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少年活體解剖教學

這是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與敵國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差不多快2年。

XX國醫學院地處偏僻,是一所小型的學院。學院里的教學條件和師資完全不能和大城市裡的比,在學的學生一直在一百名以下,教授也沒幾個。

解剖課是醫學院學生必修的重要課程,可是由於學校經費一直很緊張,能購買屍體做解剖的經費有限,聰明的校長讓從低年級到高年級的學生一起上解剖課,共用一具屍體。學生人數和老師人數本來就不多,所以一到解剖課開課的時候,幾乎全院的師生就擁擠在一間教室里,熱鬧而又狼狽。

不過,戰爭雖然給國家帶來了動蕩,但是給全國的醫學院帶來了便利。由全國醫學院組織的隊伍通過前方的部隊用比正常的價格低幾十倍的價格購買戰場上敵軍的屍體用來解剖教學,有時候甚至還能買到活體-即敵軍的俘虜。既然是士兵,所以屍體也好活體也好,都很強壯而且健康,比以前使用老死的屍體進行教學效果要好的多。

這麽好的機會,精明的醫學院校長當然不會錯過,雖然學校囊中休澀,但每次集資的時候校長總會想辦法湊起錢給醫學院組織,每次總能分到點。

那天又到了醫學院組織輪着下發屍體的時候了。傍晚時分,一輛卡車姍姍來遲。醫學院是所有學校里每次出錢最少的一個,所以每次都是最晚得到,也幾乎是挑剩下的了。「沒屍體了,都分光了。」負責分發的士兵看到校長就喊到。「沒了。。。」已經等候多時的校長的笑容彷彿有些凍結。「有一個,不過。。。」那士兵揮揮手,卡車上的另一個士兵推着一個瘦小的人影下了車。「這次屍體不多,所以上面讓我們用些戰俘來代替。別的戰俘都挑光了,就剩下這個。。。鬼知道敵國怎麽會讓他參軍的。。。年紀小了點,你看看要不要吧,不要的話」說完他拿出槍頂着那個小俘虜的腦門,「按規矩俘虜不能留活的,就地解決吧。」「請等下。」校長連忙道,他走上去打量了一下那個俘虜,槍口下那個少年士兵恐懼的睜大眼睛,肥大破爛的軍裝下瘦小的身軀緊張的抖動着。少年個子不高,人看上去又黑又瘦,最多15歲的樣子。「雖然不夠健壯,但是也算是健康的活體了。本校至今沒用過活體進行過教學啊。這個比屍體好多了。」校長滿臉堆笑道,「留下吧,我們要了。」「嗯。」士兵放下槍,把那個少年戰俘推給校長,又道「這次是活體,規矩你懂嗎?」「懂,教學完畢後肯定會處死的,我們會把他的屍體照片寄給總部。」校長道。「好吧,那交給你了,來簽字吧。簽完了我們走了。」士兵道。

準備室里,學校里所有的教師共3名還有校長在商量怎麽好好的使用這個難得的活體材料。一開始說要進行毒性試驗,但是感覺一下子就毒死了太可惜了。而且學校里沒有一具像樣的全人體標本,最好一定會把這個少年戰俘製作成標本的,毒過的人體樣子肯定不好。

校長打量着蹲在牆角里的敵國少年。小小的頭顱,消瘦的臉頰,濃濃的劍眉,憨厚的嘴唇,臉長的很稚氣,樣子像是農村或者山裡來的孩子,看上去非常的質樸老實。「他。。。最多15歲了吧,」看着看着校長略有所思的說道,幾乎是自言自語的「15歲。。。應該開始發育了?不知道。。。。還是不是。。。處男?」

其它3個教師彷彿從校長的話里領悟到什麽,任何試驗材料的運用都要針對材料本身的特點下手,對於一個不到15歲的男性活體,沒有什麽比青春期發育和性功能試驗更好的了。教師們都佩服校長的精明和老道,均點點頭表示同意。

