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警察的地獄

警察的地獄1

16歲的阿漢是名高一學生,在縣城裡,因為二哥是警察局長,平日裡甚是威風,那些派出所的所長,交警隊的大隊長見了他都點頭哈腰的,至於那些小警察,在他跟前根本就說不上話。在縣城裡,他教那些警察幹嘛,小警察就得幹嘛,可謂呼風喚雨了。

平時阿漢和幾個同學關係不錯,他們幾個狐朋狗友沒事就欺負欺負同學,打架斗毆,甚是自在。一天,他的一個同學李強求他辦事,說他的哥哥被一個交警王雷罰住了,請他幫忙。他一口答應,說現在就去找那個交警。到了路口,阿漢看見那個交警正在指揮交通,就喊他過來。

那個交警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高大魁梧,大概一米八五左右,一見阿漢叫他,慌忙跑過來,一個標準的敬禮,然後立正站好,敬畏的問,漢哥有神麼事啊?李強和他的哥哥就在旁邊,都傻了。那麼威風的警察,見了阿漢都那麼敬畏,而且還叫哥,呵呵,真是過癮。阿漢沒理他,直接走進交警休息的警亭,李強和他哥哥李明也跟著進去了,那個交警也慌忙跟進去。進了警亭,阿漢直接就給了那個交警王雷一巴掌,王雷臉上頓時就是一個紅印。王雷嚇得撲通就跪下了,顫聲問,漢哥,怎麼了?

阿漢厲聲問他,剛才是不是扣了一個叫李明的駕駛證,說著指了指李明,王雷一見李明,就明白了,肯定是剛才扣的這個人是阿漢的熟人,這會來要證了,怎麼這麼倒霉,偏偏扣了阿漢的熟人。交警王雷明白這次捅了馬蜂窩了,於是他對阿漢說,漢哥,我錯了,你懲罰我吧。

阿漢嘿嘿一笑,說,懲罰是肯定的了,不過先小懲一下,你把我們三個人的鞋添乾淨。王雷二話不說,跪在地上,就舔了起來。李強兄弟兩個都呆了,李明也不過才剛19歲,那見過這種情景,一個高大帥氣的年輕警察,居然身穿整齊的警察制服,戴著警帽,跪在地上舔自己的鞋子。兄弟倆頓時就熱血沸騰起來,下面也不由得有些勃起了。阿漢見王雷把三個人的鞋都舔乾淨了,坐直了身體,說道,好了,站起來吧。王雷這才敢站起來,立正站好,一動都不敢動。

阿漢問交警王雷,把你的情況都向這兩位大哥匯報一下。王雷於是向小李兄弟敬了個標準的禮,然後大聲喊著,報告兩位大哥,我叫王雷,今年25歲,未婚,身高185,體重90公斤,漢。阿漢笑著問他,你都25了,也沒結婚,,那你平時是怎麼解決自己的生理需要呢?

王雷的臉頓時紅了,不好意思,可又不敢不說,只得如實稟報,報告漢哥,我平時都是自己打飛機。李明兄弟兩人一聽,當場笑翻了,問王雷,你一個堂堂警察,沒事居然打飛機,丟不丟人啊?阿漢羞赧的低下了頭。阿漢笑著對李強兄弟兩人說,咱們才學的生理衛生課,老師一帶而過,現在就請王警官給我們現場講解一下人體知識吧。王雷的腦子一下子就木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想想,這是局長的親弟弟,連自己的中隊長都被他玩的死去活來的,自己又算什麼呢,乾脆豁出去了。想到這裡,王雷便去解開自己的警用領帶,又解開警襯,剛要脫下,被阿漢攔住。說,你幹嘛啊,是暴露狂啊,我讓你給我們講解生理知識,你脫衣服幹嘛,把褲子脫掉就行了。王雷一聽就明白了,他是想讓自己穿著警服讓人玩弄,這樣在同學面前才有面子。王雷心一橫,就把腰帶解開了,拉開警褲的拉鏈,將警褲褪到大腿處,露出了綠色的軍用內褲。阿漢嘴上輕蔑的說,還當過兵啊,穿這麼老土的內褲,心中卻驚訝於這個警察的結識的肌肉,一塊塊十分有形。王雷緩慢的拉下他的軍用內褲,露出了他濃密的陰毛。接著王警官一用勁,便將他的內褲整條拉下來,一個粗大的陰莖便跳入三個少年的眼簾。

只見那粗黑滾圓的一條長長的陰莖,此刻軟軟的耷拉在內褲上方。王雷的陰莖不但長,而且很粗,黑黑的,下面兩個睪丸也是十分的飽滿。這麼完美的生殖器,和王雷這個高大的警察真是十分般配。李強兄弟二人那見過這種情景,雖然自己的都已經開始發育,但是和這個年輕高大的警察一比,還是差的很遠了。

兩人看的面紅耳赤,褲襠口都已經頂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了。王警官指著自己的陰莖說,這是龜頭,尿道的開口就在上面,後面是陰莖,裡面是海綿體,陰莖的下面是睪丸,是男人分泌精液的地方。阿漢見李強兄弟兩人都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便說,都把褲子脫了把,讓王警官來幫你們解決一下。兩兄弟一聽,二話不說就把褲子脫了,露出了原本就已經勃起的老二,王雷一見,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便跪下來,一手擄著李強的雞巴,嘴裡含著李明的雞巴,吮吸著。

阿漢用手拍著王雷的臉說,想不到王警官還很熟悉業務啊,怎麼樣,舒服嗎,王雷屈辱的嗯嗯著,可是褲襠的那條粗大的陰莖卻不由自主的挺了起來。李明平時就是個小流氓,最怕警察,沒想到今天卻能如此玩弄一個警察,真是刺激,陰莖更加的堅挺,奮力抽插著王雷的口腔,王雷不由得嗯嗯呻吟起來。

