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軍屌

我並不知道「他」是誰,只有幾次在宿舍停車場擦肩而過,就憑著這幾面之緣卻讓我深深的為他著迷。深邃的眼眸、方正的輪廓、濃密的胡渣、黝黑的膚色、精實的身材,無一不讓我心癢難耐,我總是對著他的背影暗暗發誓:「我一定要得到你,更要讓你你一輩子都忘不了我!

經過我多方的詢問,就像是員警辦案陷入膠著一樣,找不到任何與他相關的線索。在一次在偶然的機會中,我發現那位謎樣的人物居然出現在我同學的相機中,我怎麼能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呢?立刻向我同學詢問他的來歷,原來,他跟我同學都同屬學校的籃球校隊。一聽到是籃球校隊,一想到他那強健的體魄在球場上揮汗賓士,點起了我心中一股無名的欲火,更堅定了我要得到他的決心。一連串的陰謀也在我心中悄悄的萌芽……。

在故事正式開始前,應該也要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189/77的身材,讓我受到不少籃球隊的邀約,可惜我空有這樣的身材優勢,骨子裏卻是一個十足的籃球白吃。但我似乎只對籃球沒感覺,其他的運動多半都能駕輕就熟。除了有張救生員執照外,更是個通過檢定的運動按摩師(沒聽過是吧!很有用的呢)。這看起來沒什麼實際作用的證照,卻是我逞獸欲的最佳利器。 目標明確後,當然要定下完整的策略,再慢慢的一步步實行。首先,我答應了籃球校隊先前多次的請求,成為他們專用的運動按摩師,每次到了練球前的準備時間,我便會施以簡單的輕重擦手法,為較為緊繃的球隊隊員做肌肉放鬆的工作,偌大的手掌在一具具結實的臂膀上遊移,十指輕扣三頭、二頭肌,每一次壓下去,那種反彈的回饋力道,都讓我深深感受到力的美感。

在一陣兵荒馬亂之後,終於輪到那讓我魂牽夢縈的他,只看到他大方的脫去身上的背心,那明顯的兩塊胸肌立刻奪走了我的視線,微卷的肚毛在若隱若現的腹肌上蔓延,直指向前方的那兩座小山,這樣的完美的體魄,幾乎讓我快失去了意識,在一陣迷蒙中,我聽到他說:"你還好嗎?我叫做軍屌,我背部可能是運動過度,感覺超酸的,可不可以麻煩你一下呀?你才剛新來就讓你忙成這樣,還真是不好意思!"這有什麼問題呢!(心想,我就是為了你而來,若不好好的幫你按一下,怎麼會對的起我自己呢?) 在按摩的過程中,我略略在他的斜方肌、棘下肌附近的幾個本來按壓就稍有痛覺的穴位略加施力,就聽到他發出酸痛的悶哼聲,我便趁機的小小恐嚇他一下:「你這樣不行喔!那麼年輕稍微按一下就這樣唉唉叫,有在喝酒吧!又喜歡熬夜,對吧?這樣身體很快就會虛掉啦!小心不用到三十歲就不舉喔!」 「幹!不會吧,你不要嚇我耶,老子現在可是超猛的,越幹越勇,軍屌可不是叫假的啊?」

「哈哈,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現在用光你的老本,以後你就只有被幹的份啦!還想要幹人呢!」
「操!我軍屌怎麼可能會被人幹,小心點,你不要亂說話(話雖然狠,其實是帶著笑容)。不過,帥哥啊!我……,身體是不是真得有問題呀?(果然不出所料,開始會緊張了)」
「(心想,你會不會被人幹,很快就會知道了!哼!)你不信嗎?沒關係我來做個簡單的測試,我旋即在他的闊背、接近腋下處按了幾個運動員常會酸痛的肌肉群。如何啊,軍屌?是不是感到有點酸麻呢?這就是腎不好的前兆,不用我多說,男人都知道敗腎就是人生黑暗的開始喔!」
「喔幹!還真得會酸ㄌㄟ,怎麼辦啊?帥哥你有沒有辦法啊?」
「(看到他那著急的模樣,真是又高興又好笑)辦法當然是有,只是,怕你……不大能接受而已。」 「我不管啦!只要能讓我永遠都生龍活虎,肏翻全天下的女人,什麼方法我都願意啦!」
「你不用著急啦,我又不會跑掉,但我覺得你現在應該要去練球先吧!其他人已經開始跑步了耶!還有,我不叫帥哥啦,叫我大支吧!同學、朋友都這樣叫我的。」
「對……喔!我都忘記我要練球了。謝謝你喔,大支,我的身體還要麻煩你多多照顧了,哈哈!」