「先別急着定,先剝光了看看發育了沒有吧。」一名老教師說道。

「是啊,先對活體進行檢測一下再說。大家動手吧。」校長點頭道。

戰俘少年聽到動靜,驚恐的抬頭看着面前的幾個中年人走近,剛想說些什麽,嘴上便被用麻醉劑浸過的紗布捂住,少年掙扎了幾下,猛吸了幾口氣,慢慢的軟了下來。少年戰俘的身體很輕,4個人合力毫不費力的將麻醉狀態的他抬上了準備台,打開了聚光燈。將少年戰俘背後綁着的繩子除去後,幾個人很快的,把少年身上破爛的軍服,鞋子和帽子褪乾淨。敵軍的日子也不好過,軍服底下連內衣內褲都沒有,軍服和軍褲一剝,戰俘少年便全身赤裸了。

將少年的身體在準備檯子擺平後,校長和幾個教師們開始以專業的眼光仔細的觀看他的裸體起來。校長不由輕輕的讚歎道:「這身體真美啊。。。」 平時看慣了肥胖臃腫的老年屍體,或者是粗壯的成人屍體,聚光燈下的幾位都被眼前這具洋溢着少年獨有特徵的清瘦無毛的乾淨軀體所吸引。少年的皮膚黝黑,精壯而瘦,身上沒有強壯的肌肉但是全身筋骨線條分明,薄薄的皮膚底下血管清晰。少年腳底和手指上都有了老繭,說明經常在山上活動或是在田裡作業,這些使他肩膀和胸部的肌肉隱隱約約有了點大人的樣子。身體正面從乳溝處一條清晰的正中線一直延伸到肚臍,兩邊是少年特有的沒有一點點贄肉的平整微凹的腹部,呼吸間腹部肌肉若隱若現。大腿肌肉摸上去結實有彈性,小腿細長。

敵國地處寒冷地帶,那邊的人種體毛都比較稀少,這個少年戰俘更是全身乾乾淨淨,沒有一點體毛,校長特意舉起胳膊看了看,腋窩下也沒有開始長毛。教師們把少年的兩條腿分開,開始檢查生殖器的發育情況。

戰俘少年應該是剛發育沒多久的樣子,陰部只長出了一小撮顏色很淺的黑毛;生殖器發育良好,陰莖粗而長,尺寸在同年齡的孩子中屬於比較大的;陰莖前端有一半包皮,一半龜頭已經露出來了,校長用手翻開包皮,把淡粉色的龜頭整個露出來,聞了聞那股少年特有的微騷臭味,笑了笑道:「是尿味,沒有精液味道,這男孩至少最近沒有過射精。」戰俘少年鬆軟的陰囊里兩隻睾丸沉沉的下垂在大腿中間,校長掂掂睾丸的份量,又摸了摸少年會陰處漲鼓鼓的肌肉,感受那部位給手指的彈力,笑笑道:「不出意外,敵國來的農村或者山裡來的孩子,這類少年不像城市裡的容易早熟,到了18歲甚至20歲都沒有過性經驗,眼前這個活體材料十有八九還是個處男呢。」

對活體檢查完畢,眾人一致認為這個少年活體處於青春期發育中期,發育至今應該有一年左右的時間了,性器官發育健康良好,完全符合教學實驗的要求。於是教學的課題也就隨之定了下來,校長分配了工作,一個去準備教學時用的器材,一個負責對活體的清理和準備工作,另一個去着手備教學書面材料。對於開校以來第一次有活體參加的大課,校長興緻勃勃的準備親自上這堂課。




少年戰俘被綁在準備台上過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負責準備工作的教師帶着一名強壯的保安走進準備室。少年雖然還未成年體格也不夠強壯,但是總是當兵出身,為了安全考慮,負責安全的保安配備了手槍。