阿漢見李強兄弟兩人將王雷幹的嗯嗯亂哼,不由得色心大起,抱起小警察的腰身,掏出自己早已堅硬的老二,扒下警察已經解開的警褲,拉下小軍用褲頭,便使勁頂了進去。王警官當時便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可阿漢哪管他疼不疼,使勁抽插著,王雷只好硬挺著收縮著肛門,可這只能增加阿漢的快感。

這是,警亭的門忽然開了,原來是剛才王雷處罰的一個司機來交罰款的。那個司機大概才二十一二,長得十分秀氣。他剛一進門,見到這個情景,不由一愣,叫了聲媽呀,就趕快出去了。到了外邊,想了想,覺得十分有意思。剛才罰自己的那個交警怎麼會光著屁股,露著雞巴呢,他們幾個人在幹嘛啊?不過那個警察的雞巴真的是好粗大好誘人啊。心裡不由得痒痒的,想進去又不好意思,不過還是鼓足勇氣進去了。

王雷一見有人進來了,慌著想站起來。可是李強兄弟兩人的兩個大雞巴正插著自己,起不來,頓時滿臉通紅。小司機結結巴巴的問,是你剛才罰得我嗎,罰款已經交了,這是單子。眼睛卻一直朝著警察那堅頂著的陰莖,褲子也高高的聳起了。阿漢一見著情況,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警察的地獄2

趙軍跪在李明面前,一動都不敢動。做為防暴隊的2中隊中隊長,他知道,得罪了阿漢的同學,意味著什麼。

趙軍今年33,結婚的早,兒子都15了,和阿漢同學。當初從武警退伍的時候,正好阿漢來招警,脫了衣服一個個挑,自己被挑中了,就是因為家伙大,自己長得也帥。剛入警的時候,自己頗得阿漢青睞,提了個中隊長,後來又招新警,阿漢有了新歡,就把自己撂到一邊,於是自己就成了阿漢同學們的玩物了。此刻,趙軍身著警服,戴著警帽,雙手背在後面,跪在李明面前,李明的同學盟盟站在旁邊笑嘻嘻的看著,趙軍的褲襠拉鏈已經被解開,軍綠色的內褲看的一清二楚。賤狗,站起來,軍姿站好。趙軍無奈的站起身來,筆挺的軍姿站好,一動不動。由於他穿的還是部隊發的開檔式內褲,透過敞開的警褲拉鏈,裡面的陰毛隱約可現。盟盟看見了,好奇的把手伸進去,摸索著將趙軍的生殖器掏了出來。趙軍的臉頓時紅了,自己身著警服,戴著警帽,軍姿敬禮,卻將生殖器恥辱的露在警褲外邊。趙軍心裡覺得恥辱,可下面卻漸漸的硬了,陰莖一點點的翹了起來。

李明笑著對盟盟說,看,這警察還夠賤的啊。趙軍羞愧的低下頭,可下面卻硬的更厲害了,筆挺的指向天空。這是教室的門開了,李明的同學王昊和吳丹打完球進來了,一看見趙軍的樣子,就哈哈大笑說,怎麼李明,今天又玩這個老家伙啊,那幾個小警察才又意思呢。吳丹過來拍著趙軍的臉說,呵呵,叫我什麼啊?趙軍紅著臉說,小同學,饒了哥這一回吧。吳丹臉一變,罵道,媽的,再說一遍?趙軍忙說,大哥,饒了小弟這一回吧。吳丹的手一把抓住警察的陰莖,指甲一摳,叫我什麼?爸,爸爸,叫你爸爸還不行嗎。

呵呵,吳丹笑著說,大家聽見了嗎,這個警察叫我爸爸,哈哈。這四個小孩都是高一學生,才16歲,比這個警察小了一輪都不止,可是這個高大健壯的防暴警察卻要叫自己爸爸,想想都讓人覺得刺激。趙軍心裡由剛開始的無奈,屈辱,到現在叫這些孩子爸爸,心裡已經開始興奮,甚至某些渴望了。被吳丹握著的陰莖也分泌出大量的粘液。王昊看著這個高大帥氣的英俊警察筆直的站著軍姿,標準的敬禮動作,下面卻露著粗大的陰莖,驕傲的向上翹著,不由得興奮起來,他命令趙軍要一直爸爸叫個不停,同時伸手解開了趙軍的警褲。趙軍的警褲一下就滑到了腳下,他的開檔軍內褲就露了出來。吳丹哈哈大笑,說,兒子,多大了,還穿開襠褲啊,哈哈。盟盟一把就把趙軍的軍內褲拉了下來,趙軍的下身就徹底暴露在4個孩子面前,還不停的叫著爸爸。哈哈,吳丹大笑著搓揉著趙軍的粗大的陰莖,另一只手蘸著趙軍馬眼分泌的粘液伸進了趙軍的後花園裡,並來回的探索著。趙軍不由得發出輕輕的呻吟。李明幾個人插不上手,便命令趙軍給他的隊員打電話,叫多來幾個人,好一起玩。趙軍無奈,給中隊辦公室打電話,讓內勤通知,中隊20名備勤人員全部到阿漢學校來。李明笑著說,叫那些小警察們全副武裝啊,手銬,警棍,頭盔,警繩,都帶齊啊。趙軍囁嚅著說,爸爸,都通知到了。李明諷刺的說,兒子,好聽話啊,過來,獎你喝水,說著,解開褲襠,將自己的有點勃起的陰莖掏了出來。李明的陰莖屬於那種秀氣型的,不是很粗,但是很長,包皮半包著龜頭,顯得很好看。趙軍一見,慌忙跪下來,用嘴含著李明的陰莖,一動不敢動。

