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海龍蛙兵龍漢

楔子【校隊隊長】

2006年夏天的某一個週六,隸屬於海龍蛙兵的王龍漢因週末放假無聊,而上網看看有沒有他感到興趣的事物可以他解解悶的。

他先來到G-Generation論壇,發現在影片區有幾部freeNike大大所發布的體育男影片,點了幾部後,看到了他最喜歡的籃球男的片段,立刻就下載回來觀賞。看完後也打了一槍,解決了一個禮拜操演的煩悶,由於太多天沒打槍,只打這一槍似乎無法滿足龍漢的性慾,即又再到另一個交友網站1069俱樂部看看。

點開1069俱樂部裡面的超勁爆留言板,即看到有一篇主題為「體院籃球校隊」的文章,龍漢很期待的在上面按了一下滑鼠的左鍵,看到裡面的文章寫著:

標題:體院籃球校隊
發信人:隊長
日期:2006年7月8日 21:38
我是中正體院籃球校隊的隊長
想找同樣愛好籃球的猛男尬一下
我想先互尬球技後再互尬屌穴
希望你陽光、黝黑、有肌肉
我的MSN:ccecbasketballcap@gaymail.com

龍漢看了心想『這不是我很想要找的優貨嗎?』

就按下回覆:
我是目前在金門服役的海龍蛙兵:
下禮拜五我有放一個禮拜的假可以回台灣
想跟你約
我當兵是我大學系上的系籃隊長
先加你MSN,就再討論吧!

送出後立刻就加入體院隊長的MSN,過了幾分鐘後,看到「體院超猛籃球隊長已登入」的訊息從螢幕右下方跳出來。

「嗨 我是那個海龍的」龍漢很主動的先打了招呼
在滿懷期待之下收到了回覆「你好!! 我有看到你的留言,我決定要跟你玩了」「很難得可以遇到海龍蛙兵耶,一定很壯」體院隊長回覆著
然後兩人就開始BalaBala的聊了起來,並約定下週六中午在中正體院的室外籃球場見面。

第一回【球場】

經過了幾天的嚴厲操練,終於等到禮拜五的回台假期,龍漢已迫不及待禮拜六的到來。
隔天,台北氣溫是熱死人的35.8度,萬里無雲豔陽高照,龍漢很準時的於11點半來到中正體院的籃球場,看到有個短髮、黝黑、身材一流的陽光大男孩在籃球場上揮汗,身上穿著寫著『中正體院』四個字以及背號8號的球衣,龍漢心想「一定就是他了!」

立刻過去打招呼。「你好,我是海龍的龍漢。」龍漢先自我介紹。「喔...呼...你好阿,我叫培宏,你可以叫我阿宏。」「來打球鬥牛吧!」校隊隊長一臉陽光的說著,但其實卻被龍漢結實壯碩的身材吸引著,心中想著「等下一定要好好的幹你一番」。接著阿宏對龍漢說「光打球沒意思,我們只要誰進一球,對方就做20個伏地挺身外加30下蛙跳如何?」龍漢心想反正平常也被操習慣了,就一口答應。

鬥牛才一開始,阿宏就以轉身過人攻下第一分,龍漢澤必須遵守遊戲規則做體能訓練。之後阿宏不斷展現出身為校隊隊長的精湛球技,使龍漢節節敗退,最後兩人鬥牛結果是67比35龍漢足足落敗32分結束。「你真的超強的耶,不愧是全台最強的校隊。」龍漢一邊擦著汗一邊說著。但龍漢因在烈日下做了640個伏地挺身以及960下的蛙跳,雙腳已經有點無力,且在艷陽下打球,兩人的身體早就濕透了,球衣整個是貼在厚實的胸肌和壁壘分明的腹肌上,身材更顯得清楚。龍漢仔細一看,發現阿宏濕透的球褲有一塊鼓起,就直接問道「幹!你沒穿內褲喔!」,龍漢顯得有點興奮。「沒穿阿」阿宏一邊說一邊把已勃起的硬屌從寬大的褲管拿了出來,「怎麼樣?大不大阿?等下就讓你爽的歪歪叫!」

龍漢看到那根勃起的屌應該有超過19公分的長度,粗看起來也有4公分,心裡想說「我在部隊中已經算是很大的了,沒想到還有如此般的巨砲。看來等下我只有被操的份了。」頓時間阿宏撲了上來,手開始在隆和身上游移,並在耳邊說「海龍的很屌嘛...還不是只有被我操的份,讓我捅爆你的屁眼,捏爆你的胸肌,咬爆你的奶頭吧」就把來不及反應且有點無力的龍漢整個壓倒在球場上。在戶外的球場上即將上演一場血脈噴張的性愛大戰!

阿宏把龍漢的兩隻手舉高壓制住,然後把他的球衣脫掉,露出在部隊中訓練出來的猛男身材。汗水讓龍漢的胸肌顯得更壯碩性感,阿宏不停的揉搓龍漢的胸部,嘴巴更是死咬著奶頭不放,龍漢因這種刺激而開始呻吟,褲子內的陰莖也漸漸的甦醒。龍漢不停的掙扎,他心想「我來是要幹你,怎麼換成你幹我?」。這時,阿宏突然把龍漢的球褲整個脫掉,19公分的猛獸立即跳了出來,在光天化日下全身只剩一雙球鞋的龍漢感覺有點困窘。阿宏用力的把他翻了過去,並壓在龍漢身上讓他不能動,「海龍的屁眼,不知道緊不緊」,說完之後就把從露出球褲褲管外的巨屌狠狠的塞到龍漢的屁眼中,「幹!好痛...你媽的快給我拿出去」龍漢大叫著,因阿宏分泌了大量的前列腺液,所以也不需要潤滑劑就很直接的塞了進去,也不管龍漢的哀求,奮力的抽送著。

「為了不讓你的手碰你的屌,我要把你綁在籃球架上,沒有把你幹射到虛脫我是不會拔出來的,你就乖乖的聽我的話吧!」阿宏把龍漢的雙手用繩子把在球架上,並將他那小腿肌肉結實的雙腳張開往上抬至肩膀架著,就用這種屁眼全開的姿勢幹著。阿宏的每一次衝擊,都直攻龍漢的前列腺,龍漢的屌一直跳動,不停的流出淫水。此時,校內下午1點的鐘聲響起,下午1點,是學校各校隊的練習時間,運動場上慢慢的出現了許多準備練球的學生。「啊..啊...嗚...有...有人...啊..好爽...啊.....」龍漢很痛苦的說著。「有人?就給他們看啊!給他們看看被綁住無法動彈的海龍蛙兵有多耐操啊!幹死你!」

說也奇怪,在一旁練球的足球隊和橄欖球隊都完全沒人理會籃球場上的春戲,而旁邊的球場也有許多人在打球。龍漢也不管這麼多了「要看就給他們看吧,反正被綁住了也沒辦法。」大約過了30分鐘,阿宏依然是猛攻,身上的汗水使球場一片濕,此時龍漢的身體漸漸有了變化,「啊...我...我要射了...」,阿宏聽到這句話幹的更是大力,每一頂都好像要貫穿龍漢的身體。「啊...啊...啊~~~~~~~~~~~」一聲怒吼響徹天際,一道又一道累積了好幾天的白濁精液就這樣的被幹了出來。「哼..還沒結束呢!」阿宏依舊猛力的幹他的前列腺。「啊..嗚...我不行了...啊..不要再幹了...你到底要射了沒...」「快了..快出來了...啊...嗯...」龍漢全身顫抖著任憑阿宏擺佈,持續著活塞運動20分鐘,阿宏的巨屌更為膨脹,抽差速度更快,「啊...來了來了...幹!!!!!」把所有的男性精華都射進了龍漢的體內...結束了這一場球場上的好戲。但...真的結束了嗎?運動場上依舊很多人在練習著...

第二回【體育館的派對】

經過了將近兩小時的狂操以及之前的打球和體能訓練,龍漢雖然是海龍蛙兵出身的,但是也稍微感到有點不支,阿弘看他這樣就說「被我幹很爽吧,看你這麼累,要不要到我宿舍休息一下?就在前面而已。」龍漢已經覺得很累想稍微休息了,也就順口說好。
到了宿舍,阿弘比了一下床的方向,然後手上拿了一杯水給龍漢,「床在那,剛叫的很累吧,喝口水再去睡。」渾然不知的龍漢,躺上床後,因水中的安眠藥發揮效用而睡得很沉。

大約過了三個小時,龍漢身體被潑了一桶冷水而突然清醒。醒來後發現自己全身被脫光的躺在一塊很大的桌子上,雙手被向外綁著、雙腳被向上吊起,菊花整個暴露在外面。他稍微環視了四周,發現自己是在體育館裡面,旁邊站著一群穿著運動服裝的男人們,心中開始產生害怕的感覺。
此時,阿弘走到他的旁邊,跟他說「這些都是我們學校一些校隊的學生,有籃球隊、足球隊、橄欖球隊、棒球隊,人不多,大約100人而已。他們大部分都不是同性戀,很多人只是想嘗試不同的感覺,我在幾天前就有先跟他們說你今天要來,你就好好的伺候這些球員吧!」龍漢聽到後大罵「操你媽的,原來你是設計好的,幹!快把我放開!」當然,不會有任何人來把他放開。阿弘拿了一個針筒往龍漢的手臂注射了黃色液體進去,「這是特製的強力春藥,等下你就會很想要跟他們玩的。看看我們國家訓練出來的蛙兵到底有多耐操。」

