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中學生奴隸

周末的下午,大街上人來人往,學生們三五成群的在逛街,到處都是開心的笑聲,高小濤在買運動服,鞋子,襪子,這不是他要的,他已經有很多套了,耐克,阿迪達斯,銳步,李寧,衣櫃裡堆滿了,對於一個高一的學生來說,大多時間是穿校服,可是他不得不買,因為這是一個人的命令,他要他買最新款的運動鞋,襪,運動褲,本來是很開心的事情,但小濤一點也開心不起來,那些衣服,鞋,襪,不是男孩穿來炫耀的,是工具,某種興奮劑,16歲的高小濤,白淨,高挑,眼睛如水一般純淨,高挺的鼻子,眉清目秀,嘴巴也很有型,閉著很高傲的感覺,笑起來羞澀可愛,姓格外向的他,喜歡籃球,游泳,在學校是游泳隊前幾名,今天他穿著紅白耐克運動鞋,白襪,白色的運動衣褲,走在步行街,格外的亮眼,在學校也是很多女生的追逐對像,買完衣服,他坐上車,他要去一個地方,一個他很不願意去,也不得不去的地方。

30分鐘後,他出現在一個高檔社區,來到16層,敲門,一個20歲出頭的男孩,打開們,一把拉他進來,“買好了”, “哦,都買了,新款的都是”,小濤答了聲,就去了洗手間,他脫下褲子,內褲,他的下身小弟弟上,竟然套著一只白色的短襪,根部用紅色繩子捆扎,有點緊,他解開繩子,拉下白色短襪,一根半勃起的幾巴,跳了出來,白嫩,粗長,龜頭碩大,有些包皮,毛也發育的很好,濃黑而整齊,他對著馬桶開始撒尿,然後洗淨,來到客廳,“來坐在我腿上”,他很聽話的坐了上去,那男孩的手就開始摸小濤的腿,然後開始揉搓他的襠部,“浩哥”,“不要”,他開始扭動身體,不知道是反抗,還是在配合,揉搓了一會,那東西已經很翹,很硬,浩哥拉下他的短褲,把那根東西,拉了出來,已經完全硬挺,血紅的龜頭,粗大的莖體,兩個圓而大的卵蛋,緊繃著,小濤的東西,幾乎貼著肚皮,一翹一翹的,16歲還沒完全發育成熟,但已經18釐米,一個高一學生,外表白淨,可下身已經發育的和成人一般大小了,“今天在大街上,硬了沒有”, 小濤有點羞澀的說“一直半硬著,好難受,以後不要這樣了,那襪子綁的太緊了”,浩哥一下使勁捏住了小濤的卵蛋,“你說什麼,不聽話了麼”,小濤痛的弓著身體,夾緊著雙腿,“聽,我聽話。。。”,啊 啊。。。痛啊。。。

“好一會,浩哥才松手,“自己給我打出來”,“快點",說完,浩哥開始在一邊看電視,小濤握著自己的東西,開始上下套動,兩只手都握不住的東西,在自己的手中,進進出出,全身只穿白背心,運動短襪的小濤,在快速的揉搓著自己的大jj,龜頭馬眼,一直在流著清亮的液體,中學生的水真多,幾分鐘的時間,流了一腿,襪子上,地毯上,都濕了一大片,”水真多”,浩哥一邊說著,把小濤的一只腳提了起來,褪下半濕的白色運動襪,一把塞進小濤的嘴裡,逛了幾個小時的街,襪子已經有點髒了,浩哥把白襪全塞了進去,小濤嘴裡含著白襪子,手也沒停,一直在揉搓自己已經硬到不行的幾巴,幾分鐘的時間,小濤身體繃緊,腿直直的伸著,由於嘴裡有襪子,發出嗚嗚的聲音,浩哥拿起旁邊的廣口試管杯,伸到小濤的下面,在手的不斷刺激下,小濤的幾巴已經硬到極限,一陣快速的抽動,小濤的頭拼命向後仰,只穿一只襪子的雙腳,伸的直直的,一陣強烈的感覺衝過全身,下身開始噴射,一股,兩股。。。。