李明遐意的看著這個跪在地下的英俊警察,罵道,敢漏掉一滴,把你的睪丸擠出來,說著,便尿在趙軍嘴裡。趙軍忙使勁的咽著,由於量大,趙軍來不及吞咽,有一點嗆進了肺裡,所以劇烈的咳嗽著。有一點咳在了李明的褲子上。李明一腳將趙軍踹到地上,罵道,你個賤比,今天你死定了。趙軍心裡一沉,知道今天要坏事了。把褲子全部脫掉,軍姿站好。趙軍慌忙將已經褪到腳踝的警褲和內褲全部脫掉,按照要求站好。李明的手伸向趙軍的後面,忽然又停住了,問道,賤比,你的屁眼洗過了嗎?趙軍無奈的說,報告爸爸,我中午才洗過澡。李明滿意的點了點頭,用手蘸了點趙軍馬眼上的粘液,便將兩根手指插了進去。趙軍的身體一震,一股巨大的疼痛從後面襲來,不由得暗哼一聲。李明鄙夷的看他一眼,罵道,賤比,又不是第一次,裝神麼裝,彎下腰,把屁股掰開。趙軍無奈,只得照辦。趙軍明白,現在自己的樣子十分淫賤,一個高達帥氣的年輕警察,戴著警帽,光著身子,彎腰掰開自己的屁股,將自己的隱私展示給4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小的小孩子面前,覺得十分羞愧,可是又已經習慣了,甚至有一種興奮,乃至一種渴望,渴望著下一步的行動,於是警察的下體不由得堅硬起來,直直的豎向天空。哈哈,吳丹一把抓住警察的陰莖,說,看著個警察,還很舒服呢,都那麼硬了。李明也興奮起來,挺著自己的大雞巴,便往警察的肛門頂了進去。吳丹也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肥軟的雞巴,在趙軍面前甩動。趙軍在後面的刺激下,意識已經開始模糊,欲望戰勝了理智,看見大雞巴,不由自主的張嘴就含到了嘴裡。盟盟和王昊沒有地方發泄,就打開教室的窗戶,看見馬路中間正好站著個交警,就對著馬路中間的交警喊道,哎,那個小警察,上來,找你有事。

那個年輕的小警察一看是阿漢的教室,心裡一沉,知道今天腰倒霉,可是沒辦法,只得硬著頭皮上去了。

小警察一進教室,就看見一個30歲左右的年輕警察穿著警服,戴著警帽,下體卻完全赤裸,跪在地上給一個小孩子口交,而他的陰莖,卻已經興奮的流著淫水。這個小警察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難逃,由於以前受過阿漢同學的調教,今天是駕輕就熟,直接就打了個標準的敬禮,說道,各位爸爸好,兒子叫陶勇,今年24歲,185,75公斤,未婚,是一名交通警察,也是您忠實的兒子,孝順的兒子,說著,就跪了下來等著幾個小孩進一步的指示。王昊用腳尖將陶勇的臉抬了起來,問道,就這些嗎,兒子,把你的別的情況也報告一下,陶勇的臉紅了,感到十分羞辱,可是又沒有辦法,只好將警褲拉鏈拉開,拉下內褲,將自己粗大的生殖器掏了出來,用手捧著。同時囁嚅的說道,爸爸,兒子14歲開始長陰毛,16歲長好的,包皮16歲褪到了龜頭後面,15歲遺精,18歲參軍,武警,20歲被阿漢叔叔挑中,入選阿漢叔叔的警奴至今,陰莖正常9厘米,勃起17厘米,報告完畢,請指示。王昊與盟盟呵呵的笑著,說,兒子,你說你賤不賤?

陶勇無奈的說,爸爸,兒子賤,兒子就是賤比,嘴裡說著,心裡不由得也起了變化,由羞辱變得興奮起來,手裡捧的生殖器也開始勃起變大。王昊看的興起,拉下自己的運動短褲,抱著陶勇的頭摟過來,說,先喝了爸爸的尿,陶勇的臉更紅了,她沒想到自己一個堂堂人民警察,竟要跪著喝一個16歲小孩子的尿,可是又沒辦法。只好張嘴去接王昊的雞巴,誰能想到,如此一個小孩,陰毛才剛剛長齊,竟有如此的雞巴。

絲毫不遜色於只能自己這個成年人。小警察不僅輕聲贊嘆到,好大啊。呵呵,王昊笑著說,怎麼樣,兒子,爸爸的雞巴大吧,快接著,說著,便將自己的陰莖塞進了陶勇的嘴裡。小警察心裡感嘆著這個小孩子的巨大,軟的時候他的龜頭居然就快到自己的喉嚨了,接著一股熱流涌來,激射進自己的喉嚨深處,為了避免被嗆到,小警察只能大口的吞咽著王昊的尿液。終於尿完了,“爸爸的雞吧厲害嗎?陶警官?”

“爸爸的雞吧厲害,把我都操出來了。”陶勇用被王昊雞吧塞得滿滿的空隙口齒不清地說道。王昊拔出陰莖,將龜頭殘余的尿液涂抹在小警察英俊的臉上。

還問著,好喝嗎,陶勇趕緊連連點頭,唯諾著,好喝。站起來打一套交通指揮手勢,王昊命令到。是,爸爸,陶勇站起身來,一絲不苟的打起指揮手勢,可是他的漂亮的生殖器,卻恥辱的掛在褲襠外邊,被4個小孩子嘲笑著。在小孩子們的嘲笑聲中,警察的內心雖然羞恥,可是一種莫名的刺激卻使那根漂亮的陰莖卻慢慢的豎了起來,硬硬的指向天空。

這是,從旁邊傳來一陣痛苦的慘叫。原來,吳丹竟將他的手臂,伸進了趙軍的肛門裡,還不斷的轉動著。慘叫聲忽然停住了,原來李明將自己粗大的陰莖塞進了趙軍的嘴裡,趙軍只能痛苦的嗚咽著喘息,臉上的肌肉因痛苦的表情都變形了。吳丹的小手可沒有停,依然翻轉著,並極力想將手伸進更多,從而把趙軍的肛門撐的更大。陶勇一邊一絲不苟的表演著交通指揮,一邊斜眼偷看著趙軍被幾個小孩慘烈的虐待,不由得更加興奮,下體完全勃起,馬眼分泌出大量黏液來。王昊看見了,坏笑著走上來,摸了摸陶勇的陰莖,驚訝的說,你們看,這個警察還真興奮啊,雞巴硬的跟鐵塊似的。盟盟笑著問他,賤比兒子,你是不是想把雞巴伸進去啊。

