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軍人祭典 - 精祭

軍人祭典

軍方一直有個忠誠的信仰,那是屬於男人的信仰,嚴禁女人出場的神聖儀式。"精祭",這是軍方每年都要舉行的重要儀式。若遇到戰爭時,更要擴大舉行,而所供奉的神,就是戰神。

每年十月的月圓之夜,軍方都要舉辦一次祭典,以保護這個國家的平安。所有參加的軍人及戰俘必須以強制式軍用貞操器束縛陽具七周。軍用貞操器構造簡單,它是一種特殊塑料,鎖住陽具之根部及整條陰莖。由於軍人及戰俘在任何時候都無法觸摸自己的陽具,如此嚴格克制射精,對任何男人皆是一種殘酷的考驗。因此,進行絕對的貞操禁欲必要實施每日十八小時之兩棲蛙人體能戰技操練,藉汗水宣泄過剩之精力及性欲。這樣終日筋疲力竭地操課,軍人及戰俘每夜只得熟睡六小時,根本無心照顧自己的寶貝陽具。貞操禁欲、體能戰技訓練時,每晚只能集體脫去白色蛙鞋及黑短褲、接受三分鐘的強烈水柱衝洗,然後迅速就寢。只有在精祭前的那天晚上他們才能澈底沐浴淨身。經過禁欲之軍人,在戰場上特別能展現男性之英武,讓敵人望而生懼。經由貞操禁欲,在戰場上誘導士兵陰莖勃起,可爆發雄性特有之勇武,奮力殺敵,這是戰神致勝之密訣。

精祭當天,需要20位戰俘的精液裝滿戰神的酒杯;20位蛙兵的精液塗滿戰神的戰矛。200位體格魁武、禁欲七周的陸戰隊兩棲蛙人以跪臥挺腹之姿勢,接受戰神的精獸強制取精,不斷地將精液射在代表帝國的沙漏中,不能讓它漏光,而沙漏底下需要10位海軍爆破部隊精選之壯男、全身赤裸,雙手向上用S腰帶吊起,身體浸在精池中。同時,10位精壯結實,相貌陽剛的戰俘,要獻上他們的驅體當祭品。他們經貞操器禁欲七周、沐浴淨身之後,以束環緊系陽具之根部,並使整副陽具支撐兩顆共重兩公斤之手榴彈。此時,戰俘的陰莖極度腫脹,露出紫紅之龜頭。戰俘被吊在帝國的沙漏上方,由戰神的祭司對他們施行酷刑,並不停地獻上他們鮮熱的精液,與因酷刑所流下的汗血,川流不息地流入帝國的沙漏中。而其餘所有的軍人,不管成年或未成年,都必須接受戰神的一只精獸連續3次的強制取精。

終於到了月圓之夜,國防部長早已在全國選出1000位勇猛軍人來參加"精祭"。能參加這每年一度的盛典,是每位軍人無上之驕傲。他們集合到聖地,由戰神的遺族來擔任祭司。所有軍人都因精祭前之兩棲集訓而有著英挺的胸膛、古銅色的皮膚,無論軍士兵皆一律理小平頭,穿著迷彩褲,野戰鞋,系S腰帶,打綁腿,赤裸上身,手持步槍快跑答數至祭壇。接著,他們以震天的殺聲為戰神獻上精湛的刺槍術表演,然後上刺刀,立正向戰神行禮致敬。