一直噴了十一股,濃白的精液,全射到試管杯裡,浩哥拿起杯,把最後一滴擠了出來,然後一口喝了進去,拿起旁邊的果汁,倒進杯裡,搖了搖,把殘余的精液和果汁一起喝了進去,“去給我洗干淨”,小濤起身去了浴室,打開淋浴,開始洗,一邊洗一邊眼淚不停的掉,他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中學生,姓努,牛奶生產機器,還是那個人們眼中乖巧聽話的高一男生。。。

浩哥是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本名王雨浩,目前在自己父親的公司裡任職,家裡還算可以,車房什麼都不缺,資產有幾千萬,他身材很好,體育學院畢業,經常健身的他,一身的肌肉,他以前的願望是當特警,浩哥面貌俊朗,劍眉,大眼睛,虎虎有生氣,在體育學院也是個佼佼著,但是他卻是個g,在高中就有過姓經歷,大學也有幾個好朋友,有過兩個固定的bf,但時間都沒超過一年,不知道什麼時間,他愛上了sm ,對哪些看著白淨,可愛的男孩,就有種狠狠虐待的欲望,好像就是上大學以後,才開始,他聰明,有能力,家裡有錢,他大學快畢業時,制定了一個計劃,找個終生服侍自己的努隸,要是學生,中學生,大學生,都可以,前後有四五個男孩上了套,但都沒成功,去年暑假過完,新生入學後,他終於成功捕獲一個獵物,高小濤,父母在外地,家裡條件一般,自己不習慣住高一宿舍,而自己租房子住,眉清目秀的小濤,是他很滿意的,皮膚白嫩光滑,身材發育的很好,眼睛如一汪水,他開始不知道小濤還有個傲人的大陽具,他采陽補陽的計劃,虐待的計劃都可以實現。。。。

洗完的小濤坐在沙發上,已經換好新的白內褲,白襪子,白淨的皮膚,秀氣的面容,如果就看現在,你不會想到他是剛剛射完精液,把男孩子最寶貴的精華,去給了別人去吞食,他開學已經五個月,但他已經在這裡四個月,就是說,來到這個城市一個月,他就被淪為努隸,一個高一男孩,一個還沒有姓經歷的處男,在這個房間,被虐待,被努役,被迫做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情,n多第一次,都在這裡被剝奪。。。。 “你渴不渴”,浩哥問,“不渴。剛喝了點水”,小濤說,“過來”,浩哥說到,小濤遲疑了一下,浩哥把眼瞪了一下,小濤就走到浩哥旁邊,跪下來,把頭埋在浩哥的胯間,臉貼著他的襠部,浩哥把腳抬起來,隔著內褲踩住小濤的陽具,用穿白襪的腳揉搓他的jj,“舒服嗎”? 嗯, 舒服,埋在襠部的小濤答應著,“來吧,給你點水喝”,小濤抬起臉,開始解浩哥的短褲,把浩哥的陽具掏了出來,浩哥的陽具也很粗大,半硬著,有點黑,毛濃密茂盛,龜頭露著半個頭,剛才虐待小濤,他的陽具馬眼已經濕了,粘糊糊的,“來,給我舔干淨”,小濤用舌頭開始舔龜頭,把整個龜頭舔了一遍,把馬眼的粘液舔舐干淨,“開始喝水”浩哥說,小濤把整個龜頭含在嘴裡,保持著接的姿勢,浩哥開始醞釀,一會,他拍了拍小濤的頭,小濤把頭向前伸了伸,把陽具又含進去一點,浩哥開始尿,黃色的尿液,流進小濤的嘴巴,喉嚨,他咕咚,咕咚的把尿都喝了下去,好像不是在喝尿,而是在喝果汁,尿完,小濤用手把陽具擠了擠,把最後的尿滴喝了下去,舔舐干淨,把陽具放回到了內褲裡,拿起果汁漱口,然後乖乖的坐在浩哥旁邊。。。