陶勇羞澀的低下了頭,王昊的手一緊,指甲掐進了小警察的龜頭裡,罵道,賤比,問你那,怎麼不回答爸爸的話。陶勇慌忙回答到,報告爸爸,警察都是賤比,都是您孝順的兒子,只要爸爸喜歡看,我們兩個賤比警察兒子就表演給您看我們警察性交。給爸爸們帶來快樂是賤比警察兒子們的最高榮譽,雖然您比我小,不過我心甘情願作您的兒子。

我們警察都是您操我們的媽媽生出來的,我們雖然都是男人,但是警察都喜歡被操,尤其是喜歡被小孩子操,比操女人還舒服,能夠給爸爸們表演,使我們警察莫大的榮幸,請看表演,兩條性交的警犬。。陶勇此刻已經徹底被這幾個小孩征服了,他起初內心裡的羞恥已經被現在興奮的心情所代替,而一旦沒有了羞恥,他的內心便徹底放鬆,也就更加投入了。幾個小孩聽了先是一愣,接著便放聲大笑。王昊甚至有些憐惜的輕拍著小警察的臉說,呵呵,你真乖,兒子,來,發泄一下吧,說著,拉著陶勇的陰莖,來到趙軍的身前。吳丹把手伸了出來,王昊就捏著陶勇的龜頭送到趙軍的肛門處。陶勇看著這個健壯的警察,興奮的有些發抖了,一挺腰,粗大的陰莖就滑了進去。趙軍本來已經疼的快死了,忽然身體裡那個疼痛的根源消失了,正不知所措時,一個火熱的粗大家伙又伸了進來,像触電一樣,一股熱流從肛門流向全身,下體一麻,又蠢蠢欲動。剛才因為疼痛而軟下來的陰莖又一點點抬起頭來,指向前方。

這是一個怎樣的畫面啊,兩個年輕的警察,戴著警帽,穿著警服,可是下身赤裸,像表演一樣挺著大雞巴,幹著對方。旁邊4個15,16歲的小孩在旁邊興奮的看著兩個警察的激情表演,真是活色聲香啊。這時,教室的門外,傳來一聲響亮的聲音,報告,防暴支隊3大隊2中隊指導員楊東帶領備勤人員集合完畢,請指示。進來吧,吳丹下達了指示。

教室門開了,一個壯碩的身影映入大家眼簾,一個魁梧的漢子,大概25歲左右,穿著緊身防暴服,戴著頭盔,腰上掛著警棍,手銬,腳穿警靴,筆挺的站在門外。身後黑壓壓站著4排,一排5人,都是和楊東一樣的裝束,都是些精壯的小伙子,五大三粗的全副武裝站在外邊。而教室的一幕,把他們都驚呆了,只見他們的隊長彎腰曲漆,身著警服,戴著警帽,下身完全赤裸著,正被身後一個和他完全一樣的小警察猛操著,更羞恥的是,他們尊敬的隊長正含著一個小孩子的陰莖,賣力的口交著,還不時發出愉悅的嗯嗯聲,而隊長的粗大生殖器,也完全勃起著,顯示著隊長此時的興奮。還不快進來,還愣著幹什麼,想讓別人都看見你們隊長的賤樣啊?楊東馬上愣過神來,命令到,齊步走,說著,便帶領這些精壯的防暴隊員走進教室,同時也走進了地獄,警察的地獄。教室的門關上了,楊東和那20個小伙子一動不敢動,筆挺的軍姿站好,等待幾個小孩子的進一步指令。趙軍此時已經被陶勇插的淫水直流,快達到興奮的高潮了,而自己屬下的到來,在令自己十分羞愧的同時,一種另類刺激的快感,加上前面李明的粗大雞巴在自己嘴裡抽插著,這一切,都把自己推向了興奮的頂點。啊,啊,爸爸,陶勇大聲的叫著,警察兒子要射了,請爸爸們批準啊,爸爸,兒子快了,不行了,警察兒子不行了,爸爸,快批準啊,警察兒子憋不住了。小警察淫蕩的叫聲回蕩在教室裡,勾人心魄,有幾個年輕的防暴隊員按耐不住,雞巴悄悄的硬了起來,由於按照阿漢的命令都不許穿內褲(隊長可以穿開襠褲),只能穿防暴隊的開襠長褲(就是有很多兜的那種作訓褲,不過是開襠的),所以他們的雞巴都開襠處探出了頭,像是憋久了出來透透氣。射吧,兒子,都射進他的屁眼裡,李明懶懶的下著命令。是,爸爸,警察兒子要射了,啊,啊,爸爸,我永遠都聽您的話,警察兒子永遠都孝敬您,啊,好爽啊,爸爸,啊,啊,隊長哥哥的屁眼好緊啊,兒子好舒服,啊,啊。一股火熱的激流猛射進趙軍的身體裡,趙軍再也控制不住,在前後夾擊下,趙軍的雞巴一挺,一股白色的精液噴涌而出,射在了趙軍的胸口,還有一點濺在了李明的衣服上。媽的,真沒用,這才幾下就射了,雞巴警察都是些廢物,靠,兩個都那麼快就射了。而此時,那20個小警察還有他們的指導員楊東,早已欲火難耐,一個個粗大的陰莖都從開襠褲裡伸出了頭。有幾個甚至馬眼流滿了透明的體液,慢慢的滴下來了。

