種冰冷的感覺不是人類能夠承受的。龍雷的疼痛感被一種痛苦的麻木取代了。他已無力掙扎,只能緊閉雙眼,咬緊牙關,默默忍受著玄翼獸的蹂躪,只望能挺過去。
  但龍雷不知道,玄翼獸的一次交配過程至少要持續一個晝夜!
  玄翼獸的抽插幅度越來越大,龍雷感到那巨大的陽具越插越深,他漸漸意識到,玄翼獸已開始並沒有把它的生殖器全部插進來……突然,玄翼獸猛一發力,把它的陽具全部插進了龍雷的陽穴!難以置信的深度!龍雷覺得自己像被刺穿了一樣,可怕的疼痛令他痛苦地喊叫出來:“啊————”
  玄翼獸開始瘋狂地進攻,在這一波一波的痛楚中,龍雷的意識漸漸模糊了……

  當龍雷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到的是自己那小木屋熟悉的屋頂。他躺在自己的木床上了。龍雷懷疑自己是否已經死去了,掙扎著想坐起來。這時他聽到了一個聲音:“你醒了?躺著別動!”
  龍雷頭看見一個英武異常的男人正坐在床邊微笑著看著自己,男人的一隻手掌正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手心發出一片柔和的白光,隨著手掌的移動,白光所到之處,龍雷身體上的傷口都奇般的自動癒合了!
  驚異之余,龍雷回過神來:“是你……救了……我……嗎?”
  男人笑了,溫和地說:“是我們的陛下救了你。”
  “陛下?”龍雷不明白了。
  “就是我們的國王啊!”男人笑著說,“陛下今天來天夢澤狩獵,剛好遇到你被一頭發情的玄翼獸強暴,便命我出手救了你。”
  “還是你救了我啊!”龍雷聽不出和陛下有什麼關係。
  “就算是吧!”男人被龍雷的直率逗樂了,“對了,我叫韓猛!”
  這時,龍雷才注意到男人身上穿著一副金色胸甲,甲上刻著一條神氣的龍紋……
  “你是……神龍衛?”龍雷知道這是神龍衛的標誌。
  “嗯!”韓猛爽快地說,“我是這次陪同陛下狩獵的神龍衛。對了,你叫什麼?”
  “噢,我叫龍雷。”
  “龍雷……好名字!”韓猛又笑了,“好了,請雷兄弟翻過身去,我給你治療背後的傷。”
  這時候,龍雷才意識到,自己是一絲不挂地躺在床上,他的臉立刻紅了,趕緊翻過身去,趴在床上。
  韓猛看到他羞成這副模樣,忍不住又笑了。
  “韓……韓大哥,你用的是九龍愈傷術嗎?”龍雷想找個話題引開韓猛的注意。
  “嗯,對!”韓猛開始治療龍雷臀部上的一處傷口。
  “我聽說九龍愈傷術是很高級的法術,神龍衛裏也沒幾個人會用呢!”
  “哦?是嗎?呵呵,我也是不太熟練……”韓猛爽朗的笑聲使龍雷感到很溫暖。
  “好了,大功告成!來,蓋上被子,好好休息!”韓猛頑皮地拍了一下龍雷圓實的屁股,拉過被子蓋在他的身上。
  龍雷翻過身來,感激地看著滿頭大汗的韓猛。
  “謝謝你,韓大哥!”龍雷想不出更好的語言來表達。
  “別這麼說,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韓猛一面擦拭著額上的汗水,一邊說,“你的傷都好了,但還需要好好休息,驅散體內的寒氣。我會留在這裏照顧你,直到你痊愈……”
  傍晚,龍雷吃到了韓猛親自做的晚餐。從未進過廚房的韓猛廚藝很糟,兩個小夥子笑鬧著吃完了這難忘的一餐……
  夜深了,龍雷躺在床上進入了夢鄉,韓猛則坐在臨窗的竹椅上閉目養神。他堅持要看護著龍雷,因為他說龍雷體內的寒氣會不時發作。
  突然,龍雷痛苦地呻吟起來,韓猛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跑到床邊。
  “怎麼了,龍兄弟?做惡夢了?”韓猛用手一摸龍雷的額頭,“好涼!不好,寒氣發作了!”