龍漢開始覺得全身發燙,跨下的19公分巨屌也漸漸勃起流出許多前列腺液。「不錯嘛...不愧是海龍的,中午讓你爽射過一次了,現在還可以流這麼多淫汁出來,兄弟們!PARTY開始囉!!」

由於在球隊中有學長學弟制,在這次的遊戲中只有三四年級的才能玩屁眼,一二年級的學弟們只能打手槍射到龍漢身上或是口內。阿弘宣布PARTY開始後,大家一擁而上,在龍漢的眼前看到一群大約有40幾個健壯的體育男在打手槍,而他看不到的後面...感覺到有人在塗潤滑液,然後有人把一個東西塞進他的屁眼。「幹你他媽的跳蛋!啊...呃啊!」沒錯,是足球隊的副隊長用跳蛋這在使這位黝黑海龍蛙兵的屁眼放鬆,接著就把男人身上的凶器狠狠的插進去。跳蛋放在裡面強力震動而後面還有一根屌在往前鑽,龍漢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而開始怒吼起來。

而學弟們也沒有閒著,不停的打手槍射在龍漢的臉上與嘴裡,現在他的臉幾乎已經看不到黝黑的膚色了,看到的都是白色的黏液。菊花也是一位接著一位上,現在他體內已被放入了5顆跳蛋,震的他的前列腺液整個都弄濕了他的陰毛甚至流到了肛門。緊接著上場的是棒球隊的隊長,他拿著一根球棒,狠狠的就往龍漢的屁眼頂,龍漢大叫一聲幾乎快昏過去了,嘴巴裡的精液就一股全吞進肚裡,而當球棒用力頂到底時,龍漢的屌激射出白濁的精液。當他習慣這種龐然大物在體內時,棒球隊長又把他的屌從下方些微的空隙中擠進來,並不停抽差,龍漢整個人感到痛不欲生。

在接近尾聲時,橄欖球隊的隊長與副隊長不知從那邊找來了一根長25公分粗5公分的假屌,同樣也是廢話不多說的就直接插入,因為經過前面的巨屌亂插後,龍漢的屁眼也已經很鬆了,所以可以很輕鬆的插入,但這次可不只這樣,橄欖球隊的隊長與副隊長兩人都擁有傲人的巨屌,而他們兩人也要同時與假屌同時插進去。龍漢再次感到虛脫,身體很不爭氣的因為前列腺不停被刺激,已經射到沒東西射了,被懸吊的雙腳不停的抖動,一道又一道的尿就從龍漢的馬眼中噴射而出...

晚上的體育館充斥著男人們的汗水以及怒吼聲,這個淫亂的狂歡從晚上的六點持續到隔天早上六點,學弟們很努力的每個人都射了三次,主角龍漢黝黑的身體已經沒有一個地方是黑的了,屁眼也從菊花變成了向日葵,偌大的洞彷彿可以把保齡球塞進去一樣。此時,阿弘在一旁說著「感謝大家來參與這次的PARTY,希望大家都很盡興,只不過我們的男主角已經有點累了,但我們還有個最後的高潮」,右手拿出一個貞操帶,「沒錯,我們的主角龍漢要把這個當成內褲穿在身上,直到他要回部隊的前一天晚上,但是這個貞操帶有點不一樣,就是他後面還有根假的電動巨屌,穿上開啟後一定要用鑰匙打開後它才會停止,現在來幫他穿上吧!」
龍漢已經全身無力兩眼無神的看著運動男們幫他把貞操帶穿上,而阿宏走到他旁邊對他說「我記得你是放假一個禮拜,下禮拜三中午12點你再到球場來找我,到時再幫你解開。」說完後把龍漢放下來,大家就很滿足的離開了體育館。只剩龍漢一人全身精液還穿著貞操帶的躺在位於體育館中央的桌子上...

第三回【復仇】

龍漢拿起被放在旁邊的球衣球褲,拖著疲憊的身體把衣服穿在滿是精液的身上,而下體因射精過度而導致紅腫疼痛,但插於肛門內的假陽具又不停的發出強烈的震動,刺激著龍漢的前列腺。但此時他已無法再勃起了,就算能勃起,貞操帶前方的針刺也會因勃起而刺到陰莖。龍漢嘴裡念念有詞「操你媽的球隊男,把我搞的這麼慘,一定要報仇...!」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龍漢慢慢的走到停車場,開車回到他的住處。
回到家他是想盡辦法要解開這個貞操帶,後面有個巨根頂著,想上大號也沒辦法,而雖然前面有開個小洞,但要尿尿也是有點難度,很容易會碰到前面的針。看來龍漢必須痛苦的度過這幾天了。這時,他想到了一個人...

到了禮拜三,龍漢按照約定回到了中正體院,而阿弘也在球場上等著他。「不錯嘛...蛙兵果然很服從紀律,很準時!看來你很想再被我幹一次。來,先幫你把你的"內褲"解開吧,後面的巨屌插著很舒服吧!」阿弘走到龍漢身邊幫他把貞操帶拿掉。此時,阿弘的背後突然有個人影閃過,一棒打在阿弘的後腦杓。
「唉,你下手沒太重吧。」
「放心啦,他只是昏過去而已。」

等到阿弘醒來,發現自己在一間廢工廠裡,雙手被反綁在後面,而眼前站著兩位壯碩的猛男。「幹!你這死海龍蛙兵想幹嘛?」阿弘很生氣的問。「幹嘛?幹你啊,你把我搞的這麼"爽",我不也讓你好好爽一下怎麼行呢?跟你介紹一下,旁邊這位是我多年的好友爆哥,他是海軍陸戰隊的,很愛玩道具,今天輪到你當我們的性奴了!」龍漢面帶微笑的對著阿弘說。
阿弘身體不停的掙扎著,爆哥隨即往他的肚子揍了一拳下去,「動什麼動,玩具是不會動的!」說完就把阿弘的眼睛整個矇起來,嘴巴咬著口球,並拿出乳頭夾往阿弘厚實胸肌上的兩個點夾了上去。「嗚..嗚嗚.嗚...」阿弘感到會痛,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並且不停的流著口水。

此時爆哥拿出了十顆跳蛋,打算一次全放進去,並給龍漢一根大約長20公分的電動按摩棒。「漢草ㄟ,等一下你先把這跟放進去開到最強,我再放跳蛋。」龍漢聽了照做,沒想到按摩棒一插進去,阿弘就因棒子的360度旋轉而達到高潮,尚未硬起的陰莖流出了許多白濁黏滑的精液,而嘴巴還是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爆仔,你那東西怎麼這麼厲害!」「廢話,我研究開發的耶,世界上只有這一根而已,等下我把跳蛋放進去你就知道了。」說完就把跳蛋一顆一顆的塞進去,每塞一顆阿弘漸勃起的陰莖就跳動一下,他現在感覺到體內的跳蛋是隨著按摩棒在旋轉震動的,這種刺激還真是前所未有的強烈,阿弘又噴了一地。
爆哥在阿弘噴完後,把按摩棒又往前推擠了幾下後用力的拔了出來。頓時阿弘感到一陣空虛感大喊著「不..不要...快放進來...快!」此時爆哥給了龍漢一個眼神,示意要他幹進去。龍漢很迅速的脫去身上的衣物,直搗體育男的穴。原本阿弘已經軟掉的屌,又因龍漢的猛幹前列腺而勃起。「這小子不錯嘛,已經射兩次還還可以這麼迅速的勃起」爆哥在一旁說著,手也沒有閒著的拿著自慰套幫阿弘套弄著。阿弘完全禁不住前後夾攻的刺激,射了站在他前面的爆哥滿臉的精液。「幹!這小子怎麼第三次還是又多又濃啊。敢噴的我滿臉,漢草ㄟ幹爆他!」龍漢很賣力的幹的滿頭大汗,汗水經由他的額頭滴到阿弘的身上,此時阿弘身上已分不清是口水、汗水、還是自己設出的精液了。突然,龍漢猛然一叫「喔喔~~~~~~~~~喔~~~~幹!」把男性精華整個注入在阿弘的腸內。

爆哥看龍漢已經射出了,就說「你報仇了吧,看他這麼會射,我想試看看我新研發的道具」說完就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透明的罐子,跟前列腺刺激器。阿弘因被矇眼,不知道他們想做些什麼事,只能汗流浹背的倒在旁邊不停喘息。爆哥把前列腺刺激器插進阿弘的屁眼,阿弘震了一下,然後把透明的罐子裝在他的屌上,並按下開關。「這個機器會一直吸你的龜頭,射出的精液會存在罐子頂端,後面插著的只是要刺激你而已,你就這樣再這邊過一晚吧,我明天會再來看你的。」接著把他嘴上的口球拿掉,裝上了另一個機器。「為了怕你口渴或肚子餓,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這機器每半小時會放出5cc的精液,這些精液是我這一個月以來從別人身上和自己身上所取得的,你就好好品嚐吧!可不要說爆哥我對你不好啊。哈哈哈哈!」說完就和龍漢兩人離開了。
隔天,龍漢回部隊去了,爆哥來到廢工廠,看到阿弘還醒著,但是全身不停的抽蓄著。他過去把機器關掉,看一看存量說「真厲害,體院隊長果然不一樣,昨天已經先射了三次,被我這樣榨取精液還可以出來30cc,把這些全部給我吃下去,這次就放你一馬。」爆哥把東西收一收,就丟下滿身汗、下體腫脹以及滿嘴精液的阿弘而離去。