警察的地獄3

這些防暴警察都是阿漢和他的同學們從部隊精挑細選出來的,有的從武警部隊,有的從海軍陸戰隊,有的從海軍蛙人隊,有的從消防武警等等。一個個185的個頭,都是魔鬼身材,並且絕對帥氣的臉,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副極品的生殖器。這最後一條,也是最難的。當初阿漢他們去部隊招警,初試面世都合格了,因為部隊裡的帥小伙還是很多的,但是最後一項,就是生殖器的檢查卻把絕大部分戰士刷了下來。其實部隊入伍時體檢就有生殖器的檢查,不過只是對健康狀況的檢查,沒有對陰莖大小粗細的要求,而阿漢他們的檢查則嚴格的多。一次他們去某艦艇上去挑人,一千多名海軍戰士初試面世後只剩下600多人,這600多人全部集中到甲板上,然後脫的一絲不掛,由阿漢他們幾個小孩子一個個檢查陰莖的大小粗細,還有睪丸的體積容量,陰毛的密度與長短,還有肛門的鬆緊度,前列腺是否有炎症等等,結果只有40多名戰士選中,可謂百裡挑一。他們都是男人中的男人,不但有傲人的身材,更有連男人看了也不由得想上去摸一把的巨大的生殖器,軟的時候就有12厘米以上的長度,硬得時候都在20厘米以上。這些戰士被阿漢挑進警營後,更是天天訓練,他們的訓練都是脫光衣服赤身裸體的,這一方面是培養他們服從長官的奴性意識,另一方面這些以前的戰士現在的警察也喜歡向當地的老百姓賣弄他們完美的身材和那傲人的生殖器。於是,每天早上6點晚上8點左右,都能看見一群赤身裸體的警察,渾身上下只穿著警靴,邁著矯健的步伐,喊著整齊的口號,甩著粗壯的陰莖,晃動著巨大的睪丸,在這個小縣城裡跑操,這已然成為這個縣城裡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不少外地來的游客為了一睹當地裸體警察的風采,不遠千裡來到這裡,傳說中這些男人中的男人,都有著不可思議的巨大的生殖器官,而看著身為警察的他們,赤身裸體的展示著自己的身體,也有一種征服感。觀看警察的裸體出操這個旅游項目,已經成為當地一項重要的經濟支柱。

此時,這20名百裡挑一的防暴警察就老老實實的軍姿站立著,接受著4個年紀比自己小一輪的小孩子的侮辱與調教。而隊長與一個年齡與自己差不多的小警察的瘋狂性交表演,已經讓這些年輕的警察們興奮不已,他們那令人羡慕的雞巴早已伸出了褲襠,高高的翹起,指向天空。從側面看,只見一根根雄偉的大雞巴都碩大無比,和這些小警察的娃娃臉顯得有些不般配,誰能想到這些個年輕的小警察們,都有如此驚人的生殖器。吳丹隨手抓住旁邊一個小警察的陰莖。驚訝的叫了一聲。他的手居然握不住,可見這個警察的家伙有多粗。吳丹用手費力的把他的陰莖向下拉,然後一鬆手,啪的一聲,陰莖打在了小警察的肚皮上,晃了幾晃,便又指向了天空。硬硬的一動不動。吳丹又握住了這個小警察的睪丸,發現每顆睪丸都有雞蛋那麼大,吳丹用手轉動著警察的兩顆睪丸,像轉動健身球一樣,覺得十分有趣。小警察挺胸收腹,不敢亂動。報告你的情況,賤狗,吳丹攢著小警察的睪丸命令到。是,爸爸,警察兒子李海濤,今年24歲,身高186,體重85公斤,雞巴軟的時候14厘米,勃起時24厘米,海濤頓了頓,偷看了一眼吳丹,見他正笑著看著自己,就又紅著臉說,兒子13歲長得陰毛,14歲長齊,15歲第一次遺精,16歲參加消防武警,16歲第一次和老兵學會打飛機,22歲參加武警培訓時被阿漢叔叔挑入警營,成為阿漢叔叔的警奴至今。報告完畢,請爸爸指示。吳丹滿意的點了點頭,抓著小警察的雞巴像牽著一條狗一樣來到一邊的桌子旁,做了下來,然後命令到,現在警犬姿勢7開始。小警察馬上開始脫衣解褲,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脫的一乾二淨,只穿著警靴,戴著警帽。然後迅速跪下,兩腿與肩同寬,雙手合十交叉放於腦後,挺胸收腹,一動不動。吳丹充滿艷羡的看著這個裸體的小警察,寬寬的肩膀,鼓鼓的胸肌,粗壯的胳膊,整齊的腹肌,結實的大腿,尤其是那男人的驕傲,緊貼著腹肌,真是一個完美的男人。吳丹憐愛的看著眼前跪著的這個雄壯的男人,用腳挑起海濤的頭,問他,願意當我的親兒子嗎,海濤?小警察一愣,這可是這些小孩子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啊,那麼多警察,這些小孩子那裡記得了他們的名字,都用賤狗代替,這不由得讓小警察一陣感動。更重要的是,如果吳丹真的認了自己做他的乾兒子,自己在警隊中的地位將大大提昇,遇見別的阿漢的同學,就不用這麼背躬曲漆了,只要叫他們叔叔就可以了。不比再叫爸爸了。

想到這裡,李海濤高興的答應著,爸爸,兒子十分願意,今後,您就是我得親爸爸,我只有您這一個親爸爸,我以後一定會孝順您老的。

說完,就開始給吳丹磕頭,磕的地上咚咚直響。好了,起來吧,以後一定要聽爸爸的話啊,乖兒子,吳丹憐愛的撫摸著李海濤的頭發說著。

是的,爸爸,李海濤答應著站起來,像鐵塔一樣,站在吳丹旁邊,眼中還閃動著激動的淚花。盟盟從地上李海濤脫光的警服裡取下了他的電警棍,晃了晃,一臉坏笑著走向還沉浸在剛才高潮中的陶勇身後,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就把電警棍塞進了陶勇的肛門裡。啊,慘叫聲回蕩在教室裡,陶勇的陰莖還在隊長趙軍的屁眼裡塞著,突然的侵犯讓他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劇烈的疼痛是陶勇幾乎暈了過去。小警察簡直不敢相信那麼粗的警棍現在竟然全部都在自己的肛門裡,肛門幾乎被警棍撕裂,血水立刻涌了出來。爸爸,我再也不敢了。陶勇哀求著,可是盟盟沒有停手,他打開了警棍的電源,一股強烈的電流穿過了陶勇身體的深處,在劇烈的疼痛中,陶勇的陰莖卻不可抑制的勃起了。