我以一個親切的微笑回應了他,在和煦的笑容下,心想著,是你要我好好照顧你的身體的喔!我可沒霸王硬上弓啊!回想起,就在剛剛,我的雙手還在他有棱有角的背上遊移,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男人味,幾乎快喚醒我長褲裏沉睡中的猛獸,但為了不壞大事,並且維持我的專業,我還是按耐住了,我告訴"它"等待是值得的。 在他們練完球之前我也沒事,只好走到場邊去看他們練球。看他們跑著一個個流暢的Motion(我真得不懂籃球,寫這個只是為了裝懂一下)。一具具完美的胴體就在籃球場上馳騁,每一滴流下的汗珠都深深牽引了我悸動的靈魂。一舉手,那腋下濃密的黑毛震的我春心蕩漾。佈滿青莖的強壯手臂,幾乎要打斷了我的理智。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有籃球隊的傳統或規定,我同學說他從高中的籃球隊練球就完全不穿內褲,這怎麼能讓我不注意他們的褲襠呢?在他們急速奔跑時,我的視線完全無法離開他們的褲襠。純尼龍的籃球褲,讓棲息在裏面的小怪物無所遁形,順著褲子貼出的屌形和著悶濕的汗騷味,就像大浪一波波的襲來,讓我毫無招架之力,這時我心中的欲火早已像脫韁野馬般破閘而出,但我心中邪惡的小惡魔還是叫我要忍住,等待的果實是甜美的。

終於捱到他們練完球了,這樣煎熬的練球時間,對我而言是種享受也是種折磨。我隨即準備些毛巾與運動飲料(怎麼好像打雜的),並開始幫些過度使用肌肉的球員做舒緩的動作。 就在他們走進更衣室的瞬間,一股鹹濕的汗騷味襲卷而來,看他們每個人隨手脫掉身上汗濕的背心,踢掉已經變成半透明的籃球褲,天啊!這是真的嗎?好幾具全裸的胴體就這樣赤條條的呈現在我眼前,有的人走進淋浴間,有的人便向我走過來,要求我幫他們做些緩和的按摩。

我溫熱的手掌,輕揉著運動員常會過度使用的肌肉,滑濕黏膩的汗水省掉了使用乳液的過程,碩壯的三頭肌在我厚重兼施的手法下舒緩開了來,在柔捏之際從腋下滲出來的那股男人的味道,讓我一度失去理智。 但下半身的按摩才是我考驗的開始,臀大、中肌,還有股四頭肌都是運動員容易過度使用的部位,學過按摩的人都知道最好的按摩方式就是用手肘扣壓三個重點,在推擠扣壓的過程中,無意間悄悄露臉的小菊花與兩粒肉球,在一堆黑色的雜草當中若隱若現,我就不信此情此景,有幾個人能把持著住,不過我還是把持住了,為了我長遠的未來絕對不可以失態,在一次次有意無意的觸碰下,可以略略感受到他們親愛的寶貝有蘇醒的趨勢,為了不讓彼此尷尬我都會立刻催趕他去洗澡。 那我的獵物呢?遲遲沒看到他走進更衣室,在打我發掉其他隊員後,走到球場,看到他一個人還在練投,人還是一樣帥氣充滿了男人味,唯一不同就是身上少掉了礙事的背心,看他抓准球心,雙腳微蹲,起跳出手,這樣流暢的連環動作,又是一次撼動人心的巨作。在用力的那一剎那,繃緊的胸肌呼應著底下壁壘分明的八塊肌,共譜了一首絕世名曲。看著一顆朝著我滾過來的球,我便順手檢起,拿穩出手,一顆漂亮的三分空心(不是說不會打球?為了這一球不知道用掉的了我多少年的運氣)。