  看著龍雷痛苦的樣子,韓猛站起身來,卸下身上的胸甲,解開自己的腰帶,把衣服脫光了,一絲不挂地鑽進被子裏,把渾身冰冷的龍雷緊緊地摟在了懷裏……
  不知過了多久,龍雷的身體慢慢溫暖起來了。
  “韓大哥?”龍雷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太好了!”韓猛高興地說,“剛才你體內的寒氣發作,我只好用我的體溫來讓你暖一些……”
  “哦……”幸虧是在夜裏,韓猛看不到龍雷的臉已漲得通紅。但借著淡淡的月光,韓猛還是捕捉到了他眼神裏的羞澀和緊張。
  “怎麼龍兄弟這麼害羞?難道……難道龍兄弟還是處子嗎?”韓猛小心地問道。
  “嗯……是的……”龍雷小聲回答。
  韓猛知道為什麼龍雷的陽穴傷得那麼重了。他不禁想起救他時的情景,不僅對他多了幾分憐愛。
  “如果……如果龍兄弟在意的話,我這就出去……”說著,韓猛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不!我不介意!”龍雷緊緊抓住韓猛粗壯的手臂……
  夜,更靜了……
在後來的日子裏,韓猛一直留在天夢澤照顧龍雷。
  韓猛向龍雷借了一套平民的棉布衣服,儘管龍雷始終覺得他原來的那副金甲比較神氣。
  每晚,韓猛都抱著龍雷入睡。
  清晨,兩人一同在天夢澤邊散步。
  夕陽下的木屋前,總會有兩個小夥子追逐打鬧的身影……
  龍雷的身體漸漸復原了,整天纏著韓猛要他教自己武功。韓猛也毫不吝嗇,傳授了不少精要的功夫。龍雷天資聰明,一學就會,甚是得意……
  快樂的日子都過得很快……
  初夏的傍晚,韓猛獨自坐在屋外的草地上,盛開的芮星蘭又在噴吐著醉人的暗香。
  “韓大哥,在想什麼?”龍雷拍了一下韓猛的肩頭,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到他身邊。
  韓猛看著他純淨的眼睛,抿了一下嘴唇。
  “龍弟,我……我恐怕該走了……”
  “去哪里?”
  “回帝都啊!別忘了,我是皇宮的神龍衛!”韓猛知道龍雷故意裝糊塗。
  “什麼時候走?”
  韓猛沒想到龍雷沒有一句挽留的話。
  “明天一早就動身……”
  “好,我這就去收拾東西!”說著,龍雷起身向屋裏走去。
  “沒什麼可收拾的,我本來就沒帶什麼東西!”
  “我要收拾我的東西啊!”龍雷略帶淘氣地說。
  “你說什麼?”韓猛一把抓住龍雷的小腿,“你說什麼?我沒聽清!”
  龍雷坐回到他身邊,看著韓猛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我-要-跟-你-一-起-走!”
  “真的嗎?”韓猛欣喜地抓住龍雷壯實的肩頭,“你真的願意跟我一起走?”
  “嗯!”龍雷點點頭,“那當然!”
  韓猛的手慢慢放開了,眼神裏多了一種憂鬱。
  “可是,你就是跟我去了帝都,也進不了皇宮的……除非……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和我一樣,成為火靈國的神龍衛!”
  “那正好啊!我早就想當神龍衛了!”
  “傻小子!你以為神龍衛那麼好當啊!”
  “韓大哥不就當上了嗎?我也能行!”
  “有志氣!”韓猛忽然嚴肅起來,“其實,當初陛下令我留下來替你治傷,而且沒規定回去複命的時間,只說等你傷癒就回帝都。我隱約覺得陛下有招你入宮的意思,但未明言,我也不好直問。如果陛下真有這個意思,那就好辦了!”