根本來不及感受,電流的刺激使前列腺再次噴發,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噴涌而出,激射在隊長趙軍的肛門裡。盟盟把警棍拿了出來,接著又從書包裡掏出來一個包裝盒,打開一看,居然是個遙控電動生殖器。盟盟將這個遙控生殖器塞進了幾乎已經癱軟的趴在隊長趙軍的身上的小警察的肛門裡,然後命令到,去,把衣服穿好。陶勇忍著巨大的疼痛,答應著,是,爸爸,然後迅速穿好衣服。但是沒有穿內褲。

看著已經穿好警服的陶勇重新英姿颯爽的站好,盟盟命令到,現在你下去指揮交通吧,是,爸爸。

無奈的陶勇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教室,心中卻暗自慶幸。吳丹忽然指著一個魁梧的小警察,命令到,你,警犬姿勢4趴好。那個小警察聽到命令後,迅速跪倒吳丹面前,然後前身趴在地上,胳膊撐地,低著頭,正好就像一只狗一樣。吳丹懶洋洋的將腿架在小警察的身上,然後又指了指旁邊的另一個小警察,命令到,脫光警服,給我口交,那個小警察哪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警服,跪在地上為吳丹口交起來。吳丹被吸的不過癮,用腳踢了踢警犬姿勢趴好的警察說,起來吧,警犬姿勢開始。那個小警察哪敢怠慢,慌忙脫掉警褲,露出赤裸的下體,然後推開口交的小警察,雙手扶住吳丹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上去。等完全坐好以後,便雙手放在腦後,一起一伏的為吳丹服務著。小警察的身上還掛著手銬警繩警棍等東西,隨著起伏亂響著,吳丹興奮的看著這個小警察屈辱的為自己服務著,感到無比的暇逸,嘴裡便罵著,靠,雞巴警察都是賤貨,被靠都那麼爽,呵呵,還警察呢,你多大了?報告爸爸,兒子今年28歲,靠,28了,都可以當我叔叔了,哈哈。警察叔叔,被我操的爽嗎?爽啊,爸爸,你是我得親爸爸,哦。警察叔叔,你可這是賤啊,你就那麼喜歡被操啊,呵呵,警察怎麼了,還不是要被我操,比我大又怎麼了,還不是要叫我爸爸。全副武裝的警察羞紅了臉,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加快上下起伏的速度,好讓操著自己的小孩子盡快達到高潮,以盡快結束這場恥辱的游戲。吳丹看著這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坐在自己的生殖器上努力的尾自己服務,心裡充滿了滿足感。說實話,,你舒服嗎,吳丹好奇的問道。小警察一面呻吟著,一面費力的回答,爸爸,不是太舒服,屁眼實在是太疼,不過有一種充實感,插在裡面覺得很充實,很滿足。還有就是覺得很屈辱,爸爸。呵呵,吳丹笑了起來,還怪老實的。以後你就會習慣的,我一天不插你,你還會想我的。是,爸爸,小警察晃動著身體,顫抖著回答到。吳丹知道他要射了,就加快了自己抽動的頻率,想和他一起射,不成想那個小警察自己倒先怪叫了兩聲,就射了出來,弄得吳丹一連一身都是。

吳丹看著小警察興奮的表情,好像還沉浸在剛才的興奮中,下面一麻,也射了出來,都射在小警察的身體裡。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李明命令到,現在所有的警察全部脫光下身,只許穿著警服,然後站成一個圈子。於是20多名警察全部都脫光了警褲,赤裸著下身,一個個都挺著巨大的生殖器,等待著下一步命令。然後李明命令他們都抱著前面一名警察同事,幹他們的肛門。這樣,他們就組成了一個環形,後面的幹前面的,正好誰都不閑著。於是這20多名防爆警察赤裸著下體,互相幹著同事,呻吟聲,怪叫聲,痛苦聲,充滿了教室。而那幾個小孩子則在一旁欣賞著這警察們淫亂的一幕,這可是千載難尋的場景啊。萌萌沒有忘了樓下的陶勇。

萌萌走到視窗,看見陶勇正在馬路中間一絲不苟的指揮著交通,便坏笑著打開了遙控震動棒。陶勇正指揮著交通,忽然一股巨大的怪異感覺像是一只手,在自己的肛門處攪動著,翻涌著。自己最敏感的前列腺被刺激著,陰莖不由自主就硬了起來。由於陶勇的生殖器十分巨大,所以硬起來也相當可觀。警察的褲襠已經頂起來了一個大包,幸虧是晚上了,天黑,大家也都急著下班,都沒有注意到。陶勇也堅持著繼續指揮著交通,盡量忍耐著下體的折磨。教室裡的警察們也都開始支撐不住了,淫亂的叫聲開始由於不好意思還都盡量避免發出聲來,但是隨著興奮高潮的來臨,這些平時衣冠楚楚的警察們終於控制不住了,此起彼伏的呻吟聲,喊叫聲不絕於耳,有的警察在同事們前後夾攻下已經控制不住的射了出來,有的還在興奮的大叫著。

萌萌看著樓下的交警已經支持不住了,雖然還在指揮交通,但是身子可以看見在微微的顫動著,褲襠明顯的鼓起了一個大包,由於沒有穿內褲,前列腺液已經把褲襠開口處侵濕了。而由於警褲的口是開著的,剛才萌萌命令他以後上班都不許系住褲襠口,也不許穿內褲,所以勃起的陰莖已經從解開的褲襠口探出了頭。