「大支,你不是說你不會打球嗎?這球你是嚇唬老子我啊?」?
「哈哈,在你面前我豈敢班門弄斧,只是一時興起隨手丟丟而已啦!大家都走了,你怎麼還在練呢?」 「操,我今天手感超不順,怎麼投怎麼不進,一定是你這死小子在剛剛恐嚇我,害我心情不好啦!」 「唉唉唉!不會生還在牽拖厝邊啊,再說,我可沒有恐嚇你喔!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裏有數。」
「ㄏㄡ!開開玩笑啦!你不要生氣喔,等會幫我調理一下嘛!晚點請你吃宵夜啦!」
「這裏,恐怕不大方便喔!在說那整個過程不是五分十分就可以完成的啦!等下次有機會在好好的幫你弄啦!」
「唉呀!擇日不如撞日啦,就今天如何?去我家吧!」
「我是無所謂啦!反正明天放假,你方便就好。」

「你說的喔!那我們現在就走吧,澡等你幫我搞定後再洗吧!」 「(是你說的喔!把你搞定後再洗啊!)好啊!那我們就走吧!」

便騎著他帥氣的野狼直奔他家,一路上逼近百公里的時速讓我不得不抱住他的腰,那精壯的公狗腰,相當然爾腰力肯定是一等一,都不知道他用這征服了多少鶯鶯燕燕,但我敢肯定今晚以後,他再也不會出去"危害"任何無知的少女了! 終於到了他家,一進門不免俗的先和他父母問候一下,接著就馬上直奔他位在三樓的房間,就在打開房門那瞬間,一股和著洨、汗、尿的鹹濕悶騷撲鼻而來,在一般人的感覺中可能會是噁心至極,但對我而言卻是人間一大享受。
「哈!這就是我的房間,不用客氣啦,就當作是自己家啦!」 「你的房間……怎麼有股……奇怪的味道啊?」 ? 「這,唉呀!你何必要明知顧問呢!都是男人你應該明白才對啊!我常常會在房間做做運動、舉舉啞鈴,順便ㄎㄠ一下嘛!有這種味道不奇怪吧!難道你房間沒有嗎?房間沒這種味道的根本就是娘們吧!這就跟男人雞八不臭,不夠格稱男人一樣啦!」 聽到這,我已經可以略略聽到我理智崩斷的聲音。對於那種臭雞八殘留在內褲上的洨味、汗味、尿味,我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只要聞到那種味道,我立刻就會變成一隻毫無理智的性獸。 「把衣服脫了吧!全部脫光光喔,不要穿任何東西!」
「只是按摩而已,為什麼要脫光光啊?」
「我會這樣做自然有我的道理,要不要脫就隨便你啦!」
「好啦!好啦!我脫就是!」
「哈哈!這樣才乖嘛,順便把這杯東西喝了吧!」
「這是什麼東西啊?喝下去會不會怎樣啊?」
「奇淫合歡散,要不要喝隨便你囉!」
「幹!最好你老子會相信啦!喝就喝,鬼才會怕你ㄌㄟ」
「(我發誓我沒騙他喝喔!我也告訴他那是什麼囉!)廢話那麼多,快點躺下吧!」? ?

看他把身上僅有的一件背心帥氣的脫掉,我的心跳開始加速,看著他略帶著靦脫掉那條汗濕籃球褲,我已經無法按耐住心中的欲火,便命令他快點趴好,「治療」要正式開始了。
不知道是藥效已經開始發作,還是他的房間真的太過於悶熱,他的毛細孔已經滲出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汗珠,也省去了我使用的乳液的手續。兩隻蒲扇般的大掌以背部輕擦手法展開序幕,接著用不同的手法放鬆他背上的每一吋肌肉,聽著他咽喉發出的悶哼,我可以確定藥效已經開始發作了。 於是我開始將我的雙手往下遊移,十指有意無意的在股溝間穿梭,看到他因敏感弓起的胴體,我敢保證他一定是個淫蕩的騷貨,就在我入侵他的大腿內側之時,突然看到他回過頭,雙眼迷蒙的對著我說:[大支,你這畜生,幹嘛摸你老子的懶葩!」