保安將一根準備好的鐵鎖鏈套進戰俘少年的脖子上,另一頭抓在手裡,然後將少年身上的繩子解開,拉動鐵鏈並掏出手槍指着,示意他從準備台上爬下來。少年看着黑洞洞的槍口,知道無力反抗,乖乖的爬了下來。

7點半,戰俘少年被帶進清洗室做解剖教學前的全身清理。平日里只用冷水洗刷屍體的清洗室,今天特別用鍋爐燒了滿滿一池熱水。

在戰場上幾個月不洗澡是常有的事情,戰俘少年全身又黑又臟,解剖教學開始前必須把這個活體材料全身清洗的乾乾淨淨才行。負責準備工作的教師先讓人把戰俘少年剃成光頭,修剪他手腳過長的指甲,然後2名工人一個開始用水管沖洗少年全身,另一個用刷子和肥皂仔細洗刷他身上每一寸污垢。清洗工作整整做了半個多小時。結束後戰俘少年被迫在熱水中浸泡45分鐘,熱水有利於幫助他全身肌肉鬆弛,更重要的是熱水浸泡能增強男性性活動能力,對稍後要進行的醫學教學實驗有幫助。

清洗工作完成後,戰俘少年被送回了準備室,校長和剩下幾名教師已經等在那裡了。校長今天情緒特別好,走近少年,摸摸他的光頭,用生硬的敵國話說:「孩子,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我們只想讓你配合我們上一堂課而已,好嗎?」

少年不太理解校長說的話,睜着兩隻清澈烏黑的眼鏡的看着眼前貌似慈祥的中年人。他從校長手中接過一件對於他來說過於肥大的白大褂,穿在濕漉漉的身上。有了衣服穿,戰俘少年緊張的心稍微平靜了下來。

校長看看手錶,馬上9點,快到開課的時間了。「我們走吧」說完校長帶頭走出了準備室。

教室里全校將近90名高低年紀的學生昨天晚上就接到了臨時加課的通知,現在都已經就坐完畢。學生們都聽說了今天要用活體進行解剖教學,有生以來第一次觀看活體教學,每個學生都顯的有點興奮和好奇,都在嘰嘰咕咕的討論着。

除了原先就有的,教室當中的那張大理石解剖台外,很多學生都發現了天花板上被新按了一個滑輪,一根繩子從當中穿過,繩子的一頭是一副皮套子懸在半空,學生們猜測是用來捆綁實驗用的活體材料的。

9點整,校長一行準時走進了教室。校長滿面笑容的走到教室中央,保安拉着少年戰俘尾隨其後,另外3名教師作為助手站立在旁邊。

學生們注意到保安手裡的鎖鏈以及鎖鏈另一頭的那個消瘦黝黑丶神色慌張的少年,從昨天晚上起一部分學生就開始猜測活體解剖的對像是個戰俘當兵的,肯定是個身體強壯的猛男,卻沒有想到居然是眼前這個比自己年齡還要小5丶6歲的「小不點兒」,剛剛安靜下來的教室里又開始了嘰嘰咕咕的討論聲。

緊張又怕生的少年看着近百雙眼睛注視着自己,不由自主的蹲下身,把頭埋進自己的手臂里,不知道接下去要發生些什麽。

校長保持臉上的興奮的表情,示意學生們安靜下來。「同學們,」校長開始了他的開場白,「我高興的告訴大家,今天我們課的內容,是開校至今從來沒有過的,甚至可以說,我還有這幾位在場的教師們在讀書的時候都沒有體驗過的活體解剖實驗,這是個非常珍貴的機會,所以我希望在座的所有同學們都珍惜這堂課,用最認真的態度來聽講。」校長鄭重的態度使得剛才還在輕聲討論的學生們個個停止的說話,都端坐好了身體,開始認真上課。