幸好天黑加上警褲也是黑的,陶勇那黑黑的龜頭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由於龜頭已經探出來了,所以那鼓起的大包也小了。陶勇鬆了一口氣,忽然發現路邊幾個小流氓(都是附近家屬區的,都是20來歲的毛頭小子,經常給自己找麻煩,不過對自己很是敬畏的)正看著自己發笑。陶勇心裡一沉,慌忙扭過身來,朝著另一面指揮交通。這是,其中一個小流氓跑了過來,嘿嘿笑著對交警說,陶勇哥哥,你怎麼這個樣子啊,這好像和你警察身份不相符合啊,說著,還用手摸了摸陶勇露在外邊的黝黑粗亮的龜頭。陶勇被他一摸,一陣酥麻的感覺沿著龜頭直沖上腦門,本來就快要崩潰的陶勇終於控制不住,射了出來。那個小流氓本來只是想調戲一下這個整天找他們麻煩的警察,不成想惹得自己一身騷。滿手的精液滴滴答答的往下流,那個小流氓簡直不敢相信平時裡一本正經的警察大哥居然會當眾射精,還是在馬路中間。勇哥,你幹嘛?小流氓結結巴巴的問道,慌忙把警察已經軟了下去的陰莖塞到褲襠裡,又從身上拿了紙使勁的擦手。陶勇心裡暗嘆一聲,要不是這個小流氓,今天的丑就出大了,絕對要射在馬路上,雖然天黑,但是那白色的精液激射出去司機們還是能看清楚的。小流氓內心裡還是對這個威嚴的警察是很緊張的,小心的問道,哥,你怎麼還有這個愛好,嘿嘿,回頭兄弟們讓你爽個夠啊。陶勇知道,剛才他把自己的生殖器放到褲襠裡的時候已經摸到了那個震動棒。

陶勇小聲罵道,滾,這麼多人,你讓哥哥出丑啊。小流氓一見警察罵他,怕他生氣,到底是警察,還是害怕的。

慌忙跑到一邊了。這一幕讓萌萌看的清清楚楚。教室裡這時已經進入了尾聲,防爆警察們都已經全部射了。

沒有小孩子們的命令,他們不敢把已經軟下來的陰莖拔出來,依然插著前面的同事的屁眼裡。都爽過了嗎?

李明問道,是,整齊划一的回答響徹教室。好了,把這裡的衛生打掃好,走得時候記住關好門,記住了嗎?

記住了。然後,4個小孩子說說笑笑的離開了教室,回家去了,留下了20多名防爆警察。這一幕,將繼續上演。

警察的地獄4

趙軍疲憊的回到了家裡,忙了一天,總算可以休息了.誰知道一到家,就看見兒子陰沉著臉坐在沙發上。

趙軍忙問,怎麼了,至強,你媽呢.我媽晚上加班,不回來了.哦,趙軍拍了拍兒子的頭,說,那你吃過飯了嗎。

吃個屁啊.你看看你幹得好事,說著,趙至強從褲兜裡拿出一摞照片,扔在趙軍的面前,你看看你的賤樣,還警察呢,丟不丟人啊.趙軍一看,都是前幾天兒子同學調教自己和隊員的照片,淫穢不堪,尤其是自己穿著警服還似乎很陶醉的樣子看上去非常的淫賤.趙軍當時臉就紅了,低聲說,對不起,兒子,爸爸錯了。

至強一巴掌呼在父親的臉上,罵道,你個賤貨,把我的臉都丟光了,跪好.警察對類似的命令早已司空見慣,慌忙跪了下來,忽然想起這是在家裡,面對的是兒子,剛想站起來,忽然看見兒子陰沉的臉,又不敢了。

你怎麼那麼賤,他們叫你幹嘛你就幹嘛,靠,有事你不會給我打電話嗎.趙軍低下了頭,不敢吭聲,你那麼喜歡被調教嗎,那以後我調教你,你別去外邊丟我得人.說著,至強俯下身子,一把就抓住了他父親的生殖器,由於他父親遵照阿漢的命令穿著開襠褲,至強的手很輕易的就把他父親的生殖器抓出了褲襠.至強也不由得驚嘆他父親巨大的生殖器,一把手居然握不住陰莖,更不要說他父親的睪丸了..而且父親的陰莖在自己的手中居然開始膨脹,明顯在勃起了.靠,你可真是賤啊,看來我們同學說得都是真的,沒冤枉你啊,越是虐待你你就越興奮呢.看著兒子嘲諷的臉神和居高臨下的姿態,警察隊長的內心羞愧到了極點,可是內心裡一股更加強大的渴望卻征服了自己,使自己無力反抗,甚至對兒子的羞辱有著極大的渴望,渴望著兒子進一步的行動.現在,以警犬姿勢開始吧.趙軍聽到熟悉的命令,這是那些孩子們經常用的玩弄自己和自己同事的命令,是十分屈辱的姿勢,可是這回是在自己的兒子面前,如果做了,以後還有什麼臉在兒子面前當父親呢,可是現在的樣子又十分清楚,自己跪在兒子面前,整個生殖器都裸露在褲襠外邊,還堅硬的勃起在兒子眼前,已經這個樣子了,還談什麼父親的尊嚴呢?