第四回【X部隊】

龍漢回到部隊之後,繼續過著操練的生活,但心中卻是念念不忘那一個禮拜所發生的經過。過了幾天,營區接到通知在馬祖的西莒島外的一個小島嶼要成立一個新的單位,希望能從龍漢的這個部隊中挑三名菁英過去。連長一接到命令,立即集合大家宣佈這件事情。「我想大家都已經了解了,這個單位是秘密單位,聽說操練方式也不太一樣。我現在宣布要轉調單位的同仁,唸到的請出列。『李正豪』、『王龍漢』、『吳世偉』三位,解散後這三位跟我到辦公室。解散!」
在連長的辦公室中,向龍漢等三位交代了一些事項「身為身強體健的海龍蛙兵被選為新單位的一員要感到無比的光榮,你們三個都是我們部隊中不論身材或是表現都是最優秀的,但是這單位和一般的部隊不太一樣,進去的時候還會有一些測試訓練,如果沒過的話就會被刷下來回到原部隊,希望我不會再看見你們。下午接派的船就會停在港口了,你們先去準備準備吧。」
到了下午,龍漢等三人背著自己的行囊在港口邊等著。看到一艘軍艦緩緩駛進港口,而艦上站著一位軍官。停靠岸後,軍官走下船對著連長說「嗯,你們部隊果然不一樣,訓練有素,蛙兵們個個都黝黑結實,那麼現在就歸我所管了!」。看來這長官的官階比連長還大,只能敬禮說「是!長官!」,而龍漢也即將踏上軍旅生涯中,最難忘、最特別、也最嚴苛的一段考驗...

坐了半天的船,來到了馬祖外島的外島中的外島已經是晚上了,下船後也看到了來自於其他部隊的弟兄,「操,怎麼每個人都比我們壯。」龍漢看了一下之後跟正偉稍微說了幾句。此時,哨音響起,班長大喊「集合!」。龍漢三人也顧不得身上的行囊,快步的跑到班長面前。「歡迎各位來到這個新成立的單位,本單位的代號是X,先跟各位說明一下成立的目的。近年來有很多大陸的偷渡客來台探取軍事情報,本單位就是要用各種方法來拷問這些被抓到的偷渡客,逼他們說出大陸那邊的情報。是經過國家許可的,所以各位也不用太在意拷問的後果。我們從各部隊中挑選了總共25人,但我們只需要20人,所以從明天開始的考驗中,我會每樣考驗淘汰一個人並遣送回原部隊。不過淘汰的人在離開前必須接受懲罰。考驗的方式每天都不一樣,會當天再告知你們。不敬禮解散。」

一早起床盥洗後,馬上就集合準備第一項考驗。「由於我們會用各種方式來拷問犯人,最常用到的刑具莫過於是你們身上的屌,所以在這邊就是要鍛鍊你們的屌、屁眼和身上的肌肉,有問題的舉手。」班長一集合就對大家講。「報告,沒有!」雖然大家對這樣的考驗有點驚嚇到,但還是必須這樣回答。「很好,現在大家把身上的短褲都脫下來,我要量你們每個人的屌長大小做為評分的標準。」大家開始搓弄自己的屌,硬要弄勃起。「喂!李正豪,你幹嘛不勃起?」「報..報告!我...不知道..」李正豪因為第一次在要眾人面前勃起所以很害羞。「旁邊的那個,你幫他吹大!」班長指著龍漢,當然龍漢裝的千百的不願意的樣子,但實際上卻很爽。

等班長都量完後,又下另一個指令「現在我每人發一個掛勾,你們把它套在你們的屌上,接著下面掛著半桶水,我裡面會放三顆乒乓球,等下給我跑操場30圈,如果有人的球掉出來你就倒大霉了!跑!」大家也只能硬著頭皮跑,跑太快水桶會晃的很大球就會掉出來,跑的太慢的話,屌又會因為水桶的重量而被拉扯的不舒服。
到第23圈大家跑得汗流浹背時,突然有人水桶掉了下來。「李正豪又是你!你被淘汰了!海龍蛙兵有這麼不耐操嗎?」李正豪心中感到有點恐懼,他怕的是回原部隊會很丟臉,也害怕等下不知道會如何進行的處罰。
「大家集合!」班長大聲的命令著。「因這位弟兄未達到考驗標準,必須接受處罰並遣送為原部隊。」「你知道你為什麼水桶會掉嗎?」班長問道。「報告!不知道!」李正豪壓抑著內心的恐慌回答著。
「因為你肛門沒有用力提氣,導致你的屌沒辦法一直處於勃起狀態,所以你欠缺訓練的地方是你的屁眼!懂了嗎?所以現在要給你處罰,順便鍛鍊你一下!」此時班長從後面拿出一根看起來不算大的假陽具。「王龍漢,你看起來跟他感情很好,就由你來處罰他。」龍漢有點不忍「正豪,對不起了,班長的命令不能不聽。」說完就把那根假屌插進李正豪的屁眼裡。「啊~~~」李正豪因從未被插入過而哀嚎著。
但是這根假陽具可是一個名器,「喂!底部有個開關,按下它。」龍漢照著班長的命令做了,此時假屌開始自己旋轉了起來。「旁邊的幫浦可以充氣,也給他弄一下。」龍漢繼續聽命令行事,龍漢按愈多下幫浦,正豪體內的陽具就不斷的旋轉漲大而痛苦不堪,隊上的弟兄們看到身材這麼壯碩的男子漢被這樣玩弄,也感到有點興奮。這時,因假屌不斷擠壓正豪的前列腺,怒吼的一聲,將累積在體內多天的精液射的全身都是。

此時,弟兄們因很久沒做愛而感到慾火焚身。「那麼,接下來該讓弟兄們訓練一下你們的武器了。把那個淘汰者像上女人一樣的上吧!」一群肌肉猛男挺著大屌就向前衝,也不管對象是男是女,就這樣幹了進去。但身為同學的龍漢和世偉兩人卻只能無助的在一旁看著曾和自己共患難的朋友這樣被一群男人輪姦。

第五回【障礙賽】

班長看到龍漢和世偉兩人站在旁邊,就說「你們兩個,為什麼不一起參與訓練?有給你們特權嗎?這是命令!」兩人心中百感交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自己的同袍。「幹..好痛...啊!!」正豪哀號著,但隨即嘴巴就有個陽具頂了進來讓他無法出聲。龍漢挺著他19公分的大屌,為了執行命令,就往正豪已滿佈精液的洞穴中突進,而正豪的嘴巴正含著的是世偉的陰莖,此時兩人只希望趕快射精結束這場處罰遊戲...

龍漢用力的往前頂,正豪因嘴巴含著世偉的屌而無法出聲,但其痛苦的表情以把他所想表達的都表達了出來。後面的陽具不斷的壓迫到前列腺,此時正豪突然感到一陣尿意,一道又一道透明的尿就從正豪的馬眼中噴出。「看!他被幹出尿來了!」在一旁觀看的弟兄們歡呼的叫著。伴隨著尿液之後的是一陣抽蓄的抖動。「啊...來了...啊....」正豪不停的叫著,濃稠白色的精液就這樣湧出,即使他之前已經射出了很多次,仍有不少的量,連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因射精的緊繃,導致前後夾攻的兩人,也被萃取出了男性的菁華。正豪把大量的精液都射在世偉的臉上,而龍漢就直接的往屁眼裡發射。結束了這一場的處罰...
隔天一早的晨間集合,「經過昨天那場處罰,大家應該都知道被淘汰會有什麼後果。昨天的失敗者已經被送回去了,想必他感到非常的屈辱。沒錯!我們就是要讓來到我們這邊的犯人感到屈辱而講出情報。今天的訓練是要鍛鍊你們的括約肌,等下我每人會發五顆跳蛋,要給我全塞進你們那髒到不行的屁眼裡然後強度開到最大,屁股給我夾緊一點,如果跳蛋掉出來就等著接受處罰吧。另外,如果因受到刺激而射出來也算淘汰。」接下來的時間大家很努力的把所有跳蛋都塞到自己的肛門裡。接著班長又開口了「那麼開始今天的訓練,今天要玩的是5000公尺障礙,開始!」
班長一聲令下,大家就開始向前衝,但是加上有跳蛋的刺激,大家一邊跑一邊屌的淫水一直流。爬竿、獨木橋、跳溝、匍匐前進...等,都讓弟兄們做起來格外的吃力,但每個人也都很順利的跑完了。「很好,大家都做的不錯。不過今天沒有淘汰者不行,我看這樣好了,為了讓我們的訓練速度加快,今天淘汰三人。剛才最後三名的出列!」聽到這邊大家都傻了,想說這班長還不是普通的機車變態。隨即有三人站了出來,分別是明憲、小凱和阿揚。「喂,你們三個剛剛很混嘛,跑這麼慢。你們是陸戰隊的吧。」三人的屌因後面跳蛋的刺激仍不斷的流出前列腺液。「看你們水這麼多,就來當著大家的面互幹吧。」
就在大家的面前上演了一場春秀。明憲挺著他那巨大傲人的屌,緩緩的往阿揚的屁眼裡插進。「啊!!!嗚....痛!!」阿揚痛苦的叫著。此時班長又下了命令「小凱也把屌放進去,雙龍入洞有沒有聽過?」。阿揚滿臉痛苦扭曲,但小凱也只能照做,從剩餘的小縫隙中,硬是把屌擠了進去,阿揚痛的昏了過去。兩人一上一下的幹著,阿揚因身體受不了刺激自己狂射了出來,而此時也因太過於刺激而醒了過來。兩人不斷的抽差,這時,明憲說他要射了「啊...喔......幹!!!好爽!!!!」正準備要拔出來的時候班長又說了「誰准你拔出來的?繼續插!」「報告班長,但..但是!」明憲想解釋屌已經軟了,但此時因射出的精液潤滑加上小凱屌的摩擦,使得明憲又再次有了反應。就這樣兩人幹著阿揚輪流射精了一個晚上,而阿揚自己也射了五、六次。三人身上的精液和汗水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的耀眼...三人也在經過不斷射精的馬拉松障礙賽後,不支倒地。

「回寢室吧,最後的測驗將於七天後舉行,這段時間為避免大家打槍射精,等下每人一件貞操帶給我穿上,至於測驗是什麼,到時候就知道了。總之,這段時間不准射精,只准做一班的體能訓練!解散!」龍漢心想說「管你什麼測驗,老子我經歷之前被體院的集體輪姦後可是耐操持久的很。」但是耐操持久將帶給龍漢最大的危機。而在部隊解散時,變態班長的眼神一直注視在龍漢的身上...