「(藥效似乎沒有迷昏他的嘴,不過我喜歡!)軍屌,你要搞清楚,現在誰是畜生,誰是老子要搞清楚啊!」
「肏你他媽狗娘養的,你想幹嘛?信不信你老子我一槍桶爆你後門」
「(軍屌作勢起身)哈哈!沒想到這藥效還真是不錯,居然讓你要翻個身都沒辦法,想翻身?讓小畜生我來幫幫你吧!」
「你這沒雞八的臭娘們,不要碰我,離我遠一點!」
「看到你這樣新有餘而力不足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我到底有沒有雞八,不用著急,很快就會讓你知道了!」

我運用一點巧勁,毫無困難的就把強壯的軍屌翻了個身,我朝思暮想的一切切很快的映入我的眼簾。被黏濕汗水浸漬的胴體,招著手歡迎我去細細品嘗,我一手輕撫著軍屌略微扎手的胡渣,另一手在佈滿細毛的胸膛上滑移,不時用指甲輕摳他早已挺直的黝黑乳頭,聆聽著他無法控制從喉頭發出的嬌喘聲,我的理智已經面臨崩潰的地步。 我才不會忘記你呢!既然叫做軍屌怎麼能夠忘記他的屌呢?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看見他的屌了,但我從未仔仔細細好好的品嘗一番,而我倒也想要看看他有什麼資格被稱為軍屌。

軍屌全身濃密的毛髮,在下體的部分更是誇張的不得了,他的屌就像是一隻蟄伏在黑色莽原中的獅子,隨時都處於蓄勢待發的狀態,我張開手掌用力一握,那種抖動的回饋力道,告訴了我他的活力。14/5,不是誇張的長度與粗度,但那 完美的屌形與花岡岩般的硬度,直指天際,我似乎開始可以瞭解他被稱為軍屌的原因了。可能是藥效的加成效果,汨汨的前列腺液從軍屌的馬眼中不斷湧出,果糖般的濃稠黏液滴滴落在他旺盛的陰毛上,那種糾結濕滑的黏膩感讓我有股說不出的興奮。 就在我深為他的美屌所迷惑時,一股騷臭的男人味勾引了我的靈魂,剛剛練球時大量汗水的累積,一天下來殘留尿液的發酵,或許還有昨晚打槍留下的殘漬加上現在前列腺液的加持,造就軍屌這身完美的男人味,我再也無法忍受了,一湊近他的屌,席捲而來狂浪,讓我毫無抵抗之力,我可以感覺到我褲襠裏的寶貝快要撐破突圍而出,就在我張開嘴準備一口含下時,突然聽到軍屌有氣無力的聲音: 「等一下,你這死畜生想要幹嘛?離我的屌遠一點,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 「不愧是軍屌啊!吃了我的藥居然還可以那麼囂張,我勸你對我客氣點吧!不然等會向我求饒時,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喔!」

「肏你娘的沒雞八才會跟你求饒,有本事你最好殺了我,不然你看我以後怎麼對付你!」
「哈哈!你說我怎麼捨得殺你呢,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我完全不理睬軍屌那強弩之末的抵抗,一張開嘴便緊扣品簫六字訣:吸、轉、吹、吐、摳、咬,我還沒遇過哪一個男人能抗拒的了我這一招,我輕巧的舌尖宛如靈蛇吐信,沾而不黏的滑過他屌上的每一吋肌膚,那種厚重的腥臭味在我的嘴中與口水互相交溶,那種美妙的滋味,我想只有同好能夠體會。

我運起舌尖猛攻馬眼,再挑逗系帶、龜頭冠,身體那種有力無力的跳動讓我知道他很興奮,當然啦!這只是前菜而已,好戲還在後頭。 我用力的掰開軍屌兩隻粗壯的大腿,用食指沾了些他黏滑的前列腺液準備要開發新大陸。 「你這欠肏沒雞八的臭娘們,你又想要幹嘛了?」 「寶貝!剛剛讓你爽了好一下子,現在總該回饋一下小弟我吧!還有,是誰欠肏,很快就會讓你知道喔!不要急嘛!」 我撥開軍屌濃密的肛毛,毅然的把沾滿他前列腺液的手指用力的插入軍屌的小菊花,隨即聽到他因痛楚發出的叫聲,那發自內心的哀鳴讓我的淫水快要浸濕整件內褲,但出乎我預料的是,軍屌強而有力的闊約肌完全吸住我的手指,我一度覺得有種快要被夾斷的感覺,這真的是太驚人了,完全無法想像,要是我把我內褲中的寶貝放進去,到底會有什麼感覺呢?