校長向保安使了個眼色,保安會意,拉緊了手中的鎖鏈,由於脖子疼痛,戰俘少年不得不站立起身子,明亮的教室燈光下學生們都可以看到少年的身體由於緊張過度而不住的發抖。

「這個就是我們今天用於活體解剖的材料,一名來自敵軍俘虜的男性戰犯。雖然他的年紀比在座的還要小許多,但是戰犯畢竟還是戰犯,或許他手上也沾染過我們士兵的鮮血,他終究逃脫不過被制裁的命運。雖然他不是自願來做我們解剖課實驗的活體材料,但是比起在刑場上處死來說,也算是他為我們的醫學事業做出了貢獻了。所以我要求每個學生不要因為活體材料的年齡關係而產生誤解,要把眼前的這個俘虜當作和平日里的屍體一樣的實驗材料來看待,大家明白嗎?」精明的校長早就猜到學生們剛才在背地裡低估些什麽了,聰明的他三言兩語的就把學生們尚存的猶豫給打消掉了。

「現在開始切入正題了。」校長道,「這名活體的年齡大概在15歲左右,大家都知道15歲正是青春期發育的階段,所以根據實驗活體的年齡特徵,我們這次解剖課的主題就是 青春期少年的性發育和性功能研究以及男性生殖器管的解剖。」聽完,男學生們開始露出興奮的表情,女生們則臉上露出靦腆的樣子來。

老練的校長善於活躍氣氛,很容易的抓住學生們的情緒,有點賣弄的說道:「根據昨天我和幾個教師對活體的檢查,這個男孩還是個所謂的處男哦,今天課上要對他做射精實驗,所以用俗話說,今天要讓他破處呢。」話音剛落,底下便鬨笑起來。剛有靦腆之色的女生們的臉變的更紅了。

「好了。」校長等教室里安靜下來道,「現在正式開始上課。首先先讓活體裸體,大家先仔細觀察下他這個年齡階段的身體特徵和平時我們解剖的屍體有什麽區別。」

說完,校長轉過頭去,用敵國話對戰俘少年道:「小夥子,能不能把衣服脫掉,讓大家看看你的身體啊?」

少年聽完,下意識的看了看座位上的女生們,一臉的緊張和慌亂,使勁的搖着頭。情竇初開的他已經不是什麽都不懂了,知道什麽是羞恥了,別說是有女生在了,就算全是男生,被那麽多隻眼睛盯着脫光衣服,肯定會感到羞愧難當的。

「孩子聽話,我們不會傷害你的,只是要看看而已。只要你肯合作的話,很快會放你回去的。好不好?」校長說完,向保安使了使眼色。

保安掏出手槍,用槍口頂着少年的太陽穴推了好幾下。戰俘少年滿眼無奈和羞澀,過了好一會兒,才解開白大褂的扣子脫了下來,一隻手把衣服扔到地板上,另一隻手還不忘的捂住自己的下體。一絲不掛的少年羞愧的躲着近百雙眼睛的注視,頭垂的低低的。

「敵國北方男性,黃種人,年齡推測為15歲。身高1米68,體重46公斤,中等身材。皮膚有光澤,膚色微黑,輕度體毛甚至是無體毛,表面體征看健康無任何疾病。」校長觀察着少年的身體,職業性的說著。

「現在請大家說說,從身體上看,這個活體和成人或者是兒童相比有什麽不同的地方?」校長問道。

「他很瘦,但是又不同於小孩,身上線條輪廓還是很清晰的。」一個學生道。「他看上去沒成人那樣強壯,但是肌肉啊筋骨啊都挺有點大人的樣子了。你看他的腹部肌肉都比我的好,不用力都那麽明顯。」一個學生道。「那是因為你肚子上肉多看不出來啊。」另一個學生偷偷補充道,底下又有了笑聲。