第六回【精】

經過了一個禮拜一般的障礙、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單槓、爬竿等基本出操的操練,終於來到了接受最後測驗的時刻。中午十二點,在班長的一聲令下,部隊的所有彪形好漢穿著已經穿了一個禮拜的貞操帶集合於烈日的廣場下。

「經過這個禮拜的訓練大家辛苦了,忍一個禮拜不射精想必各位都非常的痛苦,但各位不用擔心,因為今天的最終淘汰測驗會讓你們射個夠!」變態班長手上拿了個600cc的寶特瓶。「等下大家可以把貞操帶脫掉,今天的測驗是,每個人輪流打手槍把這個瓶子裝滿。但是注意,因為以後要拷問的犯人可能很多,不可能每個人都讓你們慢慢磨,所以在這次的測驗中,射的最慢次數最少的人淘汰!」大家聽到班長所說的,再看到寶特瓶,都有點傻眼。一個男人平均射精的量是2~5cc,線在站在這邊的有21人,600cc的瓶子換算起來每人至少要射六次以上才有可能裝滿。
龍漢心一驚,平常他做愛和打槍都是最持久的,加上之前的體院刺激讓龍漢可以撐個一小時不射精都沒問題。大家就在陽光之下開始套弄著自己的屌,並於射精時對準寶特瓶口射了進去,射了又打,打完又射。過了三個小時,每個人的屌都紅腫發燙,且射出的量也很少,但寶特瓶也已差不多快裝滿了。此時班長喊停,「雖然沒有全滿,但是結果應該很明顯了。海龍蛙兵的龍漢只射了4次,其他人都有到6次以上,所以這次要接受處罰的是龍漢!」

龍漢很不服,他覺得每個人的體質不同不應該這樣測,但他又能說什麼呢?在部隊裡長官的命令就是聖旨。「王龍漢,你的處罰就是把這瓶600cc的精液萃取濃汁都喝下去!」龍漢硬著頭皮忍著腥味一口一口慢慢的倒。「誰叫你慢慢喝的!」班長手過去直接把寶特瓶硬往龍漢的嘴裡塞,龍漢一陣作噁,但只能讓21人包含自己的精液不停的往肚子裡吞。
「你不要以為你的處罰就這樣結束了,晚上8點到我的寢室來,真正的處罰才要開始呢。」
晚上,龍漢敲了班長的房門。
「進來。」
一走進班長房間,變態班長就說「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脫掉,換上這條短褲。」短褲是紅色的,但是非常的小件,龍漢穿上後會整個屌把內褲都給撐起來。接下來班長拿手銬銬住龍漢的雙手,拿眼罩罩住龍漢的眼睛。「記得,班長的命令你都要服從!」「是!Yes Sir!」但其實龍漢心中是百般的不願意。

班長此時拿了個電動的假陽具,隨便塗抹了KY後就把短褲稍微往下拉一點,直接往龍漢的屁眼塞了進去,並將褲子拉回原處。龍漢痛的大叫,但班長卻完全不理會,拿出麻繩把龍漢五花大綁後,用了一個鐵鉤讓他吊在天花板上。「王龍漢,我注意你很久了,你之前把我體院的表弟搞的很慘嘛,讓他射了一夜的精,我倒也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這時龍漢才會意過來,原來這個變態的班長是培宏的表哥,但...這也太巧了吧。
假陽具不停的振動旋轉,龜頭則不停的分泌出前列腺液,搞的小紅短褲前面的一片的濕。此時,班長拿出了夾乳器,分別夾上兩個乳頭後,另一端則套在龍漢的巨大陰莖上,並將振動開關打開。現在龍漢的肛門、屌以及乳頭都被前列的震動所刺激著,被綁住的身體不斷掙扎,但因太過刺激而已有想射的感覺。班長一拳打在龍漢堅實的腹肌上。「有說你可以射精嗎?你自己打槍都打這麼久,這一點點的刺激怎麼讓你這麼快就射了?」班長隔著褲子不停玩弄龍漢的屌,卻又不讓他射精。就這樣反覆了十幾次,龍漢實在是受不了了。「報告班長,我...我可以射出來嗎?已..已經快不行了...」「不行!」得到這樣的回答。

班長拿了一顆跳蛋出來,並把龍漢的屌掏了出來,順著前列腺液的潤滑,用力一塞,就把跳蛋塞進龍漢的尿道裡。尿道從未有異物進入過的龍漢,痛的大罵「幹你X的,把我放下去。」班長依舊不理會「那怎麼行...我還沒處罰夠呢。」便把跳蛋往內推並打開震動,龍漢滿身是汗,地上也被汗滴濕了一片,想射精但卻因尿道被堵住而無法射出的痛苦,龍漢正承受著。
就這樣折磨了將近兩個小時,班長才答應讓他第一次射精。班長用力的把跳蛋往外拉,精液也緊接著射出並參雜著一些血絲。然而,這次射精後緊接著的就是無限的射精地獄。變態班長手塗滿潤滑液,不停的幫龍漢打手槍,不停的刺激撫摸著龜頭,龍漢又射了一次。就在這樣不停的循環下,班長幫龍漢打了一夜的手槍,龍漢也射了一晚,即使射到最後已經是空包彈了,班長依然持續的在幫他打。

在接近尾聲的最後,班長把龍漢放了下來,並把乳夾以及一直插在後面的假陽具拿掉,手抹著龍漢射出的精液塗在自己的屌上當作潤滑,就往龍漢的屁眼插進去,而龍漢早已無力反抗,只能任憑擺佈。
早上...龍漢就因被部隊淘汰而被送遣返為原海龍蛙兵的部隊中。身上還滿是昨晚留下的汗與精液以及變態班長的送行禮物。

第七回【游泳】

龍漢遣返部隊後過了半年,回台休假時想去游泳稍微放鬆一下自己。到了泳池之後,因為是非假日所以人並不多。換好了泳褲後稍微做了一下熱身,便跳到水裡開始運動,游累了就稍微泡在水裡休息一下,順便欣賞一下穿著紅色三角泳褲的救生員們。

說真的,這個泳池的救生員還都頗優的,年輕約20上下、短髮、小麥色皮膚、健壯的胸腹背肌以及倒三角的身材。龍漢泡在水裡看這些救生員在岸上走,有的沒班也跟著在水裡游泳運動,幻想著「如果能跟這些人搞一次不知道會有多爽,不管是我幹人或是我被幹!」,褲子裡面的巨屌也漸漸的勃起,龍漢在水裡搓弄了幾下後,又繼續來回游了20趟。
此時,龍漢注意到一個胸腹肌明顯的救生員穿著小紅短褲在和正在值班的救生員聊天,心中想著「真是個極品,我欣賞的型!」,眼神就一直注視著那個救生員。大概看他們聊了一會兒,龍漢就先行上岸準備到淋浴間稍微沖一下。上岸後龍漢在岸邊脫下泳帽蛙鏡,在隨便撥弄那短到不行的頭髮時,又往救生員那邊看,發現他的極品不見了,就一邊往淋浴間走一邊東張西望的找看看那個好菜在哪,但還是沒看到。

龍漢很失望的走進淋浴間,打開第二扇門,走了進去轉開水龍頭,舒服的熱水就從蓮蓬頭不斷的灑下。洗頭沖澡完畢,正準備要離開淋浴間時,突然聽到好像有小聲的呻吟聲。仔細聽,聲音是從隔壁傳來的。
這邊的淋浴間為了讓熱氣能快速散發,在牆壁上都有鑽幾個洞,一般的洞都是由下往上鑽,無法看到隔壁,但被龍漢發現一個可以清楚看到隔壁的小洞,應該是有心人士挖的。「幹!是剛剛那個極品!」龍漢內心說著,眼睛卻看到他坐在地上兩腳張開的打手槍。就這樣龍漢在淋浴間偷窺著隔壁的猛男打槍,看著他手在上下抽動時,胸肌也跟著跳動;看著他在刺激龜頭時,臉上痛苦又爽快的表情。當然,龍漢也沒有閒著,他也跟著在打槍,胸肌也跟著節奏在跳動。

這時,兩人同時打開了水龍頭,又再次的沖了一次澡。也同時打開了淋浴間的門,同時走出淋浴間,同時對看了一眼,同時的對對方笑了一下。當遇到一個自己很欣賞的人時,就是有這麼多的同時。

離開淋浴間後,極品救生員笑笑的跟龍漢點了個頭說「你好,我叫嘉凱,是中正體院的游泳隊,在這邊做救生員的打工。剛剛因為很多天沒打了,有點忍不住,就在你隔壁打手搶,希望不要介意。」然後露出陽光男孩特有的殺死人微笑。龍漢也禮貌性的回應「我叫龍漢,是海龍蛙兵,你好。」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龍漢就問說「看你身材不錯,一定很會游吧,改天來切磋一下啊。」「沒問題啊,我每天都會在這邊,反正是暑假。」但是嘉凱並不知道其實龍漢真正想切磋的不是泳技...