  “太棒了!快走快走!幫我收拾東西吧!”龍雷還是一副大男孩的脾氣……
  
  經過幾天的跋涉,韓猛和龍雷終於到達了火靈國的都城。
  從未到過大城市的龍雷對帝都的一切充滿了好奇,韓猛陪他在城裏逛了好幾天才帶他回到皇宮。
  最令龍雷吃驚的是,國王竟是個英俊的年輕人,對他也十分溫和,好像早就知道他會來似的……當然,龍雷希望加入神龍衛隊的事,國王也很爽快地答應下來了。不過,龍雷首先還要通過幾項考核……
  前面的幾項考核不過是比武之類的體能測試。由韓猛在一旁細心指點,龍雷都能應付自如。在專長那一項上,龍雷選了射箭,本來就是出色獵人的他,自然也輕鬆過關了。
  到了第五天,龍雷將在日落後到國王的寢宮,由國王本人對他進行最後一項考核。龍雷很興奮,一直纏著韓猛追問最後的考核是什麼。可韓猛這次出奇的沈默,只是一再叮囑他要遵從國王的一切命令,千萬不要違抗……
  龍雷心裏覺得奇怪,忐忑不安地來到了國王的寢宮。
  “龍雷覲見!”守門的侍衛通報著,推開了沈重的大門。龍雷走進去,看到大殿正中加擺了一張極大的木榻,足有一丈見方,榻上鋪著一張雪白的熊皮毯。這時,身後的大門緩緩關上了。大殿裏點滿了蠟燭,充溢著昏黃柔和的光。
  “參見陛下!”龍雷看到國王從屏風後走了出來,連忙下跪行禮。
  “愛卿平身……”國王微笑著,“龍愛卿準備好接受最後一項考核了嗎?”
  “是!”
  “好,那麼現在就開始吧!”國王示意身旁的護衛長,然後在面對木榻的龍椅上坐下了。
龍雷這時才注意到今晚侍衛的穿著跟以往不太一樣:平時侍衛們都穿著威武的全副金甲;而今晚,侍衛們都赤裸著上身,腰間圍著一小塊白布,勉強地遮住陽物,赤著腳站在兩旁……
  護衛長拍了拍手,立刻有四個侍衛走到龍雷身邊,開始為他寬衣解帶。龍雷有些緊張了。他看了看國王,只見他面帶微笑地上下打量著自己,一時間,臉上火辣辣的……
  不一會兒,龍雷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挂了,強壯健美的身體被一覽無餘。國王滿意地點點頭。
  龍雷被帶到木榻上,呈大字形地仰躺在正中。侍衛們俯在他赤裸的身體上,開始用舌尖舔舐他的全身……龍雷閉著雙眼,默默承受著這巨大的刺激,很快,他胯下粗大的陽具便直挺起來了……
  侍衛們的舌尖開始在龍雷的龜頭、卵囊、會陰等敏感部位遊走,龍雷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開始發出小聲的呻吟,而他的馬眼裏也開始源源不斷地流出透明的粘液來……
  不久,龍雷的大腿被兩個侍衛分別扛在肩上,分得大開,一個侍衛俯到他兩腿之間,開始用舌尖舔弄龍雷露出來的粉紅的陽穴,而另一個侍衛則開始用力吮吸他陽液四溢的肉棒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席捲了全身,龍雷興奮得眩暈了……
  過了半個時辰,侍衛們停止了舔弄。只有扛著龍雷大腿的兩個侍衛還保持著姿勢。龍雷回過神來,睜開了眼睛,只見有兩個侍衛端來一瓶晶瑩透亮的液體。龍雷認出這是從遙遠的北極峰上采得的玄玉瓊脂。這時護衛長走過來,用手蘸上這柔滑溫潤的液體,開始塗抹龍雷被舔得穴口大開的陽穴和脹得發紅的粗壯肉棒。
  龍雷頭看看國王,只見他正用一種欣賞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護衛長塗抹完畢,擦幹雙手,又一次拍了拍掌。這次,從屏風後面走出來七個赤身裸體的肌肉壯男!更令龍雷吃驚的是,他們胯下塗滿了瓊脂的陽具都驚人的巨大,根根昂首傲挺,挂著瓊脂的漿滴,隨著他們的步幅左右擺動著……龍雷心中一驚,剛想問個明白,其中一個壯男已經騎到了他的身上,對準他硬挺的肉棒坐了下去!龍雷只感到自己的陽具一下子捅入了壯男的菊洞,深深地插進了暖熱的陽穴!瘋狂的快感從龜頭傳到全身,龍雷深吸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另一個壯男已跪在了龍雷的兩腿之間,猛地將胯下巨大無比的陽具捅進了他粉紅的陽穴!猝不及防的龍雷大叫一聲:“啊!!!”