時晨已到,戰神的祭司替所有軍人卸下貞操器,並為他們以束環緊系陽具之根部。指揮官下達稍息令後,數位祭司拖著鐵煉,拉著20位赤裸上身,下體覆著橄欖色黃埔大內褲,手背上了手銬的結實戰俘,走向聖杯的祭壇上。此時帝國的沙漏正源源不斷流下兩棲蛙人的精液,覆滿海爆壯男雄偉的身軀。戰俘的手向上,被固定在20根木樁上。祭司一邊念祭文,一邊拿著藥膏塗在每位戰俘的胸腹及背部,並寫上咒文,另一種藥膏塗在壯男硬挺的乳頭上,並用銀針蘸了藥膏扎進他們硬挺的乳頭並給與數次搓揉。只見每個結實的祭品面紅耳赤,挺直的陰莖早已突出黃埔大內褲,不斷地抖動。戰俘的驅體對於祭司的些微刺激都興奮異常。祭司用是一種非常強的春藥,會滲進皮膚,塗在乳頭上更厲害,藥物會不停地猛烈刺激乳頭,讓陰莖勃起。此時,在祭壇上的戰俘早已失去了理智,沉溺於淫欲之怒火中,寬厚的胸肌和凹凸分明的腹肌急劇地起伏。接著,祭司拿著一把利刀,將所有戰俘的黃埔大內褲割裂,再替戰俘卸下貞操器。戰俘被扒得一乾二淨,20條健壯男體赤裸裸地吊在祭壇上,粗大陽具因春藥刺激而通紅高舉,垂著20袋膨脹發亮的陰囊。祭司以S腰帶緊緊扎住戰俘腰部,並用束環緊系陽具之根部,將整只陽具順著束環以一條黑色系帶用力向上提起,固定在腰帶的扣環上。戰俘的陽具受此束縛,透明的液體不停地自龜頭上方湧出。仰望這麼完美誘人的驅體,台下所有軍人興奮不已,不停發出叫好聲,陰莖勃起突出野戰褲。此時,戰神的精獸為所有參加之軍人做連續3次的強制取精,軍人的陽具依舊勃起硬如鋼鐵。他們舉槍原地答數跑步,聲音響徹雲霄。

就在震天的答數聲中,祭司一人捧著聖杯跪在戰俘的陽物下,一人拿著不同的藥膏塗抹在男體的陰莖和陰囊上,又將銀針蘸了藥膏扎進戰俘們的馬眼,令藥效更直接地發作。戰俘受到強烈刺激而發出陣陣吼叫,不停地扭動他的身體,結實的肌肉一棱一棱地凸起,但身體已被牢牢的固定住,只能任人宰割。他們感受到陰莖被萬根舌頭不停的舔舐,陰囊被人用力搓弄,再加上乳頭藥膏猛烈的刺激,他早已在射精邊緣,全身肌肉強烈收縮、露出勁暴的血管。強烈扭動使心跳加速和流下的汗水只會造成藥效的加速與加強。祭司看著他痛苦的表情,撫弄著他毛細孔大開,異常敏感的乳頭;再看著他那根爆滿青筋堅硬粗壯的陽具,和腫脹成紫紅色,瀕臨爆炸的龜頭,馬眼還不停地流出透明的黏液,整根陰莖不停地抖動著。只要是男人都知道,這時只要接受到一點點的刺激,濁白的精液馬上就會傾泄而出。一位祭司手中拿著一個奇特的聖物,將它套在戰俘粗長烈紅的陽具上,念了道咒語。只見戰俘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的吼叫聲,全身肌肉緊繃,脖子粗紅,乳白色的精液不停地由腫脹的紫紅色龜頭噴出。另一位祭司馬上以聖杯將他所射出的精液接住,並用手努力榨乾那根肉棒最後一滴精液。祭司就這樣輪著20條男體,每個都接了七道男精。由於戰俘久經禁欲,戰神的聖杯不一會兒就盛滿濃熱的精液。祭司的秘藥真的太強了,20條男體被綁吊在木樁上,仍沉醉淫欲中,陽具從未低頭。每隔一段時間,鮮熱的精液還是不停的激射而出。祭壇滿是鮮腥的精液。只見精獸迅速吸走戰俘源源不斷之遺精,將其彙入帝國的沙漏中。