「呵呵,」校長微笑道,「剛才幾個同學說的都很對。這個活體年齡15歲,正處於青春期發育的中期,從身體上看,少年的特徵非常明顯,估計從開始發育到現在應該有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處於青春期發育的男孩骨骼和肌肉開始變粗,個子也開始長高;這個男孩子以前應該是從事體力勞動過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出他身上的肌肉和筋骨已經有點大人的樣子了。至於剛才那位同學說的腹部肌肉明顯的問題,」校長用兩個手指夾起少年腹部的皮膚道,「那是因為這個年齡男孩身體的脂肪很少,肌肉顯現的明顯的關係吧。」

「說到青春期發育我們不得不研究青春期男性性徵發育,接下去我們結合男性外生殖器的結構來研究一下。」校長說完,向保安等人揮了揮手。

半空中的皮套子垂了下來,保安拉住鎖鏈讓少年靠近那個皮套,一個教師走過來抓住少年的雙手想要把它們套進去。一直捂住下體的少年眼見自己的最後一道防線也要沒了,掙扎着向後縮去,不由自主的喊着「不要啊!!」可是終究比不過大人的力氣,他的雙手被牢牢的綁進了皮套子里,隨着滑輪的滾動,少年的雙手慢慢舉過頭頂。為了使戰俘少年無力反抗,校長示意再拉起來,少年的雙腳慢慢的離開了地面,被赤條條的吊了起來。

少年無力的掙扎着,面對那麽多雙緊盯的眼睛,少年面露十分痛苦的表情,緊緊的閉住了雙眼,把臉使勁的上仰以躲開眾人的目光。

校長拿出教棒,指着少年微微凸起的喉結說道:「在青春期發育期間,男性在雄性激素大量分泌的影響下,會有第二性徵的出現,比如這個少年活體的喉結,雖然比成人男性的小許多,但是已經有了點樣子了,隨着發育的增長,聲帶會慢慢變粗,聲音也越來越低沉。」他邊說邊用教棒點了點少年嘴唇旁邊道,「第二性徵還包括鬍子,這個少年活體不是很明顯,但是如果仔細看還是可以發現他嘴唇旁邊長出了些很淡的毛,隨着時間的推移會慢慢變多成為鬍鬚。」

「剛才說完了第二性徵,現在說說主要的。青春期發育中男性變化最大的就是生殖器的變化了。大家請注意觀察他的生殖器部位。青春期發育中還是因為雄性激素的作用,男性的陰莖會變大變粗,睾丸體積增大,同時會長出陰毛。」校長用教棒撥弄了幾下少年戰俘淺淺的陰毛道,「你們看,這個少年活體屬於體毛稀少的那種,雖然不多隻有很淺的一小叢,但是這是已經開始發育的最好的證據了。」

「男性的生殖系統包括陰莖丶陰囊丶睾丸,以及輸精管丶附睾丶前列腺等,」校長邊道邊用手抓起少年厚實的陰莖,這時候學生們都明顯的看到少年全身肌肉猛的抽緊並不住顫動着。

進了教室開始少年一直很緊張那麽多人要對自己做些什麽,從讓他脫光衣服起少年就隱隱約約感到事情有點不太對勁。當少年最不想讓人碰的那部位被校長一把抓起來時,少年徹底崩潰了,羞辱的淚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校長哪裡管那麽多,繼續講解道「這就是陰莖,它由尿道和三條海綿體組成,前端膨大成為龜頭。這個少年活體的陰莖有些包皮,屬於正常現像,青春發育期以後隨着陰莖發育包皮逐漸後退,露出部分或整個龜頭。」說著校長用手翻開包皮,露出淡紅色的龜頭,道,「性興奮的時候,陰莖勃起,包皮後退,龜頭自然露出,只要不藉助外力能夠露出龜頭的,都是健康的完全可以進行性生活。」

「成年男性陰莖正常長度未勃起時為3-10厘米,勃起長度為8-20厘米」校長說完拿出尺子量了下少年俘虜的陰莖,道「這個少年活體的陰莖未勃起長度為7厘米,在同年齡的男孩里算是很優秀的了,說明他性發育比較良好。過會兒我們將測量他勃起的長度。」