  騎在龍雷身上的壯男開始上下運動,圓實的臀部在龍雷的大腿上不斷拍打著,讓龍雷的肉棒在他的陽穴裏大幅度地抽動;而另一個壯男也已開始挺動虎腰,讓自己流著淫水的巨大陽具在龍雷的陽穴中作活塞運動,每一次抽出都只把那鵝蛋大的龜頭留一半在穴口裏,每一次插入必定全根沒入,直到他那碩大的卵囊碰到龍雷的虎臀時,才再次抽出……兩個壯男一上一下、一前一後,熟練有力的動作令兩旁的侍衛都大為驚歎!
  從未嘗過禦龍之術的龍雷已被他們弄得興奮異常。他感到自己的陽具被那壯男的陽穴抽吸著,大股大股的陽液從自己的馬眼裏流了出來,奇癢無比;而正在抽插龍雷陽穴的那個壯男,他巨大的陽具前端不斷流出淫液,潤滑了龍雷的穴壁,那粗大的肉棒一進一出,暢滑無比,而那巨大渾圓的龜頭更是記記撞在龍雷的陽心……
  另外五個壯男這時都圍了上來,在正在交媾的三人身上亂摸,其中兩個還伸出舌頭,狂舔著他們淫液四溢的交合部位。
  這淫靡異常的交合持續了一個時辰。龍雷已漸漸控制不住,只覺一股暖流從丹田彙聚到陽具根部,熱脹無比,蓄勢待發。就在這時,抽插他陽穴的那個壯男明顯提高了抽動的節奏和力度,一陣暴風驟雨般的抽插之後,壯男猛地將他已膨脹到極限的巨大陽具深深地插了進去,碩大渾圓的龜頭用力頂在龍雷敏感的陽心上!龍雷不禁大叫一聲:“啊————”他立刻感到那壯男粗大的陽具在自己的陽穴裏一跳一跳,開始撲撲地噴出一股股陽精!陽心受到這火熱陽精的澆灌,龍雷再也守不住精關,虎腰猛挺,深插在另一個壯男菊洞內的粗大肉棒開始節律的跳動,一股又一股灼熱的陽精從龍雷體內勢不可擋地噴射出來了!與此同時,騎在龍雷身上的那個壯男也大吼一聲,胯下那流滿了淫液的巨大陽具一陣狂跳,在龍雷發達的腹肌和胸肌上突突地噴出了一道道灼熱的白漿!