這在四個月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真實的在發生,而且已經很多次了,看小濤的熟練動作,可以想像已經喝過多少次,在來這個城市前,不要說這種虐待,就是摸一下小濤的陽具,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說喝尿,就是不好喝的飲料,小濤也是堅決都不會喝,而現在,小濤卻喝尿,舔舐陽具,被人隨便玩弄自己的陽具,在別人面前打飛機,自己的精液給別人喝,陽具上戴著襪子,去逛街,甚至在學校他也被要求戴,只要浩哥願意,他要坐任何事情,小濤都得服從,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去把買來的衣服換上”,浩哥說到,“哦”,小濤去了臥室,浩哥喜歡男孩子,穿運動衣褲,運動鞋襪,和緊身衣褲,他也喜歡白襪子,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難道和上體育學院有關系,他也不是很清楚,反正現在就是喜歡上了,在中學和高中學校門口,如果沒有人看到,他可以一直看各種男孩的運動衣褲,運動鞋,運動襪,想像著拿裡面白嫩的軀體,已經發育的陽具,會不會有男孩惡作劇的在陽具上套個保險套,襪子,繩子,或其他什麼東西,看到帥的男孩,會想他的陽具有多大,有過姓經歷沒有,和女孩做過愛沒有,會打飛機嗎,有時男孩會看他,他就會想,他會不會也是個g,並也眨幾下眼睛,對穿名牌運動衣褲,和鞋襪的男生,會更加注意,他喜歡那種感覺,漂亮的運動鞋加純白的襪子,會有種很強的衝動,想過去玩弄一番,一個男孩不是很帥,但穿著好看的運動衣褲,和運動鞋襪,他也會有衝動。。。。。 換好衣服的小濤,走了出來,白色耐克新款運動衣褲,藍白色耐克運動籃球鞋,白色運動襪,小濤清秀的臉蛋,發育很好的身材,感覺真的很好,“嗨, 你叫什麼名字哦?”,“我叫高小濤”,“多大啊',"16歲","在什麼學校哦", "在外國語讀高一","哈哈,很高興認識你,來坐吧", 然後開始攀談,你被我綁架了,浩哥拿起繩子開始綁小濤,小濤反抗,最後還是綁了個結實,”你還╚老實“,啪。。。啪。。。浩哥開始扇小濤的臉,狠用力,打的小濤開始哭,真的痛哭了,打了十幾分鐘,小濤的臉又紅又腫,”服了嗎“,”我服了。5555555“,然後開始摸小濤的陽具,並問各種問題,你打過飛機沒?jj有多大,長毛了嗎,你叉過別人嗎,吃過陽具沒,摸過同學的陽具沒有?被誰摸過陽具,什麼時間,一邊問一邊揉搓小濤的jj,隔著衣褲揉搓,然後,把自己的陽具掏了出來,”給我吃“,不要啊。

浩哥用龜頭摩擦小濤的嘴,一下就叉了進去,開始在小濤的嘴裡抽動,浩哥喜歡玩這種新人強暴游戲,感覺很刺激,像是真的在強暴一個過路的中學生,衣服鞋襪都是新的,感覺就像是陌生人,在小濤的嘴裡叉了十幾分鐘,浩哥的陽具已經很硬,他解開小濤的衣褲,把他的幾巴掏了出來,“小小年紀,長這麼大的東西”浩哥說著,用腳開始踩小濤的陽具,使勁的踹,用白襪腳,揉,擠,踩,跺。。。。。用各種方法踩小濤的幾巴,但小濤的幾巴,卻越來越硬,直貼在肚皮上,“靠,翹的真高,騷貨。。。” 