接著帶進的是20位蛙人,這些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處男。他們迅速集合至戰神放置戰矛的祭壇,著紅短褲,白色蛙鞋,右小腿緊系刺刀,小平頭、戴蛙鏡,全副蛙人裝扮。首先獻上整齊劃一、動作清脆的蛙人操。然後赤膊挺胸被綁在20張團團圍住槍頭的椅子上。祭司讓他們每個人喝下聖杯中的鮮熱之男精。五分鐘後,他們身體開始起了劇烈反應:滿臉通紅,體溫升高,汗流如雨。祭司用刀將他們的紅短褲全部割裂,露出他們的被貞操器束縛之性器。祭司替蛙兵除去貞操器之後,祭司在龜頭及陰莖塗上黏液,蛙兵的心感受到來自戰神的強烈撫觸,他們的陽具從未經歷如此震撼的刺激,因而顯得極度亢奮。蛙兵表情顯得滿足,榮耀地接受這份戰神的恩賜。突然,祭司對著祭壇中間的一個沼澤,丟下一把火炬。在火熄滅的同時,從沼澤中伸出了一條條紅色的不明生物,快速地衝向蛙兵的性器與乳頭,貪婪地吸吮著。年輕的蛙兵有點承受不住這樣的令人窒息的刺激,不停地發出慘烈的呻吟。戰神的精神透過這群處男的狂烈呼號,震懾所有參與精祭的軍人。他們的心如萬馬奔騰與蛙兵有著同樣的感受;頓時,濁白的精液不停地被這不明的生物吸出,集中在這怪物的透明胃袋中。20位蛙兵不停的射精,怪物的胃袋可以清楚的看見白色的精液,蛙兵已經快受不了。這麼強烈的刺激,已有人昏厥過去,但怪物還是硬由他的性器吸出精液。祭司們拿起了法杖,制服怪物,將裝滿男精的胃袋,朝戰神的戰矛刺下,精液馬上流滿整只戰矛,戰矛發出了銀色的光芒,空氣中彌漫著精液的味道。

此時,200位兩棲蛙人射出的精液幾乎已填滿沙漏的底層,由於久經禁欲,加上先前祭司對他們用了強力的催精藥,使他們的前列腺和睪丸不停制造精液,源源不絕為沙漏灌注他們的精華。由於沙漏上方不停流下兩棲蛙人的精液,幾乎把吊在沙漏下面的10位海爆壯男的頭部也給淹了,為了避免窒息,海爆隊員們只好張嘴把蛙人鮮腥的精液吞下。不過由於服下催精藥蛙人射出的精液裡也含有催情的成分,因此當海爆壯男們吞了大量的精華以後,身體也開始發熱,血管擴張,全身通紅,肌肉緊繃,泡在精液裡的陽具也早已經勃起。壯男們恨不得馬上套弄他們硬得像鋼鐵一樣的陽具,不過雙手被捆綁吊起,他們只好不斷擺弄他們處於性奮狀態的身體。海爆壯男雄偉的身軀泡在蛙人新鮮溫熱的精液裡,鼻子裡充滿精液腥膩的味道,加上催情藥的關系,整個人早已經墬入情欲的深淵裡不能自拔,他們不斷幻想有人撫弄他們敏感不已的身體。由於壯男們不斷擺弄他們的身體,沙漏底的精池裡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因性奮從馬眼裡排出的黏液還有身體的汗水,與蛙人的精華融合在一起,最後再被海爆壯男吞下。正在努力貢獻男人精華的200位蛙人,由於不停的被強制取精,陽具已經呈現紫紅色,龜頭腫脹,尿道也因為不斷射精開始紅腫起來,他們全身都被汗水泡濕,在月光下呈現誘人的光澤。他們的體力被大量消耗,跪臥挺腹的身軀在微微地震抖著,他們眼睛緊閉,眉頭緊鎖,嘴裡痛苦地呻吟著,五官扭曲,通紅的陽具因為藥力的關系依然高挺。不過能夠參加精祭,是軍中男人最高的榮耀,即使是多大的困難還有痛苦,這些經過嚴格鍛煉的年輕蛙人,還是心甘情願地接受這戰神給他們的考驗。