校長接着從少年夾的緊緊的雙腿中拉出陰囊,掂掂裏面的份量,道,「這是陰囊,睾丸就在裏面,睾丸位於陰囊內,左右各一個。睾丸是男性重要的生殖器官,它的作用是產生精子和分泌雄性激素。這個少年活體的睾丸發育良好,份量沉重,由於我們推測他還是處男,所以從青春期發育開始至今,除了遺精外,他的精子都應該很完整的保留在這兩隻睾丸裏面。」

「內生殖器以及外生殖器的內部構造我們過會兒在解剖的時候詳細介紹。現在我們來說說勃起和射精。」校長邊用教棒點着少年身體的各個部位邊道,「當男性處於性興奮時,動脈輸血量增大,靜脈輸血量減小,使陰莖充血膨大,這個就叫勃起。男性身體的性興奮區域很多,讓我們來實驗一下。」說完,校長戴上手套,慢慢撫摸少年淡黑色的乳頭。處男的反應的確是非常的靈敏,少年雖然千萬個不願意,可是身體不聽使喚,在乳頭的刺激下陰莖開始微微的膨脹起來。座位裏面的女生們開始不好意思的垂下頭,而男生們則看的津津有味。

由於緊張並且是被逼迫的,當校長停下手的時候,戰俘少年半勃的陰莖又軟了下來。校長又開始在少年陰囊和陰莖部輕輕的撫摸着,這次反應比乳頭更加迅速,陰莖很快的膨脹起來。

校長微笑着放開手,道,「我們說過,這個實驗活體還是處男,性反應區域對刺激感應的很迅速。其它部位如同大腿內側,耳根,肛門等我們就不一一做實驗了。」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男性的射精。我們說過這個少年俘虜處於青春期發育階段,從發育開始一年左右,根據推測沒有過性行為和射精。我們接下去要研究的就是他勃起後的長度以及射精能力的檢查。為此我們需要使他完全勃起並且進行射精,剛才他那是半勃,還算不上是完全勃起。當然我們這個小朋友是不會配合我們表演射精的,那我們怎麽辦呢?」

喜歡賣弄的校長笑笑示意一名教師搬出來個有鐵餅底座的東西,底座上面是根細細的金屬棍,塗滿了油,校長道:「我們說過,處男是經受不住刺激的,一有點刺激就非常有反應了。我們就藉助這個小道具,通過刺激少年活體的前列腺來達到目的。」說完,教師便開始動手了。

這個實驗的準備需要很高的技巧性,一名教師把金屬棍座立起來放在少年身體的下方,另兩個一個抓住少年的一條腿往兩邊拉,少年使勁掙扎着,但是還是兩腿被大大的分開。身體底下的教師用手撥開少年的屁股露出肛門,把塗滿油的金屬棍頂進他的肛門一點點,少年便痛的喊了起來。那個教師扶住棍子,然後示意控制滑輪的人慢慢放下繩子,少年的身體由於重力一點點下降,肛門裡的棍子也因為撐不住身體的重量慢慢的叉進直腸里,初次被「自己」叉的少年如同被刀割一樣的慘叫起來,屁股裏面火辣辣的疼痛。

金屬棍叉進去一部分的時候,抬着少年雙腿的人便放開手。當少年的幾個腳趾剛剛碰到地面時,滑輪便停住了。少年正好處於一個非常難受的位置,他被吊了半天雙手已經開始發麻了想站着放鬆下手臂,但是向下的話肛門裡的棍子會更加往裡面叉入變的更加疼痛,少年拚命的掂着腳尖,腹部和腿部的肌肉崩的緊緊的煞是好看,他的兩腿也顧不得夾緊遮羞了,分得開開的。他疼痛的扭動着細窄的腰身,滿臉痛楚,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棍子在他的身體里被他自己的力量緩慢的抽動着,前列腺受到了刺激,學生們明顯的看到他的陰莖在慢慢的膨脹起來。