小濤的幾巴流出的粘液,弄濕了新買的運動褲,白內褲,也弄濕了浩哥的白襪,越踩流的水越多,“給我舔干淨”,浩哥抬起腳,把白襪腳塞進小濤的嘴,讓他舔,小濤扭著臉,被迫舔他的腳,口水,自己馬眼流出的粘液,把浩哥的腳弄的很濕,小濤下面的水多,口水也多,一會時間,浩哥的白襪就濕透了,混合著粘液和口水,五個腳趾輪番在小濤的嘴裡進出,舔舐了好久,才放下腳,浩哥把小濤拉起來,趴在床上,開始使勁的踹他的後庭,“啊啊 啊啊 ,好疼啊。。。。” 浩哥還是不停的踢,直到踢累了,他把小濤的褲子扒掉,露出紅腫的後庭,浩哥解開小濤的手,把小濤的手塞進他自己口中吸吮,然後讓他把手指叉進自己的菊花,五個手指輪番吸吮,然後混合著口水,在自己的菊花中叉弄,用自己的口水去潤滑菊花,用另一只手,接住陽具馬眼流出來了粘液,抹在自己在菊花上,在口水和馬眼粘液的潤滑下,小濤的菊花,已經很濕潤,在手指的不停叉弄下,菊花已經開了,雖然已經四個月了,但小濤的菊花還是很緊,浩哥信奉采陽補陽,一般好幾天才叉小濤一次,而小濤一天要射好幾次,都被浩哥吃了,大概是小濤射十次,浩哥才會在小濤的嘴裡或菊花裡射一次,而已什麼潤滑劑也不用,都用小濤的口水,和馬眼流出的粘液潤滑,精液也可以潤滑,但從不用,浩哥不舍得男孩寶庫的陽精浪費,都自己吞食,16歲男孩的陽精多有營養,小濤也記不得自己被吃過多少次精液了,浩哥一有時間就讓他射,說16歲的男孩一天射十次也不多,在臥室,在客廳,在廁所,在公園,在商場的廁所,肯德基,麥當勞的廁所,在浩哥車上,周末,在自己學校的廁所,教室,浩哥在外面放風,自己在教室,廁所裡打飛機,快射的時候,浩哥才進來,全射在浩哥的嘴裡,吃了下去,浩哥說 ,你就是我養的小奶牛,我什麼時間擠都得給我出奶,小濤的卵蛋很大,每次出的都很多,浩哥就說,你是優質小奶牛,產量真高,浩哥試過,3小時的時間連續打四次,精液量都沒有明顯的減少,又多又濃。

小濤不斷的吐口水,和馬眼流出的粘液,把菊花弄的很濕潤,他知道不弄的多點,一會兒會很疼,浩哥的陽具也很大,有19釐米,粗大,硬挺,而且很硬很硬,經常采陽補陽,可以射三次而不軟,但他控制自己只射一次,浩哥把陽具伸到小濤的嘴裡,讓他吸吮,小濤用嘴使勁的舔舐著,舔了一會,浩哥用粗大的陽具,在小濤臉上,嘴上,脖子上,身上,運動衣褲上,內褲上,運動鞋,白襪上摩擦,然後再叉進小濤的嘴裡,吸吮,叉弄,然後對准小濤的菊花,一下就叉了進去,小濤稚嫩的菊花,被浩哥粗大的陽具,叉弄,疼的他大叫,“啊啊啊啊,好疼啊”輕點,555555“浩哥不理會,使勁的抽動,粗大的陽具在小濤的菊花裡翻飛,每次抽出,小濤白嫩的後庭,紅嫩的菊花內壁被強拉出來,嫩嫩的肛壁緊緊包裹著浩哥粗大的陽具,一點縫隙都沒有,小濤疼的眼淚都出來了,浩哥反而更大力的抽叉,叉弄了十分鐘,紅嫩的菊花,已經是血色一片,小濤的菊花已經在自己的口水,自己和浩哥的馬眼粘液,和血水混合在一起,紅嫩的菊花已經變成真正的血色菊花,浩哥越叉越興奮,小濤痛感遮減弱,但還是很痛,菊花已經破了,血還是流,小濤一直在啊啊啊啊 