  龍雷一連射出了十幾股陽精,抽搐的身體才慢慢平緩下來。交合完畢的兩個壯男已泄盡了陽精。騎在龍雷身上的壯男站了起來,龍雷的陽具從他的陽穴裏滑脫出來,依然傲然挺立著,粉紅的肉棒上沾滿了陽精淫液,粼光閃閃,煞是好看。 另一個壯男也從龍雷被注滿了陽精的陽穴裏拔出了他粗大的陽具,退到一旁休息去了。

  龍雷以為考核已經結束而爬起來,卻被身後另一個等候已久的壯男攔腰抱住,還等龍雷回過神來,壯男猛然挺下身,把他胯下那根早已流滿了淫液的巨大陽具,插進了龍雷那向外淌著陽精的陽穴,開始了一抽一插的交合動作…… ,這時旁邊的另一個壯男也來到龍雷的面前,彎下腰將龍雷尚存有陽精的陽具整根吸入。突如其來的肉體刺激,讓龍雷大口的喘息,而這樣的動作持續了一刻鐘後,抽插龍雷陽穴的壯男直接坐在木塌上雙手抓住龍雷的腰部上下擺動,碩大的卵囊拍打在龍雷的虎臀上,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每次強而有力的撞擊,次次皆撞碰在龍雷的敏感陽心上。而吸吮龍雷陽具的壯男則是自然的繼續彎下腰替龍雷那已經佈滿陽精和唾液的陽具服務。
  而此時,除了退下去休息的兩名壯男外,其餘三名壯男也變換了位置,其中兩個一左一右地吸舔起龍雷因強烈快感而尖挺的深紅乳頭,而龍雷的雙手則是順勢搭在兩個壯男的肩膀上,以便支撐他自己的身體,另一個壯男則是蹲下身體和原本正在品嘗龍雷陽具的壯男一起吸舔起龍雷的陽根,一個張大嘴將龍雷的肉棒放入口中上下來回的吸吮,一個則將龍雷的碩大陽卵含進嘴裡,有時則是一起狂舔含雷的龜頭,有時則是一同把那對陽卵一人一個將其含入嘴中,使的原本佈滿淫液的陽具流出更多陽液而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對於突然奇來的體位變化,龍雷感到異常的興奮,原本粗重的喘息聲也變得更加的急促。漸漸地,龍雷感覺陽心傳來的越來越快的敏感撞擊、兩個乳頭被狂舔、碩大的陽具和陽卵同時被吸吮的滅頂快感,終於讓龍雷情不自禁發出大聲的呻吟:“阿阿阿---”而壯男們似乎受到龍雷狂浪的淫叫聲鼓勵一樣,更加賣力的替龍雷服務起來。
  在近乎半個時辰的爽浪交合下,龍雷已經受不了這樣巨大快感,雙手分別用力的抓住兩個壯男的肩膀,鍛鍊出的一身古銅色肌肉開始緊繃糾結,身體也不禁向上弓起。而此時正吸吮龍雷陽液四溢肉棒的兩個壯男,似乎發覺龍雷的高潮即將來臨,因此更用力將龍雷的陽具上下吸舔。抽插龍雷陽穴的壯男也提高了他的撞擊的速度。終於,龍雷發出男性高潮時的吼叫聲:“阿阿阿---要射......”還沒說完一股一股的陽精就從龍雷的龜頭噴射而出,但還沒接觸到空氣,就已經被等待他高潮多時的壯男全部一滴不
剩吸入口中。而在龍雷陽穴持續抽動的壯男,也因為龍雷高潮時陽穴突然地收緊也將他自己大股大股的陽精注入龍雷的陽穴深處。洩完陽精的壯男也退到一旁和剛洩完精的兩名壯男一起休息,觀看接下來的情形。