有什麼感覺?試試看就知道了,我以最快的速度退去身上所有的衣物,看到我堅挺筆直的硬屌,雄赳赳氣昂昂指向天際,馬眼滴下的前列腺液,在空中拉出一條閃耀銀絲,黏膩滑順的感覺,讓我興奮到了一個極致。 我迫不及待的跳到了軍屌身上,瘋狂的與他的帥屌鬥起劍來,我們兩身上的汗水、前列腺液很快的就交融成一團,兩個人炙熱的胴體很快就讓室內的溫度一路飆升,每當我把身體抬離軍屌,兩人皮膚勾扯出來的黏絲,瘋狂的刺激著我的感官,那種感覺,真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我似乎該為我的大舉進攻做一點事前的準備。放鬆,這可是對方都有好處的基本功夫,我再度運起我靈巧的舌尖,輕纏他軟嫩的耳垂,一邊舔吮一邊吹氣,看到他因酥麻而抖動的身體,再用眼角的餘光看到他那仇視的眼神,讓我不自覺噗嗤的笑了出來,我可以感覺到他那股怒不可遏的怨念,但那只會助長我對他的欲望罷了,一點實際作用也沒有。我順著脖子,在他尖突的喉節旁邊環繞,很快的又往腋下前進,又見到那濃密的毛海,夾帶著那種悶熱酸濕的汗臭味,真是太迷人,接著我又在他厚實的胸肌與堅挺的腹肌上游走,皮膚上面那種鹹腥的滋味可說是絕品。

好了,前菜品嘗的差不多了,總算該輪到主菜上場了。我抬起軍屌兩隻粗壯的象腿,把他放在我的肩膀上面,用力的掰開他的小菊花,用了三支濕滑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大桶進去,就在插進去的瞬間我似乎聽到軍屌悶悶的哀嚎聲,我緩緩的把手指沿著肉壁抽出來,就在快要到洞口時,又猛力的穿插進去,這次可直接頂撞到軍屌的前列腺,看到那扭曲、痛苦、無奈的表情,我宛如那嗜血狂魔般幽幽的冷笑。 我另一隻手也沒閑著,迅速的拿出一個保險套俐落的單手套上(乖寶寶做愛一定要帶套子喔!)。大炮已經待命,接著瞄準靶心,全力突刺,可是當我達陣到了敵方的洞口,卻不得其門而入,我便用了一點蠻力,硬是把我碩大的龜頭塞進軍屌的小菊花,他再也忍不住,用力的呼喊出:[住手,好痛!大支,我求求你快住手!」 「肏你個死賤屄,現在求饒有屁用,大爺我等了那麼久,就是要好好 的享受你這淫蕩的小騷貨,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你呢?」

我完全不理會軍屌的哀求,但你的賤菊花還真是有夠緊,我還沒遇過一個讓我那麼難插入的男人,這又更讓我興起征服他的感覺,我再次加足力道,用力的頂進去,還是只略略的推進幾公分,我的屌還有一大節都露在外面,這可真的惹惱我了,我決定祭出我的大絕招。 我抱起軍屌,讓他的雙腿扣在我的腰間,我讓他的汗濕的背緊挨著他貼在牆上的志玲女神,我就要在他夢幻的女神前強暴他。根據我的經驗這樣的體位最能順利進入,而且是到達最深處,不過前提是臂力要夠強。 喔~~我可以感覺到我的硬屌頂到他的小菊花了,我稍微鬆手一點,他的身體很自然的往下滑落,軍屌的小菊花正一口一口的吞掉我的硬屌,我再用力一撞,果然一竿進洞,只聽到軍屌發出痛苦的哀嚎。哈哈!那種被撕裂的感覺,似乎真的很痛啊!但此時此刻的我是不懂的憐香惜玉的。

抱著軍屌回到床上,慢慢的抽出我的硬屌,我可以想像我帶勾的龜頭在他肉壁上磨蹭的快感,我緩緩的滑出洞口,一鼓作氣,一路捅到底,那種撞擊到前列腺的快感,再再刺激了我的交感神經,看看軍屌深鎖的眉頭,真是可愛極了,我帶著憐憫的口吻對他說: 「小賤屄,現在你覺得,誰才是沒雞八的臭娘們啊?誰才是真的欠幹呢?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用我的硬屌好好的肏翻你,肏爆你的賤菊花,肏到你噴洨!」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饒過我吧!」 我只以一抹淡淡的微笑回應了軍屌的央求。在幾次緩緩的進進出出後,我開始轉換模式,使出了連環突刺-九淺一深,在一陣兵荒馬亂之後,我發現軍屌剛剛略微軟化的帥屌又再度抬頭了,加上他不時從喉頭發出的悶哼聲,看樣子他還挺會享受的嘛!