正猶豫著,兒子用腳尖挑起父親的臉,問道,怎麼,還用我教你嗎,這個姿勢你不是經常在大街上就練習嗎,今天在家裡怎麼就不好意思了.警察隊長心裡長嘆一聲,緩緩的解開腰帶,把警褲與內褲都褪到腳踝,然後躺在地上,雙腿翹起,使兒子很方便就看到自己的下體,然後右手緩緩的開始打飛機,左手用中指慢慢的插進自己的肛門.至強看著從小到大一直崇拜的父親今天淫賤的樣子,不由得咽了口吐沫.父親強壯的身體從小就像山一樣保護著自己,所以從很早開始,自己就對父親的身體產生了好奇與依戀.現在自己長大了,可是對父親的身體卻依然十分的渴望,可是畢竟那是自己的父親,所以就時常玩弄那些父親的同事來代替對父親的渴望,而今天終於看到了父親的身體,而且父親完全失去了尊嚴,像別的警察一樣供自己玩弄,這怎麼能不讓自己興奮.看著父親那大的驚人的陰莖此刻已經流滿了淫水,而父親已經完全被自己控制住了,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至強再也忍不住了,解開自己的褲襠,把自己那好不輸給父親的雞巴掏了出來.好了,起來吧,別光顧著自己爽了,過來.警察隊長一看到這種情況就明白了,忙起來跪在兒子面前,猶豫了一下,還是低頭吃了起來.趙軍這是自兒子長大以來第一次看到兒子的生殖器,不由得感慨真是自己的兒子啊,無論使粗度還是長度,都好不輸給自己,塞到嘴裡都快頂到咽喉了,才含了一小半,而自己的嘴都快撐岔了.要不是自己在警隊裡經常這樣給別人服務,自己早就乾嘔要吐了.而兒子好像還不滿足,按著自己的頭還往下壓,自己真的使十分難受.不過兒子可能覺得這樣也不過癮,於是躺在了沙發上,命令父親坐在上面,自己動.趙軍叉著大腿,慢慢的坐了下去,可是兒子的實在是太大,就算自己雙手使勁掰開屁眼也進不去,至強忍不住罵道,靠,你屁眼胳膊都放進去過,我得雞巴怎麼進不去?趙軍紅著臉說,那好疼的.兒子可不管那麼多,按著父親的腰,一使勁,便按了進去,趙軍疼的冒了冷汗,可是還不敢叫,這畢竟是在家,萬一鄰居聽見了還以為幹嘛呢.兒子,先別動,爸爸太疼了,趙軍哀求到.靠,還爸爸呢,以後咱倆單獨一起的時候,你叫我爸爸,知道嗎.知道了,兒子,哦,不,爸爸。

趙軍羞得臉通紅,可是卻毫無辦法,而且一種莫明的興奮開始涌來,自己剛才因為兒子巨大的雞巴頂入自己肛門的劇痛導致縮軟的陰莖也開始勃起了.至強看看父親的勃起的陰莖,笑著說,看來你很喜歡這樣子啊,趙軍呻吟著說,爸爸,你以後就是我得親爸爸,爸爸的雞巴好大,兒子好喜歡,我要,爸爸.至強說,那你就自己來吧,兒子.是,爸爸,趙軍一面說,一面上下晃動著摩擦著,還不時的扭動著自己粗壯的腰身.爸爸,趙軍快樂的叫著,你的雞巴好大,弄得兒子好舒服啊,兒子的屁眼緊嗎,爸爸舒服嗎?至強看著自己父親快樂的表情和淫蕩的叫聲,知道她已經快到了高潮,於是也主動配合,挺起腰身盡力把自己粗大的雞巴插進父親的深處.由於剛才趙軍已經自己用手插了自己,加上現在兒子粗大的陰莖一直搗在前列腺上,所以高潮終於到來,大喊著,爸爸,兒子要射了,兒子不行了,被爸爸幹射了,爸爸好厲害,把兒子都幹出來了,說著,一道白色的銀線強有力的射了出去,竟然射到了對面的墻上.至強感覺到父親的肛門一陣緊縮,頓時龜頭一麻,也射了出來,全部都射進了父親的肛門裡.平靜下來的父子倆人都沒動,至強看著父親那英俊的臉龐,此刻由於羞澀,緊閉著雙眼,身上的警服襯托的父親更加威武,而那個粗大的雞巴軟下來的時候也顯得十分誘人.至強忍不住一把把父親拉下身子,摟進懷裡,問道,舒服嗎,兒子?趙軍羞澀的回答,爸爸,兒子好舒服.嗯,以後沒人的時候你就叫我爸爸,知道嗎?

知道了,爸爸.到底是年輕人,看著嬌羞的父親躺在自己懷裡,想到小時候的願望終於實現了,父親終於被自己征服了,至強的雞巴不由得又硬了起來.趙軍的肛門明顯感覺到了,小聲說,爸爸,你好坏.說完,便把頭埋進了至強的懷裡.至強坏笑著,挺起來腰身.房間裡又傳來一陣陣淫蕩的叫聲。

陶勇自從上次的事情以後,就一直躲著阿漢和他的一伙同學.陶勇有著正常的性傾向,只對女人感感覺,對男人是沒有興趣的.不過舊的未去,新的又來了.那天他被那個小流氓王子強看見自己的丑態後,就盡量避開王子強,不料,王子強竟找上門來了.早高峰陶勇剛進警亭休息,王子強就後腳跟進來了.他像是進了自己家一樣,往椅子上一坐,大腿翹二腿,然後對陶勇陰陽怪氣的說,給我點支煙.陶勇一愣,但是又不敢發作,只得掏出煙來,遞給王子強,然後為他點上.王子強趁著陶勇彎腰點煙的功夫,忽然把手伸進陶勇的褲襠裡。

小流氓把手繞過陶勇那粗大的一大砣生殖器,直接伸到了後面的肛門處,摸了摸後面的震動棒,輕聲的笑了出來,呵呵,還在啊,小流氓揶揄的對警察說.陶勇正點煙,忽然一股酥麻的感覺自下而上涌了上來,粗大的陰莖一下子就勃起了.他知道自己的隱祕又一次被這個流氓發現了.此時陶勇勃起的陰莖從褲襠裡探出頭來,樣子肯是可愛.陶勇的臉紅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忽然後腿居疼,王子強的同伙劉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警察的身後,一腿將小警察踹倒在地.陶勇便跪姿面對著王子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