  面對於第二次高潮的龍雷而言,似乎耗盡了體力,而將身體躺在木塌上稍做休息,嘴巴則大口大口的呼吸。但是他的肉棒卻似乎沒有因為連續的兩次高潮,而有所變化,依然是尖挺直立的。這時,一個剛幫龍雷口交的壯男躺在他的身旁雙手捧住龍雷的俊臉開始與他熱吻起來,口舌互相交纏發出滋滋滋---的聲音,而一個剛幫他吸舔乳頭的壯男則跨坐龍雷的身上,腰際往下一沉,龍雷的整根陽具突然被壯男溼熱的陽穴全部包住,還未反應過來的龍雷,只覺得一陣緊緻溼熱的快感從龜頭傳到全身。因為與壯男熱吻所以只是發出了一聲小小的呻吟:“嗯---”壯男不管龍雷的反應如何,已經開始用他的陽穴包住龍雷的肉棒上上下下運動起來,發出啪咑啪咑的聲音。剩餘的兩名壯男一個繼續來回舔著龍雷深紅的乳頭,另一個壯男則不知道在哪裡拿出一根塗滿玉脂的透明人工陽具,稍微抬起龍雷的雙腳,將人工陽具一進一出反覆插入那還緩緩流著陽精的溼潤肉穴。龍雷對於突如其來的新刺激,則是發出一些無意義的呻吟。口舌交纏發出的滋滋聲,肉體交合撞擊的啪咑聲,還有從龍雷和壯男們發出的低沉喘息聲,在這微微昏暗黃光下的房間,產生了一種異常淫靡的景象。
  這樣的交合不知持續了多久,本來坐插在龍雷身上的壯男突然把龍雷拉了起來,自己雙腳順勢夾住龍雷的虎腰往後面的木塌躺下,而拿著人工陽具抽插龍雷陽穴的壯男,則把人工陽具抽了出來。來到龍雷的身後,把他碩大的陽根挺進龍雷那已經被撐開的陽穴,取代人工陽具一前一後用力的撞擊龍雷深處的陽心。另外兩名壯男則是一人一邊吸含著龍雷的尖挺乳頭。所以現在是一名壯男正狂插著龍雷溫熱的陽穴,而龍雷則隨著身後壯男撞擊的動作雙手扶住壯男的腰,半跪著抽插著身下的那名壯男。龍雷對於突然再次變換的體位感到異常興奮,嘴裡也發出因為爽浪快感的低吼:“哦哦哦---”
  這樣交合的動作持續了一個時辰,這時原本插人和被插的壯男都和本來含舔龍雷乳頭的壯男們交換位置,雖然又突然再次變換的姿勢,但是龍雷已經被挑起的肉慾快感,已經不管插他或他插的是哪個壯男,現在的龍雷只想要快點達到渾然忘我的爽浪高潮。隨著龍雷和壯男們越來越大交溝的呻吟聲,肉體和肉體之間越來越快的拍打撞擊聲。又將近半個時辰,插著龍雷陽穴的壯男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連帶的龍雷進入身下壯男的速度也變快了,壯男鼻孔加重的粗息喘息聲,說明著壯男的高潮將近了。霎時間,壯男大吼一聲,一股股的陽精爆發在龍雷的陽穴裡面,射灑在龍雷敏感的陽心上面。這時龍雷也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虎腰猛挺,身體一陣快感的筋,口中發出的尖叫聲:“阿阿阿---”大股大股的陽精銳勢不可擋的爆發在壯男的陽穴裡面。而被插的壯男此時也達到了高潮,溼熱的陽精有力地噴灑在龍雷的精壯的胸肌上。而舔著龍雷乳頭的壯男,則用手握著自己粗大的肉棒,進行活塞的動作,將高潮時的陽液灑射在龍雷的每吋壯碩的麥色肌肉上。終於,龍雷達到了第三次瘋狂交溝的高潮,而本來在休息的三名壯男又圍了過來,又開始了與龍雷不同快感的交合......