同時,10位被精挑細選,擁有完美體格的戰俘作為祭品,已經被吊在帝國沙漏的上方,他們的生殖器被綁上兩顆沉重的手榴彈,等待祭司對他們施刑。10位祭司走到戰俘的面前,每位祭祀面前都吊著一個結實的祭品,短短的寸頭,端正的五官,寬大的胸肌,線條分明的腹肌,還有胯下掛著手榴彈粗長的生殖器,祭品每一部分都透著男性獨有的魅力。祭司拿著剃刀,把戰俘除了頭部所有的毛發全部除掉,首先是腋毛,接著是陰毛還有腿毛,沒有體毛覆蓋的祭品,身體非常光滑,特別是本來就份量不小的生殖器顯得更加威武。剃完毛以後,祭司在每個祭品的身體上塗上一種藥膏,這種藥除了有催情的成分以外,更重要的是它能使人變得更加敏感,加大戰俘受刑時的痛苦。祭品受到藥物的刺激,身體出現的變化,毛孔裡慢慢地滲出汗液,黝黑的乳頭突起,腫脹的陽具也滲出淫液來。不過作為祭品,他們不是為了享受,祭司拿著一根粗長的銀針打橫刺進戰俘硬挺的乳頭裡。在那一瞬間,戰俘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起來,嘴裡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在藥物的影響下,他們的痛苦比平時放大了幾倍。祭司接著拿一根銀針打豎刺進戰俘的乳頭,打斜再刺進兩根,完成後如法炮制另一個乳頭。祭品分別被刺進四根銀針的乳頭現在紅腫不堪,除了比平時大了不少以外,還呈現鮮紅色,慢慢滲出滴滴的血珠。受到劇痛刺激的戰俘不斷扭動他們被綁吊的身軀,結果牽動了綁在他們生殖器的手榴彈,與之相連的繩子早已因手榴彈的重量深深勒入腫脹的陽具裡,甚至已經勒出血痕,整個陽具呈現醬紫色,一旦牽動,又加大了祭品的痛苦。戰俘因為痛苦,身體不斷流汗,鹹膩的汗液流到他們乳頭和生殖器的傷口裡,頓時疼痛難耐,大力擺動他們的身軀,結果又牽動了陽具的手榴彈,痛苦不斷累積和加深,無疑讓他們墬盡了無盡的痛苦深淵裡。

戰俘流出的汗水與血液,滴到下方的沙漏裡,與蛙人的精液融在一起。過了一會,祭司替祭品拿掉兩個束綁著生殖器的手榴彈,再用手搓弄著被勒到紅腫發脹的陽具,讓血液流動循環。戰俘們頓時感到下身輕松了不少,不過這意味著祭司要對他們的生殖器上刑。經過祭司的撫弄,祭品的陽具雖然仍腫漲,不過已從先前的醬紫色,變回肉紅色。祭司拿著一個金色環形的聖物,聖物有一個開口,其中一邊是尖刺狀,祭司把聖物尖端的部分刺進戰俘兩顆睪丸之間的陰囊裡。頓時,祭品的眼睛大瞪,眼珠也幾乎掉下來,嘴裡發出尖銳的吼叫聲,震攝每個在場的軍人。不過酷刑還沒有結束,祭司再拿著一個聖物,緊箍著祭品兩個睪丸,把陰囊撐著光滑發亮。祭司再用沾有刺激性藥物的銀針刺進戰俘的睪丸裡,還不時轉動和拉動銀針,祭品再次發出攝人心魄的慘叫聲。祭司在每個祭品的兩個睪丸裡各刺進二十針,把兩個睪丸弄成刺球般的東西。接著,祭司拿起一根棉花棒頭粗,約一尺長的木棒,木棒沾上了強力的春藥。祭司把木棒慢慢地插入祭品陽具怒張的馬眼裡,由於從馬眼裡流出的淫液和春藥的潤滑,所以過程十分順利,不過祭品的結實的身軀還是不停地顫抖著。木棒進入了大部分以後,祭司開始旋轉和抽插木棒,沾在木棒上的春藥也因為摩擦而開始發揮藥力。戰俘感受到尿道裡強力的刺激感和酸麻感,整根生殖器抖著,龜頭慢慢呈現紫紅色,從尿道與木棒縫之間流出的黏液增多,呼吸也越來越急促。祭司看到時機已經差不多,一下子把整根木棒從尿道裡拔出來,祭品受到強力的刺激,又發出野獸般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一道又一道白色的水柱不斷地從祭品的尿道裡噴射而出,撒到下方的沙漏裡。在場參與祭典的軍人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個讓人終身難忘的精彩過程,從軍人們堅挺的陽具可以看出,現場是多讓人感到性奮和刺激。