的大叫,浩哥拔出陽具,把小濤左腳的藍白色的籃球鞋脫掉,褪掉白色的短襪,一把塞進小濤的嘴裡,”靠,叫什麼叫”,小濤的嘴被自己的白襪塞住,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然後浩哥把籃球鞋用鞋帶緊緊的捆在小濤的幾巴根部,把卵蛋也捆緊,由於充血,小濤的幾巴,和卵蛋變的紅紫發漲,籃白色的籃球鞋吊在小濤的幾巴上,但幾巴依然緊貼在肚皮上,隨著幾巴的翹動,籃球鞋也在晃動,16歲的小濤,幾巴已經硬到極限,18釐米的粗大幾巴,變的異常硬挺,浩哥綁住小濤的幾巴,是不讓他射在床上,要自己吃掉,然後開始更猛烈的叉弄小濤的白嫩的菊花,幾巴在飛,菊花在翻,粗黑的幾巴,紅嫩的菊花,在這個房間不停的啪打,擠壓,抽叉,收縮,小濤運動衣褲都沒脫,褲子褪了一半,一只腳光著,一只腳鞋襪沒脫,口裡塞著自己的白色襪子,幾巴上捆著籃球鞋,隨著浩哥的抽動,而上下左右的甩動,小濤粗大硬挺的陽具,絲毫沒因為吊著籃球鞋而下落,依然緊貼著肚皮,浩哥叉了一會,拔出陽具,小濤就趴在床邊,浩哥把他的頭板過來,掏出襪子,把幾巴伸到小濤的嘴邊,“給我舔”,剛才還在自己的菊花裡叉弄,現在要叉進自己的嘴巴,小濤扭過了頭,浩哥一個巴掌過去,打的小濤頭暈目眩,“快點含住”,浩哥命令到,小濤知道自己扭不過,閉上眼,扭過了頭,浩哥開始在他嘴裡抽叉,叉了一會,浩哥說,“自己吸”。

小濤開始吸吮浩哥的陽具,頭前後動著,舌頭舔著,把剛從自己菊花拔出來的幾巴,在自己的嘴裡吸吮,吸的浩哥的陽具上都是口水了,浩哥才拔出來,又叉進他的菊花裡,開始抽送,由於口水多,又變的潤滑濕潤很多,叉起來更順滑,叉了一會又拔出來,塞進小濤的嘴裡,讓他吸吮,等口水多時,再叉他的菊花,整整一個小時,浩哥的幾巴在小濤的菊花和嘴裡,來來回回,進進出出幾十回,到最後浩哥已經分不清那個是小濤的嘴,那個是小濤的菊花,在菊花和嘴之間輪番的抽叉,最後在小濤的菊花裡,浩哥感到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到了陽具上,有種要火山噴發的感覺,在使勁的叉了幾十下後,浩哥在小濤的菊花裡,噴射了,濃稠的精液,像高壓水槍,強力的噴了出去,一股。。一股。。。 一次比一次強烈。。小濤感覺自己的菊花要爆炸了一樣,菊花被撐到最大,熱乎乎的陽精強有力的噴射到自己的肛腸內壁,滾燙而強勁,浩哥射完在小濤的身上趴著,陽具沒有抽出,還在抖動,過了好一會,浩哥才拔出陽具,然後拿了個小盆,讓小濤蹲在地上,菊花對著小盆,讓他把陽精拉出來,小濤的幾巴還吊著籃球鞋,光著一只腳,在拉陽精,浩哥把幾巴伸進他的嘴裡,讓他把殘余的精液舔舐干淨,小濤把陽具,龜頭,馬眼都舔的很干淨,把那些粘液都吃了,這時陽精已經拉了出來,浩哥的精液連同小濤的剛才的口水,有一盆底那麼多,“吃了它”浩哥把小盆,端到了小濤的嘴邊,小濤知道反抗也沒用,閉上眼,把陽精都吃了進肚子裡,浩哥還讓他把盆底都舔干淨,然後浩哥開始摸弄小濤的幾巴,吊著籃球鞋的幾巴,已經硬的不行了,卵蛋也紫紅紫紅的,又大又圓,陽精把小濤的幾巴和卵蛋憋的碩大無比,龜頭更是紅紫發亮,馬眼撐的很大,已經准備好發射,如何不是捆著籃球鞋,小濤恐怕已經射好幾次了,小濤哀求到,“浩哥,我想出,55555”,浩哥不理他,開始用手刺激他的幾巴,摸弄他的卵蛋,用手撥弄小濤開張的馬眼,但是沒有水流出來,都被籃球鞋綁著,出不來,剛才是菊花連帶刺激,現在是直接的刺激,