第八回【泳池激情】

過幾天的某個早晨,龍漢一到泳池就看到極品嘉凱在泳池中教著一群小朋友學游泳,下水和嘉凱打個招呼並稍微游了一下後,就到露天看台做日光浴並偷看那說臉是臉、說身材是身材的極品,而且還看到有幾個陪小孩一起游的媽媽不停的和嘉凱聊天,手還順便吃了嘉凱的豆腐。

小朋友的游泳課下課了,嘉凱也到看台找龍漢,龍漢隨口就問「剛剛那群媽媽在跟你說什麼啊?」
嘉凱右手舉起來,搔了一下後腦杓說「沒有啦,就她們想介紹女朋友給我啊,搞的我亂不好意思的。」
龍漢大笑「哈哈哈哈,沒想到你還滿有媽媽緣的啊!」

就這樣稍微的聊天,好像不是才剛認識的朋友一般。

「耶...你沒擦防曬油嗎?身上好像有被太陽曬到紅腫的感覺」嘉凱問道。
「沒阿,就只是想稍微曬一下,今天太陽怎麼這麼毒啊。」
「那我拿防曬油讓你擦一下」嘉凱起身就去把防曬油拿來。
龍漢與嘉凱擦著防曬油,並幫對方擦著背部。「幹,你背肌超有彈性的」龍漢假裝很驚訝的說著。「來啦,把泳褲脫掉我來幫你擦看看你的屁股是不是也一樣有彈性啊,哈!」兩個人就在露天看台上打鬧著。
此時嘉凱因為等下還有課,就跟龍漢說「陪你曬一下後我等下還要上課,今天這邊晚上是我關門,看你要不要晚上快打烊時再來找我?大約是11點的時候,到時再來尬泳技啊!!」龍漢想到晚上就只有兩人,當然爽快的答應了。
晚上11點,泳池的工作人員都下班了,僅剩嘉凱一人在做最後的檢查與收拾。「嗨,只剩你一個啊?」龍漢很準時的到了泳池。
「對啊,現在就我們兩個包下來啦,衣服換一換來尬一下吧,早上都沒尬到!」嘉凱很興奮的對龍漢說。
龍漢這時提議「不用換啦,反正只有你和我兩人,那就不用穿來裸泳吧!」
平常就很害羞的嘉凱聽到提議要裸泳時,臉反而紅了起來。「我...沒試過耶...」
「不用怕啦,反正你有的我也有,大家都是男人,怕什麼?怕水中有手在幫你打手槍嗎?哈哈哈哈哈哈」
嘉凱聽了之後,很勉為其難的也把泳褲脫掉。
兩人來回游了好幾趟之後,「幹!你真的好強,我自由式都比你的蛙式慢。哈哈!」嘉凱搔著後腦杓說著。「廢話,我可是蛙兵耶,海龍蛙兵耶,當然強啦,強的還不只這個咧,哈哈哈哈!」龍漢豪邁的回答著。

1點多,兩人游的稍微有點累了。「要不要喝點啤酒,我有帶!」龍漢提議。
「好啊。」
龍漢就上岸把背包放到岸邊,拿出兩罐啤酒,兩人就泡在水中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聊天。聊著聊著,嘉凱覺得頭有點暈,且全身發燙。「你還好吧?」龍漢看到嘉凱有點怪,就問。「還好啦,大概是酒精的關係,休息一下就好。」嘉凱回答著,但卻渾然不知龍漢心裡所想的是「我剛剛加的藥粉開始起作用了。」

龍漢把手搭在嘉凱的肩膀上說「我看你還是稍微靠著休息一下好了」但手指卻很不聽話的在嘉凱身上游移。嘉凱因藥物作用的關係,全身變得很敏感,禁不住龍漢對自己身體的挑逗,呻吟了一聲「啊~~~」後就要把龍漢的手推開。但龍漢卻轉身把自己整個壓在嘉凱的身上,並用嘴巴吸吮著極品嘉凱壯碩的胸肌與乳頭。「幹!!不要,放開我!!」極盡的想把龍漢推開,但卻因龍漢受過嚴格的訓練,力氣比嘉凱大很多,只能任由龍漢擺佈。
「你只要乖乖聽話,我保證會讓你很舒服,忘不了這次經驗的。泳技?我真正想尬的,是你啊,幹!」龍漢把嘉凱脫在岸上的泳褲塞進嘉凱的嘴裡,讓他無法出聲。然後讓嘉凱上半身趴在岸上,下半身在水中,在只用口水做潤滑的情況下,龍漢將碩大的陽具緩緩的整根插入嘉凱的屁眼中。「嗚...嗯嗚....」嘉凱無法叫出聲,痛的眼淚直流表情扭曲,而龍漢則不停的前後抽差,並從放在岸邊的袋子中拿出數位相機對著被自己強姦的極品猛拍。
嘉凱完全無法掙扎,只能讓龍漢猛幹自己的身體。「幹!處男的洞真是他媽的緊,下次可要讓我的兄弟們也來嚐看看幹破處男的滋味!」嘉凱聽了之後猛搖頭。
「搖頭?是不夠爽的意思嗎?那我只好再幹的用力一點了喔!」龍漢很用力的往前頂,每一頂都直攻前列腺。「嗯嗚~~!!!」嘉凱在泳池中被幹到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精液,隨著身體前後的擺動,精液浮上水面變成一沱一沱白白的洨花。嘉凱的射精,使龍漢漸漸有了感覺,劇烈抽動幾下後,拿出塞在嘉凱口中的泳褲,抽出屌,射在泳褲上,「嗚...喔喔喔喔喔喔~~~~~~~~~~~~~~~~~幹!」

龍漢趴在嘉凱身上大喘了一口氣,而嘉凱也以為他的惡夢地獄結束了,然而,事與願違。龍漢讓嘉凱整個上岸,並把他高綁在救生台的扶梯上,嘴巴則用剛剛射精的泳褲塞住,一陣蛋白質的噁心腥味讓嘉凱頻頻作噁。此時,龍漢又拿起了相機對著他猛拍。「幹,看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被玩的臉部扭曲,滿身大汗的,還真是令人性奮啊,真不愧是個極品。極品,就是要讓人玩的啊,不然就浪費了!可惜今天沒帶道具,不然一定讓你爽上天!」說完後,龍漢又把嘉凱的雙腿舉起來,朝著後面的洞,又將剛勃起的巨屌硬塞進去,開始第二回合。

巨大的龜頭不停的在嘉凱的屁眼中進出,讓嘉凱無法忍受,但嘴中塞著精液泳褲,無法出聲,一發出聲音,精液就會隨著口水一同滑入胃中。龍漢依舊像第一回合的猛幹,並不停的幫嘉凱打著手槍。「嗚...」嘉凱射了第二次,量,依舊很多,多到噴到自己的臉。龍漢也因嘉凱射精的收縮直接射在體內,「幹!真爽!」
龍漢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滿意的離去。「極品,下次我有需要時,再來找你啊,哈哈哈哈,我手上有你的東西喔,你跑不掉的!」

第九回【XH Sport Center】

「幹!你還敢打電話來不怕我殺了你」
「這麼MAN啊...我發了你的照片看你怎麼做男人!明天晚上給我到XH運動中心(注:一間只給G運動的運動中心)來!」
第二天在家休息的嘉凱接到龍漢的電話...

隔天晚上
嘉凱千百萬個不願意
但為了自己的尊嚴而前往XH運動中心
而他心裡卻想著「這樣去了,也還會有尊嚴嗎...?」

一到XH運動中心嘉凱就看到龍漢只穿著海龍蛙兵的小紅短褲站在門口等他
「還滿聽話的嘛...今天只是想讓你運動一下而已,不用太緊張啊...哈哈哈哈!」龍漢說。兩人走進XH。「把衣服全脫了,給我裸體運動!」龍漢命令嘉凱。「幹你他媽的我幹麻要聽你的話?」嘉凱大聲回話,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往嘉凱這邊看。「不穿衣服在這邊運動是這邊的規定,你看我也不是只穿一條屌可以從旁邊拉出來的小短褲?你不自己脫也可以,反正等下旁邊的人會來幫你脫。」