  夜晚的寢宮極奇安靜,只能聽見壯漢們有力的喘息和男人結實的肉體相互碰撞而發出的劈啪聲……一整晚,七個渾身肌肉的壯男,用他們粗大無比的陽具,以各種體位和姿勢,輪流與龍雷交合。隨著一聲聲雄性的狂吼,一股又一股的灼熱的陽精從壯男們的巨大陽具裏噴射出來,或深深注入到了龍雷的陽穴深處,或淩空激射,飛濺到龍雷赤裸身體上的每一個角落!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快感侵襲著龍雷的每一根神經,陽具的摩擦和陽穴內的抽動將他帶上了一個接一個無法抗拒的高潮!他喘息著,呻吟著,抽顫著,堅持著……終於,在拂曉即將到來時,龍雷疲倦地昏厥過去了…

結束了神龍衛的考驗,雖然龍雷當上了火靈國神龍衛隊隊長,但是對於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性交他還是沒有特別的熟悉,因此處陽王便派前任神龍衛隊隊長-韓猛,一對一教導龍雷真正的禦龍術,所謂禦龍術就是指男人間的性交能力。
這天晚上龍雷接到處陽王的命令,告知龍雷接下來的日子將會由韓猛親自教導他禦龍術,直到龍雷熟悉真正的禦龍術之後再正式接任神龍衛隊隊長的位置,因此要龍雷在房間等待韓猛,其實在龍雷的心裡,他一直很喜歡也很尊敬韓猛,雖然說不出那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但是得知是韓猛要親自教導他,龍雷的心裡不免一陣狂喜。就在此時一陣敲門聲打斷龍雷的思緒,他知道大概是韓猛來了。
「韓...韓大哥。」龍雷有點臉紅的叫道。
「龍弟,我想你應該知道陛下下的命令吧?」韓猛微笑的注視著龍雷道。
「嗯......」龍雷臉紅的低著點點頭,不敢看韓猛。
「不用這麼害羞,上次在木台上不也被全部的人都看光了,別這麼緊張,放輕鬆點。其實這也
沒什麼,在這裡男人與男人性交是非常正常的,而且我們這裡也有許多古傳祕方可以經由男男性交得到許多的好處,而我這次來最主要的目的也要將這套古傳的秘方傳授於你,並且讓你知道這其中的好處。」韓猛慢慢的走向龍雷並坐在他的身旁,拍拍他的肩膀示意要他放輕鬆。
「那...韓大哥,我們要從哪裡開始?」龍雷依然還是不敢抬頭看向韓猛。
「嗯......」韓猛沉思了一下道:「那就從最基本的姿勢開始好了。」
「什麼是最基本的姿勢啊?」龍雷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韓猛。
「就是所謂的口交跟穴交囉。」韓猛直接了當的回答。這時韓猛伸手慢慢解開自己的衣服,露
出了經過長時間訓練出來的結實肌肉,脫完之後也將龍雷的衣物一件件的脫下。「那我們就直接開始了,你千萬要記住,不管你多想要射出陽精,一定要盡量的忍住,否則今天的教導也是白費,明白嗎?」龍雷輕輕的點點頭。
此時韓猛讓龍雷躺在軟塌上面,伸出了他的舌頭輕輕的舔弄龍雷粉紅色的雙乳,慢慢地龍雷的紅乳漸漸的硬挺起來,「韓...韓大哥」龍雷輕聲的叫道。
「放輕鬆現在只是剛開始而已。」韓猛安慰的道,但是他的舌頭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滑到了龍
雷腹部六塊因為緊張而糾結的肌肉,舔弄了一陣子發現龍雷慢慢放輕鬆之後,就更往下滑到龍雷早已硬挺的陽具上面,開始從龍雷兩個巨大的卵囊含舔,然後一路往往上滑過堅挺的根身,最後來到了飽滿的龜頭上面,就在龍雷還來不及反應時,韓猛一口含下龍雷的龜頭,開始上下進行快速的滑動,「阿...」,龍雷對於突如其來的刺激,發出些微的聲音。但是韓猛並沒有在意龍雷的反應,反而更加大嘴上的吸力和速度,加上靈活的舌尖不停的來回於龍雷的龜頭及堅硬的肉棒發出了「滋滋滋...」的聲音,隨著韓猛高超的口技之下,龍雷的龜頭也開始流出大量的陽液,但是這些陽液才剛從龜頭流出就已經被韓猛全部吸入口中,雖然韓猛的嘴裡吹舔著龍雷的肉棒,但是他的雙手也沒有停下,分別伸向龍雷早已堅挺的紅乳不斷的揉捏,帶給了龍雷更多的刺激發出了「恩恩恩......」的呻吟。就這樣經過了一刻鐘的時間,韓猛突然起身從他脫下的衣物裡面拿出了幾樣東西,分別是一罐琥珀色的液體,但是龍雷一看就知道那從北極峰採下的玄玉瓊脂,以及一個圓柱型的軟套,最後是一根模仿男人性器的巨大陽具。