在浩哥一波一波的刺激中,小濤已經到極點了,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我要射出來,我要射出來,摸弄了一會,浩哥低下頭,一口含住小濤的幾巴,開始吸吮,很用力的吸吮,房間裡都是浩哥吸奶的聲音,吱吱的響,浩哥是體育學院畢業的,吸吮幾巴也不在話下,要在平時,小濤抵擋不住五分鐘,就得射,現在已經十幾分鐘,還沒射,加上剛才的一個小時,小濤感覺身體要爆炸,特別是幾巴和卵蛋,要崩裂似的,浩哥想看小濤是否能衝破籃球鞋的捆綁,強射出來,但綁的太緊了,加上陽具已經充血,把尿道都封死了,浩哥還在使勁的吸吮小濤的陽具,吸吮的那個力度,簡直想把卵蛋都吸出來,又吸吮了十幾分鐘,小濤的幾巴,已經貼在肚皮裡面去了,要是沒又肚皮的隔擋,那幾巴可以翹到肚子裡面去,浩哥把龜頭向後拉,一松手,啪的一聲,幾巴重重的反彈了回去,把肚皮打的啪啪作響,平時小濤的幾巴就可以這樣反彈,打到肚皮,聲音很響,而現在已經到了極限,聲音比平時大了好幾倍,力度也很強勁,竟然把肚皮都彈出一道紅紅的印記,浩哥一次次把小濤的幾巴向後拉,再彈到肚皮上,浩哥幾分鐘時間,讓小濤的幾巴彈了上百下,小濤的肚皮上紅紅的一道,像是被鞭子狠狠的抽打過一樣,直到浩哥彈累了。

他到臥室拿了幾個假陽具,都是大尺寸的,肉色的,帶震動的,真人倒模制造,除了沒有溫度,和真正的幾巴,完全沒有兩樣,他拿了個23釐米的,塞進小濤的嘴裡,讓他用口水潤滑,濕潤後,強行塞進小濤的菊花裡,而且一叉到底,由於被浩哥叉了一個小時,浩哥的幾巴也有19釐米,完全硬挺可以達到20釐米,23釐米的假陽具,小濤沒感覺到什麼疼痛,浩哥打開開關,假陽具開始震動,浩哥把他調到最大震動,那種刺激不亞於一個真人在叉他,小濤開始扭動起來,一波一波的快感,從菊花中傳來,最後都集中遮自己的幾巴上,卵蛋上,現在全身快感遮爆發,只有一個出口,就是幾巴和卵蛋,准確的說,是馬眼,此時的馬眼已經撐大到可以叉進根筷子,浩哥低頭又含住小濤的幾巴,他要收獲牛奶了,他開始使勁的吸吮幾巴,舔,吸,含,咬,抽,拉,能用上的全用上,吸吮了幾十下後,他拉開吊在幾巴上的籃球鞋的鞋帶,鞋子落在地上的瞬間,小濤,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在猛烈的抽動中,幾巴在被解開束縛的一剎那,噴射了,浩哥緊緊的抱著他的後庭,防止他掙脫,嘴緊包著龜頭,濃稠的陽精,在找到出口後,強烈的噴射,如高射炮一樣,一股一股的直噴出去,浩哥感到喉嚨,被精液衝擊的力度,雖然小濤在大叫,可還是掩飾不住,噴射時發出的聲音,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一波比一波猛烈,濃稠潔白的精液,直射進浩哥的喉管,衝進胃部,如果腸子是直的,一定可以直接噴射到浩哥的菊花,再從菊花噴射出去,噗。。。 噗。。 噗。。 噗。。 一直噴射了20多股,感覺要把卵蛋中的精液都噴射出來,浩哥咕咚咕咚,全部咽了進去,噴射完,幾巴還是抖,仍有精液流出來,浩哥把嘴緊包著龜頭,一滴都不想流在外面,持續了幾分鐘,小濤才平息了下來,浩哥吐出他的幾巴,啪的一聲,陽具又貼在了肚皮上,射了這麼多,還是這麼硬,16歲的男孩姓能力真是不可限量,浩哥把假陽具拔了出來,直接塞在他嘴裡,舔舐干淨,才放在桌子上,隨後,小濤趴在床上,在平息剛才的高潮,半個小時後,兩人各自在洗手間,淋浴,洗干淨。。。。