嘉凱很窘迫的脫下了全身衣服。首先來到的是游泳池,「下去游,如果10分鐘沒有游到5000公尺,就準備接受處罰吧。」嘉凱聽到龍漢說時心想「10分鐘怎麼可能5000公尺...來回也要100趟。」想當然爾,最後的結果是必須接受處罰。「起來,把這根假屌塞進去!!」嘉凱一看,是一根長達25公分粗少說也有5公分的假屌,嘉凱不從,此時原本在旁邊運動的人把嘉凱架住,好讓龍漢行刑。
龍漢在嘉凱的屁眼上塗抹大量的潤滑液,然後把假屌慢慢的塞入嘉凱的屁眼裡,「幹!!拿出去!!嗚..」嘉凱痛的流下了男兒淚。直到完全沒入後龍漢又說「不錯嘛,屁眼還滿深的,看你馬眼流出這麼多的水就知道你有多爽了!走吧,我們去做重訓!」
到了重訓區,「躺下,做這台平舉機,3分鐘內沒有做到20下就給我試看看!」龍漢說。嘉凱看了一下啞鈴的磅數,竟然是各100磅(共約90公斤),「喂!這我哪舉得起來,你先舉給我看啊!」嘉凱向龍漢嗆聲。而龍漢則回答「叫你舉就舉,廢話這麼多,優質猛男竟然會不舉,我看你屌還翹得滿高的啊~」嘉凱因屁眼中塞著假屌的刺激,而導致他的屌持續勃起著,且不停流出前列腺液,搞得重訓機的座墊濕了一片。

3分鐘過去了,嘉凱才勉強舉了一下,此時龍漢卻開始幫嘉凱打手槍,配合著體內的假屌壓迫下,「嗚喔喔喔喔~~~~要射了要射了!」嘉凱很快的達到了高潮。此時龍漢拿出一個波蘿麵包,往嘉凱的屌插下去,嘉凱的男人精華全數射進麵包裡面。

「看你只舉了一下,體力很差喔...吃個麵包補充一下體力好了。」龍漢說著便將手上的麵包往嘉凱嘴裡塞。「怎麼樣?優貨男汁精液口味的波蘿麵包好不好吃啊?」嘉凱只感到一陣噁心,一股腥味加上乾澀的味道在嘴裡擴散開來。但嘉凱現在因剛才舉重用力過度而全身感到有點無力,也無法多做反抗。

龍漢把嘉凱帶到位於運動中心樓上的室內鬥牛場,「吃飽有體力了吧?一起來鬥牛啊,只不過你是要讓我們玩的球!」此時球場上已經有幾位剛打完球全身是汗的現役職業球員,「不錯嘛,剛才打完一場球正愁體力還沒發洩完,現在就有人幫我們找了樂子。」其中一位球員說。

大家把嘉凱用籃框上的鐵網把他吊在球框上,一位背號6號的李姓球員撫摸著嘉凱的乳頭,嘉凱敏感的呻吟著,屌也汨汨流出前列腺液。「靠!這小子剛才射過一次,不愧是我看中的優貨啊」龍漢一邊玩著還放在嘉凱體內的假屌一邊說著。
此時,球場的大門突然被打開。正在球場『打球』的人都往門口看,看到一位身高約190、體格壯碩、短髮、一身籃球勁裝的人帶著一整支球隊的人來踢館,龍漢一眼就認出了那個人。「王龍漢,好久不見了,我們又在球場上相遇了!我學弟真是受到你照顧了,接下來...換我們來訓練你了!」

第十回【蓄精池】

「沒幹嘛啊?只是我的學弟這樣被你玩弄,有點看不過去而已。」

「可是,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

「哼,堂堂台灣第一體育學院的籃球校隊隊長,認識的人這麼多,只要佈下幾個眼線來盯著你就好,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蛙兵都是只有身材沒有腦袋的嗎?」

龍漢聽到這句話,頓時有點發火便大聲說「那你想怎樣?」

「我不想怎樣,你對我這個泳隊學弟的態度是怎樣,我就對你怎樣。我今天把我們的隊員都帶來了,如何?來PK一場吧!不過,是你1人跟我們鬥牛,輸了,便有懲罰。當然,你可以不要接受,看起來是我們人比較多,而且這邊的其他會員也不一定會站在你那邊,你想看看吧,你應該知道要怎麼做才對,如果你有腦袋的話。」培宏說。
龍漢思考了一下,看著隊伍中還有上次在體育館中大玩自己的球員,想想不管怎樣對自己都不利,「好…我接受」,這句話不得已只好脫口而出,不然可能很難脫身。
培宏此時說了規則,「我也不想為難你,就比三分球,看哪隊能先投進三球三分,誰就獲勝,很簡單吧!那我們就開始吧!」
比賽開始!
先攻的是龍漢,一個轉身過人,站準三分線,準備跳投!
「啪!」
培宏給了龍漢一個火鍋。
球權現在到了培宏隊手上。
「振耀,靠你了。」一個妙手傳球,龍漢完全抄不到。
唰!
培宏隊率先投進一球。

球權再次回到龍漢手上,不過球才剛到手就又被培宏隊的球員抄走。

培宏隊使出消耗戰術,將球到處傳,讓龍漢全場跑得滿身大汗。

唰!

又進一球…

最後的結果,當然就是培宏率領的籃球隊獲得勝利,第三球隨隨便便就投進,龍漢完全沒有出手的機會…

「海龍蛙兵除了沒有腦袋以外,連球技也不怎麼樣嘛,我記得上次和你打球的時候你打得還不錯啊,是不是都把體力和技術用在幹人上啊?」培宏調侃著。

「我操,男子漢大丈夫,要罰我什麼?少囉嗦!」龍漢滿頭大汗的說著。
「好,兄弟們,把他架住!」
「幹嘛,放開我!」

這時,培宏拿出了一個眼罩,讓龍漢戴上。此時龍漢已完全無法預知眼前的事物了。

「其實也沒有要幹嘛啦。」接著就把讓龍漢坐著綁在籃球架上,嘴巴塞入一個中空的口球。

「你聽好,你現在只是個失敗者,在我們隊上,失敗者就必須讓所有隊員射精到他的嘴裡,但是不准吞下去,你若吞下任何1滴的精液,就給我試看看!」培宏以部隊班長的語氣對龍漢說著。

緊接著,所有的隊員就開始打手槍,當然也包含嘉凱在內。而在場邊圍觀的會員們,也紛紛加入射精的行列,不停的套弄著他們的屌。

「嗚」「喔」「啊」…一個接著一個射在龍漢的嘴裡,而龍漢忍著腥味不敢吞口水。

等到所有人都射完了之後,培宏拿出一個杯子,將龍漢嘴裡的精液全都裝進去。「如何?被當作蓄精池的感覺不錯吧…」然後用手抹了點沒射準沾在他臉上的精液當作潤滑,開始幫龍漢打手槍。

「嗚…喔…咕…」一道又一道白濁的精液就這樣噴射到杯子裡。

培宏將龍漢的口球拿掉,並且跟他說「剛剛大約有50人餵你精液,包含你的,但…你現在還不能吃它,現在還不是時候…」

龍漢不了解他的意思,因眼罩沒拿掉還看不見,也只能點頭而已。

「喔對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明天晚上20收假吧,如果沒趕上等下飛金門的飛機,你好像就沒辦法回去了喔~」

龍漢一聽到震了一下,軍人最忌諱的就是逾假。

「不要緊張,我跟這邊的老闆講好了,你就這樣被綁在籃球場上休息吧,過幾天自然會有人來把你帶走的,吃的和喝的會有人幫你處理,至於是誰會來接你,到時候就知道了…不過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培宏說完後,就把大隊人馬通通帶走。

龍漢聽到了大門關上的聲音………

第十一回【禁閉室】

-金門-
「龍漢呢?怎麼應該歸隊的時間到了卻沒看到他回來?」
「報告連長,已經發布離營通報了,目前已請本島的憲兵隊協尋!」
「是嗎?那我應該向上面回報一切按照計畫進行才是。

-台灣-
體育館籃球場的鐵門打開。
龍漢一絲不掛臉上身上留著前幾天乾涸的精液,地上滿是他的排泄物。因眼罩還戴著,所以視覺感官依舊是被剝奪的,只能用聽覺來感受周遭的事物。

他聽到有幾雙皮鞋走在地上的聲音,從門口走了進來。
「他就是我們這次要帶回去的逃兵?」其中一人說。
「應該是吧,據報他人是在這邊沒錯,但怎麼會搞成這樣呢?先帶回去再說吧!」
「糟了,是憲兵緝逃組!」龍漢心裡想著。
落入憲兵手中,肯定不是送回關禁閉就是要接受軍法審判。

憲兵讓龍漢稍微在浴室盥洗後,便讓他將他的迷彩軍服(註)以及迷彩軍靴穿上,此時龍漢並沒有察覺到為何憲兵會有他的衣服。
離開XH之後,坐上憲兵巡視車,其中一個比較高壯階級為中士的憲兵跟龍漢說:「不用擔心,我們會讓你直接回你的部隊,畢竟是海龍官科,受訓應該很辛苦吧!不過,由於還需要安排軍機的時間,這段期間你還是必須待在我們隊上的禁閉室。」
龍漢想說只是關禁閉應該就還好。

龍漢到了禁閉室中,中士憲兵說「現在不早了,先休息吧,明天…你就知道了。」

-早上-
「操你他媽的是還要睡多久?海龍蛙兵是吧,很屌嘛,早餐給我吃一吃,關禁閉可不是休息室,等下有你受的。」昨天的中士班長用腳踹醒龍漢,同時旁邊還跟著昨晚一起押送兩位下士。