祭典進入高潮部分,所有軍人到廣場的中央集中,他們團團圍著中心的戰神石像。此時,祭司們把盛滿精液的沙漏搬到石像旁,打開下方的活門,讓精液注滿圍繞著石像的水池,再把沾滿處男精華的戰矛放置在戰神石像的手裡。那10位把身體貢獻出來當祭品的戰俘,被放到戰神像的水池,身上刺穿他們身體的銀針和聖物還沒有被除掉,身體泡在有自己精華的精池裡,另外20位被強制取精盛滿戰神酒杯的戰俘,則被反綁雙手,面向石像,跪在水池外。接著,所有參加祭典的軍人握著自己的陽具,對著戰神像起誓,會運用戰神賜予的力量,在戰場上奮勇作戰。發誓完畢以後,除了被過度取精的200位兩棲蛙人和20位處男蛙兵外,其他所有軍人,不論軍官還是士兵,一律面向戰神像打手槍。那10位被吊在沙漏底的海爆壯男,在長時間受到性欲的折磨後,此時也被恩准,把自己的精華灌注到戰神的精池裡。隨著起伏不斷的呻吟聲,空氣裡再次彌漫著男人獨有的腥鮮味。


精祭

軍方一直有一個忠誠的信仰,那是屬於男人的信仰,嚴禁女人出場的神聖儀式。"精祭"這是軍方每個月都要行的重要儀式,若遇到戰爭時,更要擴大舉行,而所供奉的神,就是戰神。

戰神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都要舉辦一次祭典,以保護這個國家的平安,每次需要20位元壯男的精液裝滿戰神的酒杯。20位12~15歲精壯童男的精液塗滿戰神的戰矛,50位身體壯碩的蛙人,48小時接連不斷的將精液射在代表帝國的沙漏裝置中,不能讓它漏光,而沙漏底下需要5位元壯男全身赤裸,雙手向上用麻繩吊起,身體泡在蛙人射的精池中,接著就是最重要的了。5位在整個部隊中精挑細選最精壯結實,相貌陽剛的男人,要獻上他們的身體當祭品,他們將被吊在戰神與全軍隊的面前,當做戰俘,由戰神的祭司對他們施行48小時的酷刑,並不停的獻上,他們鮮熱的精液,與因酷邢所流下的汗血。

而其餘所有的軍人,不管成年或未成年,都必須接受戰神的一只精獸連續3次的強制取精。

終於到了月圓之夜,國防部長早已在全國精挑細選出100位壯男來擔任"精祭"的祭品,精挑細選的部隊都集中到聖地,由戰神的遺族來擔任祭司,而三加的所有人都必須穿著迷彩褲,赤裸上身,並在前一個禮拜就禁止射精,保持身體的潔淨。