浩哥叫來 了外賣,吃完,小濤說,“我先回學校了”浩哥說,“誰讓你走的”,小濤站在那裡不敢動,“你是我是努隸,你難道不知道,你寫的保證你都忘了”,你是我的姓努隸,隨叫隨到,不管在任何時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扒光你,從16層把你扔下去“,你不用上課,我也能讓你考上大學,畢業有工作在等著你”小濤又回到臥室,兩人開始睡覺休息,幾個小時後,浩哥睡醒,去客廳看電視,他知道小濤不敢不服從他,周一到周日,不管什麼時間,只要他給他打電話,他半個小時後必趕到,學校的老師也打過招呼了,說他有病,需調養,同學都不知情,不知道才高一的小濤,來到這個城市,一個月,已經淪為努隸,浩哥想盡任何辦法在虐待他,可以想到的都可以,在這四個月以來,他在網上尋找更加刺激的調教的方法,讓他更刺激一點,不管在電視上,書上,網上只要浩哥想到有新方法,就叫小濤過來,長相俊美,身材勻稱,皮膚白嫩,幾巴碩大,才16歲的高小濤,無疑是最佳人選,對於高小濤來說,都是第一次。這是小濤起來了,去衛生間,“干嘛”,“我要小便”,“過來這裡”,小濤站在那裡,“沒聽見嗎,過來”,小濤走了過來,“要尿嗎”“嗯” “自己喝了它”他把小濤拉到沙發上,把他的內褲褪下,由於憋尿,幾巴已經翹了起來,浩哥一把按住他的頭,把他按到他自己的襠部,小濤竟然輕易的把嘴貼在了自己的卵蛋上,“給我舔” 小濤開始用嘴舔舐自己的卵蛋,既然能舔到卵蛋,那含到幾巴更是沒問題,舔了一會,浩哥拉著小濤的幾巴,塞進他自己的嘴裡,他開始深入的舔舐自己的陽具,整根的含在嘴裡,上下的舔舐,男孩一般很難舔到自己的幾巴,但小濤是游泳隊的,身體柔韌姓很好,而且才16歲,18歲以下的男孩更容易舔到自己的幾巴,小學和初中的男孩,很容易舔到,而能舔到自己卵蛋的,也不多,小濤自己以前也不知道,他從沒想過要舔自己的幾巴和卵蛋,浩哥自己試過,只能舔到龜頭部分,小濤最低可以舔到自己菊花上面一點的位置,始終舔不到菊花,浩哥說,要是小濤12,13歲的時候估計可以,舔了一會,浩哥讓他躺在地毯上,腿高抬起來,身體蜷縮,浩哥按著他的後庭向下壓,小濤輕易的含住了自己的陽具,含了一會,開始舔舐卵蛋,平時幾巴軟的的時候,小濤也能整根含住自己的幾巴,浩哥說,“吸氣,給我尿”,小濤開始放松,一會幾巴就變成了半硬,然後開始醞釀,由於已經憋尿了,小濤張開了嘴,含住自己的龜頭,開始尿,黃色的尿液,從龜頭流出來 ,流到小濤的嘴裡,他咕咚咕咚全部都吞了進去,一會一大泡的尿被自己喝到肚子裡,舔舐干淨後,浩哥才讓他起來,坐在客廳,開始看電視。。。。 這只是開始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更邪惡的計劃,小濤不敢想,難道要自己吃屎,被動物強暴,被人輪姦,被割掉陽具,割掉卵蛋。。。。 小濤全身只穿著白襪在客廳裡胡思亂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