龍漢很迅速的把早餐吃完。
「首先先搜身,看有沒有攜帶違禁品進來。趴好。」龍漢雙手趴在牆上。其中一位下士A就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下士A的手往他褲檔裡摸,由於龍漢並沒有穿內褲,一摸就摸到了老二,而下士則不停的搓龍漢的巨根。
「請問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龍漢有點不悅的問。
「幹什麼?你私自攜帶重型槍械,還問我們幹什麼?」下士A加速套弄龍漢的屌,下士A的手上都是龍漢的淫水,有些還沾在褲子上面。
「好了好了,不要弄了,等下他射出來就浪費了。」中士班長說道。「你不要以為關禁閉很輕鬆,這裡的體能訓練可能比你們海龍部隊還嚴格。現在開始做伏地挺身300下,每下去一下就用力吸氣並答數,我要聽到你吸氣的聲音,如果有一下我沒聽到,就從頭開始!伏地挺身姿勢預備。」說完後就把他穿在腳上的憲兵甲鞋脫下來,放到龍漢的鼻子前面。
「呵,你還真有福氣,能聞到我們班長每天穿從來沒洗過的軍靴。」下士B說。
么、兩、三、四……五洞、五么…吁……龍漢拼了命的在做伏地挺身和聞鞋,他只想早點脫離這個地方,回到金門或許還比較輕鬆。「幹!這鞋還真臭!」龍漢心裡想著。以海龍的體力300下很快就做完了。
「看你很輕鬆嘛,接下來是開合跳500下。」中士班長把甲鞋綁在龍漢的屌上,「掉了,你就知道了。」
龍漢小心翼翼的做著開合跳,但是到第60下的時候鞋子掉了下來。「呃……」
「呃什麼呃,是不會說『報告,請懲罰』喔?」旁邊的下士A大罵。
「報…報告,請懲罰…」龍漢心不甘情不願的說。
中士拿出了一顆大型的跳蛋,「自己把這個塞進你那骯髒的屁眼裡,然後把剩下沒做完的做完。」

龍漢把褲子脫了,用口水當作潤滑劑,硬是把跳蛋整顆塞到裡面去。「啊!!」
打開了震動開關後,穿上褲子,繼續把剩下的開合跳做完。
但平常也沒有一次跳過這麼多下的開合跳,龍漢的小腿肌有點受不了,逐漸呈現沒力狀態。
「幹什麼?不會跳啊?想插假屌跳是吧?」
龍漢跳完後,很累的喘著氣,但一停下來想休息時就被中士憲兵班長推倒在地。
「誰說你可以休息了?接下來是仰臥起坐200下,每起來一下除了基本的報數外,還要吸你眼前的屌,要整根含進去,聽到沒有?告訴你,休想反抗憲兵,不然你會更加吃不完兜著走!」然後就順手把龍漢褲子的拉鍊拉下來。
龍漢陷入了體能地獄,心想,平常在部隊裡,也是不停的操,每天也都早晚5000,照理講這點體能應該都還應付的過去才是。但他殊不知早餐裡面有加了東西。
龍漢的身體裡面還放著一顆大型跳蛋,便開始做仰臥起坐,而每一次起來都往前吸憲兵的屌,中士感到快射了就換下士接棒,
龍漢忍著腹部的痠痛,持續的做著仰臥起坐,也因跳蛋的刺激,讓龍漢的屌呈現勃起狀態,且馬眼不停的流出淫水,和流在身上的汗水混在一起。
除了被吸屌的憲兵外,其他兩人也沒閒著,在一旁摸著龍漢的身體和屌,充血的屌禁不住被套弄的感覺,龍漢一邊做著仰臥起坐,一邊呻吟著,然後一邊含屌。
「叫什麼叫,你是女人嗎?是想被幹是嗎?操你他媽的海龍蛙兵!」中士班長在一旁狂罵。
「呼…呼…」龍漢喘著氣。
但緊接著中士班長又說:「剛看你叫成那樣,屁眼應該很癢吧,跳蛋應該是無法滿足身體強健的蛙兵才是。」便把龍漢的迷彩褲後面撕開一個洞,用力的把屌插進去。由於班長的屌上還殘有龍漢的口水,要插進屁眼並不會很困難。
班長不停的猛烈抽送,此時龍漢不停著輕叫著「嗚…啊…好…好舒服…再來再來,不要停!」龍漢完全不自覺的沉浸在這種感覺當中。
「舒服?你賤貨啊?我們國家培育出來的強悍部隊都像你一樣賤嗎?欠幹!」

此時班長把龍漢的雙腳往上舉起懸空並往內折,背也稍微離地,只有頭部在地上支撐著,就大概是ㄈ字型的樣子,用這樣的姿勢猛幹龍漢的G點。
「啊!!!!」龍漢因被頂到點而不停的大叫。

另外兩位下士也加入了戰局,兩人把屌放在龍漢的臉前打手槍,還互相親吻著。最後兩人都射在龍漢臉上,有的流進了嘴裡,還有一發沒射準,射到了龍漢迷彩服上名字的「龍」的部分。

「呼…呼…」兩名下士爽的氣喘吁吁的。
接著便幫龍漢打起手槍。
「喔幹!這蛙兵真是他媽的賤,搞得我快噴了!喔!」中士班長大喊。
「喔~~~~~~~~~~~~~幹~~~~~~!」龍漢和中士班長同時大叫。班長把滾燙的精液,全數射進龍漢的體內。同時,龍漢也因其他兩人的套弄,而把精液直接射進了自己的嘴巴裡…

「呼…幹你他媽的自己的洨好不好吃啊?賤蛙兵!」
然後就把跳蛋從龍漢體內拉出來,再塞了一個肛塞進去。
「你就把我的精華,帶回金門吧!這樣,比較方便。」
龍漢想「幹你他媽的,方便什麼?」

─金門─
「報告連長,據回報指出,龍漢會於今晚歸隊。另外,測試報告也已經出來了,請您過目。」
連長看過後「嗯,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最終回【海龍蛙兵】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在金門的料羅灣海岸邊,一群穿著紅色短褲的海龍部隊正在操練蛙操。

「連長,龍漢昨晚已搭C130回到連隊上了,目前在連辦室辦理逾假歸營的事宜。」
「嗯…等下叫他到沙灘來,我想他是太久沒被操了。」

龍漢接到通知後,立刻到操練的沙灘。
「報告連長,下士王龍漢,歸營。」龍漢見到連長後馬上大聲問好。

「王龍漢,很老是不是,逾假不歸,還要請憲兵隊出動你才肯回來」連長一見面就噹他。
「報告連長,是有原因的………而且……憲兵他們也………」龍漢實在是很窘迫的想說要不要把實情講出來,畢竟原因實在是沒辦法讓軍隊這種傳統的社會所接受。
「什麼原因?你說說看。」
「呃……是因為…因為……因為不小心喝醉酒,宿醉未醒,而且憲兵那邊也耽誤了點時間………」龍漢隨便就編了一個藉口。

但是連長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很好,全套蛙操姿勢第一節,全跳預備,自數開始!」
一二、一二、一三、一四、一五……
「跳什麼東西啊!重跳!藉口也不找好一點,什麼爛藉口,連長也敢騙啊?膽子真大,欠操是不是?現在就操給你爽!」

接著,連長拿出了乳夾。
龍漢邊跳著邊問「連…連長,這是…?」。
「乳夾啊?你沒用過嗎?」
龍漢才在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時,乳夾就直接夾到他健壯胸部的乳頭上了。
而其他弟兄,也都以整齊隊形燒姿勢的站在一旁觀看。

「嗚…」輕輕的發出了呻吟聲。
「叫你自數,不是叫你叫,繼續跳,夾子掉了給我試看看!」然後就順手把乳夾的震動開關打開。

龍漢就一邊自數,一邊跳,全跳跳完換半跳,然後在想「連長怎麼知道我在騙他?還有,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滿腦子的問號在龍漢腦袋裡揮之不去的盤旋著。
結果跳著跳著,乳夾掉了…

「怎麼?不爽是不是?」連長用很機車的口吻說著。
「報…報告,沒有。」
「沒有?沒有就好。」連長說完,就把兩個乳夾,伸進龍漢的紅色小短褲裡,直接往他的陰囊夾去。
龍漢痛的快飆出淚來了,但又不能抗命。繼續進行中的動作。

「停~~~!背部運動預備。」

背部運動是坐在地上兩腳伸直張開,兩手併直舉高,然後身體往前彎的動作。在訓練時可以訓練到大腿肌內側、腹肌以及背肌的伸展。

「給我做標準一點!宏哲,出列。」此時連長叫了其中一個班兵出來。並且命令他從龍漢後面用手玩他身體。

宏哲的手開始在龍漢身上游移,撫摸著背肌、胸肌、腹肌,然後順著身體的弧線向下到了紅色蛙兵短褲,接著從褲管的洞口伸了進去。

龍漢哀叫著「不要,宏哲不要……我們是換帖的好兄弟啊…住手啊……」

但宏哲只是小小聲的在龍漢耳朵旁邊說「這是命令,我也沒辦法違抗。」,舌頭便開始舔著龍漢的耳朵,而手輕扯著陰囊上的夾子,以及玩弄著龍漢的男根。其實宏哲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同志。

「啊………」龍漢輕呻吟著。屌也從褲管露了出來。

連長看到龍漢的表情,就覺得此時深藏在龍漢體內的情慾開關被打開了……
「稍息!」
龍漢聽到這個命令,很自然的就做起了蛙兵的稍息動作。坐在地上,兩腳交叉弓起,兩手交叉至於膝上。而宏哲還是不斷的在玩著龍漢的身體。
「仰臥挺身預備!一上二下開始。一、二、一…」仰臥挺身就是俗稱的拱橋。