我換了一個老漢推車的姿勢,轉以七淺三深的抽插方式,我可以感覺的到軍屌呼吸越來越急促,悶哼已經轉為呻吟,就說他很有潛力吧!我又再加快節奏,快速的來回抽插,我可以清楚的聽到我碩大陰囊撞擊到他尖挺臀部的ㄆㄚㄆㄚ聲響,還有那種屌在體內穿刺的噗滋聲響,我在軍屌的耳朵旁輕聲呢喃:

「我肏你個小騷屄,爽不爽啊!不要在ㄍ一ㄥ了,我的技術稱不上最好,但肯定是中上程度了啦!」 「好爽~~!好爽!不要停,拜託你不要停下來。」 「就說你是個淫蕩的死賤屄了吧!叫的那麼浪」 「我是,我是。大支,我拜託你,快點肏爆我吧!」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喔!」

既然軍屌都已經要求我用力幹他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立刻轉成高難度的火車便當,並轉為四淺六深,每一次深插,我都可以聽到軍屌舒爽的呻吟,看著他變成紫紅色的帥屌,汨汨而出的淫水,他有多麼興奮可想而知,看著他雄壯背肌上佈滿的汗水不停閃耀著,那種性感撩人的感覺,真叫人難以言喻。

就在我埋頭苦幹之際,聽到軍屌不斷的發出淫聲浪語: 「幹!肏ㄌㄟ,怎麼可以那…那…那麼爽!」 「爽吧!就說你會喜歡的吧!」 「快點!快點!再用力一點,我…我快要不行了!肏你娘的死雞八」 「幹!怎麼可以讓你那麼快就出來呢!」我隨即伸手用力的掐了一下他的睪丸,只聽到他哀嚎了一下:

「啥洨啦!好痛,你幹嘛抓老子的懶葩。」 「哈哈!讓你等一等,這樣等一下的高潮會加倍的爽」就在我說這句話的同時,突然覺得背後有道目光直視著我,但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在意那。 聽到軍屌混濁沉重的喘息聲,我想也差不多該做最後的衝刺了,我再把軍屌翻回傳教士體位,改以九深一淺的方式抽插,噗滋噗滋的聲音在房間內不停回蕩,我額頭上的汗水不斷的低落在軍屌濕黏的胴體上,我的臀部就像裝上馬達一樣,完全不停歇的盡情插弄。 我注意到他的帥屌不停的收縮抖動,前列腺滾滾而出,紫紅色大龜頭隨時都有爆破的危險,油亮的陰毛上沾滿著汗水、淫水,整叢交雜在一起。 時機成熟了,我運足十成功力,全力突刺,每一下都用力的撞擊軍屌的前列腺,每一下都是震撼人心的攻擊,說時遲那時快,軍屌大喊著: 「我不行了!」宛若噴泉般的精液,從軍屌的馬眼中狂泄而出,一道比一道還要遠,他居然顏射了自己,六七道的精液瘋狂的噴灑在他完美的胴體上,連床單都無法倖免,這樣的光景讓我看傻了!

在驚訝之餘,我立刻提起硬屌繼續用力穿刺。剛看到軍屌完美的噴精演出,現在房間內又彌漫著那厚重的腥騷味,讓我呈現一種極度亢奮的狀態,我有種快要把保險套穿破的感覺,就在那瞬間,我有了感覺了,立刻拔出我的屌,抽掉保險套,只看到第一道精液立刻噴向軍屌的下巴,就在他抬起頭來看時,第二道立刻往他的臉上射去,接連幾道都落在他雄壯的胸腹肌上,我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感覺,也從未享受過如此的噴精快感。

在射完精之後,我趴在軍屌的身上,兩個人擁抱在一起享受一下那種精液的黏膩感,腥騷的味道,或著酸臭的汗味,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