「韓大哥接下來你要做什麼?」龍雷疑惑地看著韓猛問道。
「等等你就知道了,你繼續躺著,我保證會讓你有一次美好的感受。」韓猛一邊回答一邊打開裝有玄玉瓊脂的罐子,慢慢地將玄玉瓊脂倒入圓柱型的軟套中,然後也將玄玉瓊脂分別沾了一些塗抹在龍雷的肉棒跟陽穴上。「好了,我們繼續。」韓猛說道。然後便開始將軟套套向龍雷堅挺的肉棒上,但是當軟套剛套上龜頭的時候,明顯的龍雷的身子輕輕的顫抖了一下,後來龍雷才知道這原來不是普通的軟套,這個軟套外面雖然看似柔軟平滑,但是裡面卻是充滿尖圓不一的凸起,所以才在剛套入龜頭時產生異樣的快感,「舒服嗎?龍弟,這種軟套有一個名字叫做訓陽套,因為裡面充滿許多不平穩的軟凸,可以帶給陽具更多的快感,當然它的目的在於訓練陽具的持久性,因此擁有這個名稱,等等在滑動的過程你會感到莫大的刺激,但是你一定要盡量忍住,如果快達到極限就叫出聲,我會停下來,明白嗎?」韓猛問著龍雷,而龍雷只是輕聲說:「我...我明白了。」「那我要開始了。」韓猛開始將訓陽套慢慢的來回套弄在龍雷的肉棒上面,雖然有玄玉瓊脂的滑潤,但是裡面的軟凸依舊沒有減輕任何的摩擦力,產生巨大的快感,套弄了一會兒,韓猛開始加快套弄的速度,握著訓陽套的手掌也加大握力,使原本還來不及承受這突如其來刺激的龍雷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阿阿阿~~~韓...韓大哥...慢...慢一點。」但是韓猛不但沒有減輕刺激,反而又更重了力道,而龍雷呻吟的更大聲了,過了一會兒,「韓...韓大哥...我...我快受不了了...慢...慢點...」,韓猛知道如果在繼續刺激下去,那麼龍雷一定會因為受不了而射出陽精,所以他暫時緩了緩動作,過了一下子,韓猛跟龍雷說:「龍弟,接下來要進行第二輪的訓練了,如果快要忍不住就叫出來。」龍雷只能點點頭回應。韓猛接下來將身體側躺在龍雷的身旁,伸出他靈活的舌頭開始舔弄龍雷堅挺的深紅雙乳,而他手上的訓陽套又再次開始來回的在龍雷的陽根上滑動,面對第二次更強烈的刺激,龍雷全身的肌肉開始不斷的糾結,而嘴裡也開始發出大聲的喘息,「呼呼呼~~~」,就這樣又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此時龍雷又開始大喊,「韓...韓大哥...我撐不住了,先停下來...」韓猛停下了動作,「韓...韓大哥...我們還要持續多久,我快要忍不住了,我什麼時候可以射出陽精?」龍雷喘息的問道。「就快了,再重複一次這樣的訓練,你就可以射出你的陽精了。好了,休息夠了,我們該繼續了。」而韓猛這次低下了頭伸出舌頭開始用舌尖舔著龜頭冠上的邊緣,手上的訓陽套又再度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來,面對一次比一次更巨大的刺激龍雷漸漸的吃不消了,就這樣又經過快一刻鐘的時間,龍雷又再度大聲的叫出來,「韓大哥,我忍不住了,我可以射了嗎?」「嗯,差不多了,那就射出來吧。」而韓猛此時拿掉了套在龍雷陽根上的訓陽套,直接用嘴含住龍雷即將射出的龜頭上,開始快速的上下吸舔,「阿阿阿~~~我要射了...」一道道的陽精從龍雷的體內狂噴而出,但是還沒接觸到空氣,已經全部被韓猛一滴不剩的喝下去,「呼呼呼~~~好舒服...」龍雷大聲的喘息,「龍弟,很暢快吧,休息一下我們要再繼續下一輪的訓練了。」韓猛對著龍雷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