龍漢在金門的烈日下持續做著蛙操,已經全身汗流浹背,沙灘上也因汗水形成了一個人型的影子。
「停。」
此時龍漢停在拱起的姿勢。

「宏哲,把這個讓龍漢塞進去。」連長此時拿出了一根導尿管和一罐潤滑液。

「連長…這……」宏哲疑惑的發問。
「叫你做就對了,還不是要讓你們爽,廢話這麼多幹嘛?」
「喔…」宏哲只好就照著命令行事。
此時的龍漢已經像是條發情的狼狗,雖然做著體能的動作,但被一群精壯結實的蛙人玩弄著,即使是自己的同袍,即使自己也是蛙兵的一份子,滿腦子還是淫念不斷。

宏哲唰的一聲把龍漢的紅短褲扯破,大屌瞬間彈出,彈出的瞬間,陰囊上的兩個乳夾也因反作用力被彈掉。
「啊!!」龍漢痛苦且愉悅的大叫。
「你他媽的給我叫什麼叫,沒受過訓練是嗎?操!導尿管給我插下去!」連長用腳踢了龍漢的屌一下。

「是」宏哲在導尿管和龍漢的屌上都塗滿了潤滑液,然後對準馬眼,插了進去。慢慢的推進著管子。龍漢全身抖動著不敢讓身體垮下來,好似很舒服,但又好似在忍耐著痛楚。

宏哲邊插導尿管邊玩著龍漢的睪丸,最後管子整個插到底了。

「二。」連長喊。
聽到口令,龍漢馬上把拱著的身體平放了下來。

接著又說「把他的尿全排出來,出尿口給我對準他的嘴巴。王龍漢,你如果沒有把你的尿全給我喝下去,等下你會死得更慘,聽到沒?」

「嗚…咕嚕…咕……」龍漢含著尿管的出尿口,忍著騷味一口一口的全灌進肚子裡。而旁邊的海龍弟兄們,看了到目前為止龍漢被玩弄的情景,每個人的紅短褲裡的龐然大物都甦醒了,有的甚至已經開始在用手玩弄他們的巨屌。

「喝尿的賤蛙兵,屁眼裡還塞著肛塞,你自己說你賤不賤?」
「報…報告…賤!」龍漢反射性無意識的回答。
「喝完了尿,你應該覺得膀胱裡空空的很難過吧…沒關係,我們國軍什麼都沒有,就是有用不完的資源。」連長說完之後,就拿出了一大袋真空包裝的液體。
而在一旁的宏哲看了很好奇,便發問「報告連長,請問這是……什麼?」
「哼,這是之前龍漢在台北不知軍紀的和別人大玩性愛派對時,這次任務所收集到的精液,現在要全部灌到龍漢的體內!」
「任務?什麼任務?」
連長這時候便狠狠的瞪了一下宏哲。
「先用針筒把精液從龍漢的屌逆輸進去,我再和你們這群好弟兄說明這次要執行的任務。」
宏哲照辦。把針筒刺進尿管,將精液輸進去。
而此時龍漢感覺到屌內有液體在流動,有股想射精的衝動,全身不停的扭曲。
一切都看在連長的眼裡,他知道,龍漢達到高潮了。
龍漢自己也有點驚訝,因為從未有以這種方式高潮過,只是他發現因有尿管插著而完全射不出東西。

「宏哲,幹他。」連長說。
「是。」宏哲看到龍漢這樣極品的軍人,平常稱兄道弟的也只能看不能碰,也不知道龍漢到底是不是同類,但今天總算有機會可以品嘗一下了。
龍漢因高潮過後,情慾系統斷了電,死命掙扎著。「不要,不…你們今天到底是在衝三小啦…?」
宏哲把之前憲兵塞在龍漢屁眼的肛塞抽出來,順著留在裡面的憲兵精華,進入了龍漢的體內…

「幹!真是緊…我們海龍的果然就是不一樣啊…其他軍種實在是沒辦法比。」宏哲邊抽插邊說。
「幹!你他媽快給我拿出去!」龍漢叫著。
此時,連長叫了另一名士官。「紀國,去堵住他的嘴,叫他少廢話。」
現在龍漢身上的洞,嘴、屁眼、馬眼…都被堵住了…

「各位弟兄,請稍息。」連長向其他蛙兵說。蛙兵們聽聞後立正,即恢復稍息姿勢。
「最近上面發佈了一個絕對機密的公文下來我們這裡,而這個公文的內容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能知道的人,只有現在在場的所有人,如傳出去,就以洩密罪判軍法,有沒有聽到?」
「報告有!」蛙兵們整齊劃一的回答。

「很好。王龍漢,你是我們國軍實驗的對象,為了服務外島或長期需駐守在營的官兵弟兄,必須要有人能成為他們解決生理需求的對象,以避免有人性慾高漲苦無發洩,整天胡思亂想精神不集中,而造成軍紀違安事件。你,就是第一位被選為做為發洩用的軍用性奴!你,是軍用性奴,聽到了嗎?你從現在起,再也不叫做王龍漢,你的名字是洞洞么!」
龍漢嘴巴被塞住完全沒辦法說話,但他以感到不可思議的眼神做為回答。
「連長說的話你懷疑啊?」一巴掌打在龍漢的屌上。
龍漢因屌上還插著導尿管而疼痛不已。
「會選你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你身材和體能都算是一等一的,而且海龍蛙兵是必須絕對服從,上面說什麼你做什麼。只是剛好沒想到,你對男體也是很渴望的,我想這應該不是偶然。」
連長一邊說,宏哲一邊猛幹著龍漢的前列腺。

這時,連長回過頭來和眾蛙兵們說「等一下,給我輪流幹洞洞么的嘴和屁眼,流出來的精液就給我打進他的屌裡,讓他全身裡外都充滿著我們蛙兵戰士的精華,讓他帶著蛙兵的榮耀成為全蛙兵的性奴,有沒有聽到?」
「有!」

「順帶一提,李培宏這位籃球隊長,也是上面選出來,為了要讓你習慣這種當奴的感覺的人,派你去特殊部隊,也都是內定的。只不過半路卻出現你攻擊泳男的插曲,不過這也並非是什麼壞事。你現在,就給我當一條狗,一條只會讓人幹的狗!」連長說完後,又一腳踢向龍漢的肚子。

宏哲讓龍漢的兩隻腳伸直臉朝下後,用力抓著他的大腿猛幹;而紀國則是拉著他的手臂幹著他的嘴。此時龍漢在完全離地的狀態下,呈現H型的前後夾攻著。這是只有蛙兵以平常鍛鍊的肌肉、腰力、體力才做得出來的姿勢。

這時,所有的蛙兵都很迅速的小跑步到龍漢的旁邊,開始在龍漢身上又摸又捏又親的,搞得剛高潮過後的龍漢又迅速的變成一隻發情的狼狗。
連長看了之後,心想「哼,果然是性奴,難怪要選他。」

「嗚喔喔喔~~~~幹!」宏哲把積了半個月的精華一滴也不剩的全射在龍漢的屁眼裡,同時,紀國放在龍漢嘴裡的屌,也噴了濃精,注滿了整個喉嚨。兩位射完之後,馬上屁眼和嘴又被另外一個蛙兵的屌塞住,完全沒有讓龍漢覺得空虛的時間。

在持續呈現H型姿勢的狀態下,連長親自躺到龍漢的跨下下面,用手和舌頭不斷套弄龍漢的屌。三方夾攻得爽快及刺激感,讓龍漢全身扭動起來,一扭動屁眼就夾得更緊,就被幹得更深更爽。最後,龍漢全身抽蓄,射精的感覺沿著脊髓傳至大腦,但,卻射不出來。

「怎麼樣?插著管子並把導管的洞口封住,你想射也射不出來,這樣可以讓你一直高潮呢。沒試過高潮整天的感覺吧?就讓你的好弟兄,兩棲偵搜一○一營的弟兄,讓你好好體驗一下,洞洞么!」不停套弄著龍漢屌的連長說著。

龍漢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達到無法射精的高潮,全身抽蓄顫抖,但嘴、屁眼總是不斷有東西進來………烈日到黑夜,直到隊上的弟兄們全都玩累了之後……殘留下來的,就只剩下雄性的腥味以及在軍籍上被抹滅掉的洞洞么……

-隔天-

「是、是、洞洞么表現很好,昨晚為了讓精液繼續留在他體內,還塞了肛塞呢,是、我想任務是達成了,長官,是、好,那就決定這樣了。長官再見。」連長以軍線向不知是多麼高層的長官回報著龍漢的情況。

此時,集合場傳來部隊集合的聲音。
「敬禮!」「禮畢!」值星排向連長回報完後,便回到部隊旁邊站好。
連長一站到部隊正前方,就看到龍漢脖子掛著鐵鍊,全身沾滿乾涸精液的栓在營門口,遠看還真像一隻狗趴在那邊。

「從今天開始,洞洞么將正式成為金門的軍性奴,未來各位弟兄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帶到後面新設置的砲房解決,怎麼玩都隨便你們,開心就好。另外,有負責站崗的弟兄請注意一下,未來金門地區的其他弟兄也會來我們營區照顧我們的洞洞么,如果看到他們手上有通行證就直接放行,通常都會是用軍卡載進來的。至於王龍漢這位弟兄已經從我們海龍中除名了,就上面指示,一年裡,行蹤不明的軍人不少,對外宣稱因公殉職就好,反正,政府只要花點賠償的小錢,就能換來全國軍的性福。那麼,今天要執行的訓練是……蛙操,操死門口那隻蛙兵性奴!報告完畢。」連長說完後,走向龍漢,牽著鐵鍊再走到集合場中央,拔掉塞在龍漢屁眼的肛塞後,今天的訓練…開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