學生們被這個巧妙的設計給吸引住了,有人開始為聰明的校長鼓掌。

校長點點頭,笑道,「這個還只是開始,這個樣子是沒辦法使得少年活體最大勃起和射精的,為此我們要給金屬棒通點,讓電流給於更加強烈的刺激來達到目的。」

說完,一名教師開始向金屬棒加電。剛才還是在緩慢扭動身軀的少年俘虜,這下子全身顫動起來,身體前後小幅度的擺動,慘叫變成了低沉的悶哼聲,沒幾秒種,下體劇烈的膨脹起來,包皮褪了下去,陰莖在兩腿之間直挺挺的聳立起來,頂端向上翹着,略微帶着弧形。隨着電流加載時間的增加,淡紅色的龜頭顏色變的紫紅,尿道口微微張開,少年身體里早已積蓄過剩的前列腺液聚集在龜頭最前端,然後滴下,又慢慢滲出,再滴下。大多數男生看到這麽強烈的勃起,褲子里都有點硬了。而女生們則更加不好意思的漲紅了臉蛋。

痛楚的少年圓睜的眼睛,他垂頭就可以看見自己膨脹的下體。除了在睡夢中勃起過,從未打過手槍他從出生至今沒有親眼看過自己的陰莖可以有這樣的變化,痛哭着求饒道「不要啊!放了我吧!」

校長把少年的身體側轉過來,讓學生們從側面能更好的看到陰莖勃起的樣子,道「你們看,現在這樣才是這個少年活體的完全勃起。大家可以看到這個陰莖勃起後向左邊偏,這是正常的,大多數男性都有向左或者向右偏的現在,那是左右兩條海綿體發育不對稱引起的。另外,陰莖勃起後與腹部成個角度,一般為20到40度,這個少年活體的角度為35度,偏高點,不過也是正常的。也有可能是第一次那麽興奮勃起過度也有可能。」

校長又拿出尺子測量了少年的陰莖,道「勃起後長度為15厘米,直徑2.9厘米,龜頭直徑3.6厘米,非常的好。這個尺寸在同樣年紀的男孩里是很高的了,甚至有的成人都沒有他高。所以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這個少年活體的青春期性發育非常良好。」

說完,校長還是扶着少年的身體保持側面對着學生,向那邊的教師點了點頭。那名教師加大了電流,少年在強烈的刺激下不由自主的發出「啊~啊~」的喊聲,學生們看到少年的臀部大腿和腹部如同抽筋一般,高高勃起的陰莖好像有隻手在撥弄一樣的一起一伏,很快的,在陰莖一次上升的過程中一股半透明的液體從尿道口激射而出,噴的很遠;陰莖再下沉,再次上升的時候又一股飛射而出,如同泵一樣反覆了好幾次,地板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白線。

校長示意減弱電流,少年的全身肌肉鬆弛下來如同脫力,但是由於電流沒停,他的陰莖還是高高的聳立着。

校長解釋道:「剛才大家看清楚了嗎?射精就是在全身肌肉的運動下,睾丸里的精子伴隨前列腺液體從尿道噴出的過程。射精是個大運動的過程,射精完後許多男性都會感到非常疲勞。正常的射精時間是幾分鐘到幾十分鐘,我再重申一點,這個少年活體還是處男,這次射精我們可以稱作為初精。處男的初次的特點就是又快又多。精子的生產周期是一個月左右,而男性的一次射精並不會將睾丸里的精子全部射完。我們接下去將保持這個少年活體的勃起狀態,每個10分鐘讓他再射精,來檢測他最後一共可以射多少次精。」