時晨已到,所有軍人稍息三加這次男人的祭典"精祭";由數位祭司拖著鐵煉,拉著20位赤裸上身,手被上了手銬的結實軍人,到了戰神聖杯的祭壇上。接著就將他們手向上,固定在20根木樁上,一邊念祭文,一邊拿著一碗碗不知名的藥膏,在每個壯碩男體上寫上咒文,再拿了另一種藥,塗在壯男硬挺的乳頭上,並給與數次搓揉,只見每個結實的祭品面紅耳赤,對於祭司的一點點刺激非常有感覺,後來才知道那是一種非常強的春藥。會透過皮膚進去,而塗在乳頭上的更厲害,裡面有強烈的刺激物,會不停的刺激乳頭,所以在上面的男體早已失去了理智,沉溺於淫欲之中。

接著祭司拿著一把刀,將所有軍人扒的一乾二淨,20條健壯男體赤條條的吊在祭壇上,20根粗大陽具因春藥而通紅高舉著,垂著20袋沉甸甸的陰囊,看著這麼完美誘人的身體,台下興奮不已,不停發出叫好聲。

祭司一人捧著聖杯跪在祭品的陽物下,一人拿著不同的藥膏塗抹在男體的老二和陰囊上,男體發出吼叫,因那兩種藥膏是非常刺激性的物品,祭品不停的扭動他的身體,但已被牢牢的固定住,只能任人宰割。他感受到陰莖被用萬根舌頭不停的舔舐,陰囊被人用力搓弄的強烈感覺,再加上乳頭藥膏舒服的刺激,他早已在射精的邊緣,強烈扭動使心跳加速和流下的汗水只會造成藥效的加速與加強。祭司看著他痛苦的表情,玩弄著他毛細孔大開,非常敏感的乳頭,再看著他那根爆滿青筋,和腫脹成紫紅色,快要爆炸的龜頭,馬眼還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攝護腺液,整根陰莖不停的跳動著。

只要是男人都知道,這時只要接受到一點點的刺激,濁白的精液馬上就會激射而出。一位祭司手中拿著一個奇特的聖物,將它套在祭品粗長的老二上,念了道咒語,只見男祭品發出驚人的吼叫聲,全身肌肉緊繃,脖子粗紅,乳白色的精液不停由腫脹的龜頭噴出。另一位祭司馬上以聖杯將他所射出的男精接住,那位祭司不停的用手努力榨乾那根肉棒裡最後的精液,祭司就這樣輪著20條男體,每個都接了三道男精,終於裝滿了戰神的聖杯。

而祭司的秘藥真的太強了,那20條男體被綁吊在木樁上時,仍在淫欲之中,陽具從未低頭,每格一段時間,鮮熱的精液還是不停的激射而出,射的祭壇滿地的男精。

接著帶進的是20位12~15歲精壯童男,這些是在中正預校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以此為榮。他們被帶到戰神放置戰矛的祭壇,綁在20張團團圍住槍頭的椅子上,祭司讓他們每個人喝下了聖杯中的男精,他們身體開始起了反應,滿臉通紅,體溫升高,不停的冒汗,祭司用刀將他們的軍褲全部割下,露出他們的性器。在上面塗上黏液,年輕的他們正享受著這份淫欲,祭司對著祭壇中間的一個沼澤丟下了一把火炬,在火熄滅的同時,從沼澤中伸出了一條條紅色的不明生物,那一條條快速的吸住了男祭品的性器與乳頭,貪婪的吸吮著,年輕的童男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停的發出呻吟,而濁白的精液不停的被這不明的生物吸出,集中在這怪物的透明胃袋中。20位男童不停的射精,怪物的胃袋可以清楚的看見白色的精液,男童已經快受不了這麼大的刺激,已有人昏厥過去,但怪物還是硬由他的性器吸出精液,祭司們拿起了法杖,將怪物制服,將它裝滿男精的胃袋取下。由戰神的戰矛上刺下,精液馬上流滿整只戰矛,戰矛發出了銀色的光芒,空氣中都充滿著精液的味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