過了10分鐘後,教師再次加大了電流,已經滿身是汗的少年又一次強烈的抽搐起來,這次比前一次用的多一點的時間,最後還是射精了,量也比前一次少了。

結束後少年已經筋疲力盡了,全身酸痛,由於劇烈的顫動引起的摩擦,叉入肛門露在外面的金屬棍上有鮮血流了下來。少年睜開滿眼是淚的眼睛,無力的向校長喊道,「殺了我吧,別再要了。。。」

長時間的電流刺激使得少年陰莖前的龜頭漲成了醬紫色,第三次的射精明顯要少了許多,到了第四次少年已經開始兩眼上翻露出白色,精液是從尿道口流出來的。最後一次的時候幾乎沒有精液了,開始流淌鮮血。

校長道:「現在我們知道,這個少年活體在高強度刺激下可以連續射精5次,射精的質量一次比一次差。射精實驗可以結束了。今天的活體實驗部分已經完成,接下去我們進行活體的生殖器解剖部分。」

少年俘虜的身體被放了下來,奄奄一息的他都沒站住就背朝天的倒在了地上。教師們把血淋淋的金屬棍從他的體內抽出來,解開他手上的皮套子,然後把他抬到了解剖台上。血跡斑斑丶一絲不掛的少年戰俘仰面平躺在解剖台上,已經被電的氣若遊絲的他微微睜着眼睛,根本沒有動彈的力氣。

校長用解剖刀的刀尖在陰囊下方會陰處挑開一個小口,然後用剪刀沿着中線將陰囊剪開。講台下的學生們瞪大了眼睛,聚精會神的觀看。校長用裏面擠出個帶着血絲的卵圓型的東西,用刀剖開,由於劇烈疼痛使得少年又一次掙紮起來,校長笑了笑道「解剖屍體習慣了,竟然忘記了麻醉。」他讓幾個教師壓住少年的身體,又道,「大家看,這就是睾丸。與剛才沉墊墊的樣子不一樣,過度的射精使得睾丸乾癟。這裏面是曲細精管,是用來生產精子和男性雄性激素的地方,如果睾丸被切除,男性的性徵就會逐漸消失。」

說完了睾丸,校長又用手術刀在龜頭部分劃了一圈,剝下龜頭以下的陰莖皮膚,露出內側的肌肉道:「你們看,比正常情況下的勃起,他的陰莖肌肉充血過多,已經有些細小血管開始出血,一部分肌肉開始僵化。再看看這裏,」邊說邊用刀割開肌肉,用刀輕輕挑起一條白色的管子,「這是輸精管,正常情況下,在射精完畢後留在管子里的精液要麽繼續流處,要麽流回睾丸,可是你們看看這根輸精管中充滿了精液,只是由於陰莖肌肉充血時間過長,肌肉僵化導致暫時失去收縮能力使得其中的精液無法流動。」

切割生殖器的過程中,雖然已經毫無力氣的少年還是因為疼痛引起的神經反射掙扎的直起身體,都被幾個助手們壓下去了。

「可以上麻藥了。」校長讓一名教師麻醉少年俘虜,沒用多大功夫也沒有什麽掙扎,少年便一動不動的躺着了。校長一刀從肚臍切下去,順勢拉到陰部,少年的脂肪非常少,皮切開了緊貼着就是肌肉,切開肌肉露出底下盆腔的內臟,校長開始詳細講解起內生殖器官來。

快到下午一點了,課才剛剛結束。全體學生都學的似乎忘記了飢餓。

等學生們都走了,校長和教師們開始了最後的工作。他們切開少年戰俘的胸腔和腹腔,挖出還在蠕動的內臟,給屍體拍了照作為處理完畢的證據後,他們將屍體清洗乾淨後填補了防腐劑和別的材料,一直工作到傍晚。

第二天學生們發現,他們昨天上解剖課用的那個少年活體材料已經被製成了個全身標本,放在解剖室的角落裡,因為還很新鮮,看上去栩栩如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